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民党终于还是死了?
来源:李不太白 2016/10/09 11:13:44 作者:资治通鉴里的大哥
字号:AA+

导读: 感染了乱世“割据病毒”的国民党,本就不是以洁白之身来到这个世上的,它又没有能力自我康复,将自身病毒涤除干净,上天也没给他一个能超越个人格局的时代人物,所以一逢命运大对决,国民党总会习惯性惊惶失措,一败涂地。

寒蝉凄切

2015年秋意萧瑟中,中国国民党退守台湾已有六十六年。

这一年秋冬,在决定命运的“总统大选”战役中,国民党望风而溃,全党上下弥漫着一股集体从沉船逃亡的气息。

第二年3月,新当选的党主席洪秀柱,宣称将“在废墟中重建家园”,幻想东山再起。

5月,世仇蔡英文就将取国民党而代之,正式入主台湾大位。

多么熟悉的剧情。

是的,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1948年深秋。

彼时,战场上接连失利的国民党,四顾惶惶,朝野上下一片哀鸿遍野声。

被当局者称为“徐蚌会战”、被胜利者写作“淮海战役”的大决战后,朝代更替的棋局已在事实上结束。

11月,宋美龄带着全党心气,再次飞往华盛顿求援,试图重温“国会演讲”的外交旋风,幻想着大米国上下还会被她倾倒。

可惜,昨日黄花,晓风残月,世界新霸主是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杜鲁门甚至挖苦她“到美国来,是为了再得到一些施舍”。

重建家园?这话蒋介石也说过啊,精诚团结,反攻回来。六十多年过去了,大陆没反攻下,国民党连最后一块立足之地也要丢掉了。

从1946,到2015,国民党到底中了什么邪,被下了什么蛊?

640.webp

都门帐饮无绪

是国民党没有人才吗?

当然不是。

比起GCD,国民党的人才只多不少。

军事上的人才,光一个“小诸葛”白崇禧,就与林彪不分高下;别说比“小诸葛”还会打仗、三次击败他的陈济棠了,更别说入缅歼灭大量日军、又多次击败林彪的虎将孙立人了。

国共双方都有承认,国民党不是输在军事上。

那是输在纵横捭阖的谋略上?

国民党也不缺远见卓识的人物。比如杨永泰,世人知道不多,但他的能耐可说是当世无二。国民党完成形式上统一、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全拜此君谋略所赐,甚至他还提前预估到了连红军自己都没想到的北上路线。

厉害吧?像这样的智谋人物,至少还有林蔚、贺国光等一干高手。

那么输在所谓“四大家族”贪腐上?

这个李不太白不敢反驳。

然而时过境迁,马英九治下的ZF,恰恰以“清廉自守”着称,跟贪腐沾不上边,连习惯死缠烂打的对手民进党,都揪不到他一根小辫子。事实上,比起对岸三千年未有的“反腐”运动,马ZF也确实是十分廉洁的。

那一定是输在“失去民心”上了?

可是,赢得抗战胜利的蒋ZF、惩处阿扁贪腐政权的马ZF,本来是民心在握的,民心又不是钱包,怎么说丢就丢呢?

聪敏如宋美龄者,率直如洪秀柱者,都是人中凤凰。凤凰可以涅盘,但面对不争气的一家老小,她们至多就是一颗“速效救心丸”,缓口气可以,想救活国民党,那是痴人说梦。

因为中国国民党老大哥的病,不在肌理,不在血脉,在骨头里。

这个病,叫“拥兵自重不团结”。

这个病,叫“旧中国分裂式后遗症”。

这个病,始于曾国藩。

暮霭沉沉楚天阔

老实讲,才智中等的曾国藩,能被后世称为“立言、立功、立德”三不朽的完人,确有其牛逼之处。这里就不细谈了。但很要命的一点,他无意中恢复了晚唐军阀“藩镇割据”的旧格局。

曾国藩的湘军,作为当时国家倚重的主要军事力量,在干掉太平天国后,变得不好控制,弊病丛生。于是,湘军被遣散,薪尽火传,李鸿章的淮军崛起。

然而,这里有个巨大的隐患被隐藏了:

湘军只听曾国藩调遣,淮军也只认李鸿章——无论是湘军,还是淮军,都不对中央ZF负责,只对对个人负责。

所有在战争中立功的军人,均由曾国藩、李鸿章提名推荐,获授朝廷爵禄。

而李鸿章的格局更小。

李鸿章是个人才,有人说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跟他恩师曾国藩比,还是差太多太多。

曾国藩年轻时的诗,是这么写的:“竟将云梦吞如芥,求信君山刬不平。”

李鸿章的诗,却是这样的:“一万年来谁着史,三千里外欲封侯”。

霸气吧?是的。但心中打的念头却高下立判。曾国藩说,老九是拼命发财,少荃是拼命升官,我是拼命读书。一点没错。老九是曾国荃,少荃就是李鸿章。

他比曾国藩精明,更懂人情世故,会耍滑头。但他的所有聪明,都是在个人升官发财的小格局中,他没有曾国藩那样的儒生济世之志。

“兵为将有”的湘淮军阀旧习,被李鸿章的继承人袁世凯因袭,并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袁世凯天津小站练兵,练的是袁家兵,口号基本就是“吃袁大帅饭,为袁大帅打仗”。

拥兵自重,便舍不得自己的家当,舍不得自己的家当,就不会有超越一己之私的格局。

当一支军队只认一个人时,那基本意味着它迟早有一天要造反。这在今天很多企业里,也是一样的。李不太白就亲身见识过几次。

这跟孙中山的国民党有毛线关系啊?

