分割线
那些为北大荒战天斗地的女排姑娘
来源:搜狐圈子 2016/09/30 15:02:16
字号:AA+

导读: 放假时女排的姑娘们还帮助男排拆洗被褥,过年包饺子,女孩子更有用了,分到男排都是主力。女排有三个班,每班正负班长各一个,各班互相比赛,互相评比,班务会和排务会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很厉害的,尤其是对排长毫不留情,一针见血,让你面红耳赤。所以造就了一种坦诚相待,积极向上的局面。比着干抢着干,谁也不落后。最初的铁姑娘是被汽车连叫出的,开始我们装车,他们是站着看的,后来被感动了,也来帮我们。

14.jpg

北大荒时期的女排姑娘

北大荒时期,我们女排是由来自北京,上海,哈尔滨,杭州和舟山等地30几个姑娘组成,因为是值班连队,既要战备又要生产,所以一直是吃苦在前的团队。

工程连主要是基建,女排肩负着运输备料的任务。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子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但我们每天要和砖头,石头,水泥,沙子,白灰打交道。几个人一组跟一辆大卡车,负责装车卸车。最难的是装砖,我们大多用手夹,力气小的只能夹三块,一般夹四到五块,高的位置和卡车平行还好装,地面上的还要举高到卡车上,砖头很重又很粗,手套很快磨烂,一天下来,十指都磨出血珠,晚上吃饭筷子都拿不住,双手发抖。站在车上码垛的,因为双跨用力多,晚上爬炕都困难。水泥有袋子还好说,白灰要用铁锹撮上车,无风天还好,有风时满头满脸的白灰,最受不了的是迷眼睛,总是要互相帮助清理眼睛。北大荒的沙子要挖大坑,车不能下坑只能停在坑边,我们要把沙子用铁锹从沙坑挖出来用臂力甩到车上去,臂力小的只能在车上倒,由力气大的在下面。

那时候很少互相攀比,大的帮小的,强的帮弱的,个别不够好的班务会上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花样年华的姑娘都来自大都市,每天跟着卡车任凭风吹雨打太阳晒,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装砖一身红,装灰一身白。很多人两个脸蛋都像放牧姑娘那样红彤彤的,我上大学时就是那样。我们的手都很粗燥,布满了老茧。

副排长小张是一个漂亮的上海姑娘,有神的大眼睛,微翘的小鼻子,两条齐腰的小辫子,因为长得娇小,外号小不点。但干起活来从不认输,专和男孩子比赛,比抬大石头,很粗的杠子都压断几根。

班长小李是北京青年,比同年龄的要成熟很多,像大姐姐一样的照顾每个人,她是一个老黄牛,总是默默无闻的干着别人看不到的活。

小葛是我们中年龄最小的,她本不够年龄上山下乡,她的哥哥在北大荒因公牺牲,家长马上把她又送来,她和我们一样干着强体力劳动,手砸破了还不肯休息。

还有很多我都不能一一说起。年轻,朝气,献身北大荒的愿望和毛的一不怕苦二不拍死的精神,使我们在那么艰苦的环境活得高高兴兴,装上车往回走的路上,站在卡车上唱歌的,唱样板戏的,很热闹。最盼望的是连队改善生活,红烧肉能吃一碗,大肥肉也不剩。油炸黄豆都是好东西,馒头蘸大酱吃得我胖成双层下巴,大家对着哈哈大笑。

放假时女排的姑娘们还帮助男排拆洗被褥,过年包饺子,女孩子更有用了,分到男排都是主力。女排有三个班,每班正负班长各一个,各班互相比赛,互相评比,班务会和排务会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很厉害的,尤其是对排长毫不留情,一针见血,让你面红耳赤。所以造就了一种坦诚相待,积极向上的局面。比着干抢着干,谁也不落后。最初的铁姑娘是被汽车连叫出的,开始我们装车,他们是站着看的,后来被感动了,也来帮我们。

这个活跃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值班三连的女排被大家称为铁姑娘排。

原标题:战天斗地的铁姑娘排:那些为北大荒挥洒青春的姑娘们

责编:林春蕊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