关系大了。

千里烟波

从曾国藩、李鸿章到袁世凯,军队对某个人的依附作用,反过来又使个人萌发了割据一方的野心,并日益膨胀。

这无论是对一个国家、一个党,还是对一个企业来说,都是致命的。

我们不妨来看一个十分诡异、令人慨叹莫名的历史迷案。

破译这个迷案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教授,他翻阅了大量保密史料,真实性经得起历史检验。

这个迷案,就是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行至桂湘境内,前有广东、广西、湖南地方军阀堵截,后有国民党中央大军围追,红军怎么可能凭人力逃出生天呢?

毛先生再怎么神奇,在四方大军合围前,也没有渡过湘江的道理。

唯一的谜底,是有人让出一条华容道。

红军是被人有意放走的,而不仅仅是凭自己作战英勇、谋略高超。

广东军阀陈济棠,首先与红军达成秘密协议,只要红军不滞留广东,他就一路放行,最好笑的是,粤军甚至用有线电与红军互通情报。

广西的“小诸葛”白崇禧,定的九字围剿策略也很神奇:对红军“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就盼红军早点离开桂境。

执行白崇禧策略的两个军长甚至吵了起来,因为尾巴也有大小嘛,到底击大还是击小啊?

白崇禧再次指示,小尾巴,意思一下就行了。

这么小意思一下,就叫红军损失超过两万人,让朱德、彭德怀陷入极其险峻的局面中,林彪甚至对自己部队还能撑多久产生了动摇。指挥部一度变成战场,连林彪、聂荣臻、左权都拔出了手枪。

等到在蒋介石重压之下,稍作合击,86000红军,渡过湘江就剩下3万,损失大半。

白崇禧要是出力真打,红军是扛不住的。

白崇禧这么干,倒没和红军达成什么协议,有的只是对自己利益的精心算计。

“小诸葛”的算盘是,老蒋围剿红军的确,但借“剿匪”名义来收拾我广西也是真,所以“有匪有我,无匪无我”,留着朱毛,他白崇禧才有发展机会。

“小诸葛”是对的,蒋介石也没有错。

直到败退台湾后,国民党也从没有在信仰上、组织上、人心上真正统一过。像陈济棠、白崇禧这样打着自己小算盘、蝇营一方的党国大员,何止成百?

袁世凯死后形成的军阀割据、拥兵自重的局面,并没有通过多次“蒋桂战争”、“蒋冯战争”、“蒋冯阎战争”消失,相反,中国国民党的中央ZF,实际上是多个割据军阀貌合神离的拼凑。

“内忧”时如此,国破家亡的“外患”当头,也不肯放下自己的铁算盘。

1935年,为了防止白银大量外流,蒋介石决定以法币代替白银,全国统一货币。这遭到日本的强烈反对,并多次威胁要采取断然措施,因为这会加强中国的经济政治统一。

而主政华北的宋哲元,禁止白银运归中央!

宋哲元甚至谋求华北自治。当他就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后,实际上已经朝降日的方向跨出了危险的一大步。

金一南少将在书中问到,全国抗战始于“七七事变”,但卢沟桥并非塞外边疆,它是在北京西南,为什么中日战争尚未正式打响,鬼子已经抄到京师以南扼住了我们的咽喉?要知道,华北日军不是关东军,其兵力全部加起来最多也就八千多人,驻守华北的宋哲元手握十几万兵力,竟然放任敌人以如此少的兵力深入领土,查遍世界战争史,可有第二例?

因为在中央军和日本人之间,宋哲元正在翻来覆去打算盘,要守住他那点地盘。

宋哲元如此,“鸦片将军”张学良实际又是一副什么德性呢?

兵力只有一万八千人的日本关东军,要打败近20万东北军,本来不可能,但纨绔子弟张学良直接扔掉了整个东北。

跑到北平的张学良一面向中央索取巨额军火粮食,一面玩自保。行政院长汪精卫飞赴北平,亲自施压,督促他出兵关外抵抗日军。

张学良却说:“我去抵抗,受了损失谁来补偿?”气得汪精卫两眼含泪说,“连你我都指挥不了,一枪不发丧失东三省,我怎样向全国民众交代?”张学良竟无耻地答道,“交不交代是你的事”。汪精卫伤心至极,回到南京即宣布辞职下野,以换取对张学良的惩处。

蒋介石没敢惩处张学良,因为怕他投敌。

这就是国民党内的真实现状。军阀派系,人人握着算盘,没有哪个是真正服从中央指挥调度的,没有谁的眼界能超过自家的二亩田。

这样的党,焉能不败?

这样的党要是不亡,谁亡?

今宵酒醒何处

前世种下的孽缘,今生还在开花结果。

接连输掉“三合一选举”、“总统大选”两大战役的国民党,还有机会翻盘吗?

六十多年前没做到的事,现在也不能。

国民党风雨飘摇,李登辉的挖空、拆迁作业,固然难辞其咎——但是,之后呢?

曾经担任蒋经国秘书的宋楚瑜,另创亲民党,分裂国民党,虽有满肚子委屈,也无非是个人的那点利益放不下,与李宗仁有什么不同?

长期担任“立法院长”的王金平,已被一再证明无领袖潜质,却从来隐性不合作,自矜自持,历来态度暧昧,和白崇禧有多大区别?

踌躇满志的马英九,一再削弱连战、排挤宋楚瑜、打压王金平,重用没有实际治理经验的大学校长、学者理政,贪图容易驾驭之便,有考虑过“泛蓝”大局吗?

朱立伦等党内精英,初时畏首不参选,不过是盘算自己那点前程,怕替国民党背黑锅。

剩下一个真正的领袖人才吴伯雄,又被晾在一边暗自叹息。

李不太白曾在复旦哲学课堂听一位老先生的课,他说大陆高层也很关心台湾选情,就问情况这样糟,国民党为什么不团结呢?被问者苦笑道:“国民党什么时候团结过呢?”

这位老先生便是冯沪祥教授,曾担任过蒋经国八年秘书——在宋楚瑜之后、马英九之前。

一语道破天机。

国民党还是那个熟悉的国民党。

即使它脱下了中山服,穿起了西装。

从全党唯唯诺诺不敢对决蔡英文、集体通过洪秀柱参选2016,到“大选”前夜临阵换将,临时修改党章,以朱立伦取而代之,环顾当世,可有第二个这样的笑话?

一个党懦弱苟且到如此田地,反反复复到这般情形,它不死,上帝真没法活了。

失去心气的人,天意就不可违。

气数已尽的国民党,天已不与洪秀柱——尽管她有辣椒一般热烈的斗志,藤条一般坚韧的意志;尽管她展现出来的节气、志气、骨气、勇气,为国民党数十年来所未见,足以令所有国民党男人低头羞愧。

但那也至多赞扬她一声“时穷节乃现”!

仅此而已。

国际上,台岛内,时间,人心,没有任何一个条件能帮助到她。纵有一批深蓝的老同志在默默地为她祈祷,也只是孤臣尽忠罢了。

蒋介石、连战、宋楚瑜、马英九失去的,不是一个花木兰能找回来的。

大门已经关闭,句号已经划上,国民党哀伤的身影,将伴随着他那高冷的余音袅袅而去。

六十六年前,失败者尚有海岛聊寄余生;这一回,在劫难逃。

国民党这座老店,无论昨夜宿醉何处,今宵都是醒不来了。

有些人活着,它已经死了。

640.webp (1)

杨柳岸晓风残月

这种情形,恰如春秋时代的晋国。

春秋初,晋国内部就出现了公室与贵族争夺君位的长期内耗。到了后来,大臣势力越来越大,公室君主屡被架空,或被弑杀,晋的内部割据势力逐步形成了范、中行、知、韩、赵、魏六卿,公室不再重要,而六卿之间角逐不息,你打来我打去,终于把自己打的遍地鳞伤,内伤深重,分裂成韩、赵、魏三家,再也不是强敌楚、秦、齐的对手,直至一个接一个亡于敌人之手。

不然以晋的实力,朔北的凛冽风骨,怎么会让秦统一天下?

不然,以国民党手中的优势资源,怎会失去最后一块家园?

以此对照,国民党的内部,又岂止六卿?

子曰:不知生,焉知死?

要知为什么死,得问为什么生。

前世因缘,感染了乱世“割据病毒”的国民党,本就不是以洁白之身来到这个世上的,它又没有能力自我康复,将自身病毒涤除干净,上天也没给他一个能超越个人格局的时代人物,所以一逢命运大对决,国民党总会习惯性惊惶失措,一败涂地。

国民党,一个努力争取走上正道、却又一直被自我旧习戕害的孩子。

六十六年两局棋,山河家国一场梦。

命苦,也不能完全怨社会。

毛爷爷说,广阔天地大有可为。上帝却提醒你说,不能超越自我小天地的人,天地是不可能广阔的。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才是赢得胜利的唯一法宝。

原标题:为什么国民党终于还是死了(值得深思)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