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六旬老顽童爱倒立 谈小彩旗:能耐一般比不上我
来源:大洋网 2016/10/11 10:23:12
字号:AA+

导读: 何葵明这样练习腰腹肌。何葵明出门时自带倒挂器,在公共场所上演倒挂大戏。何葵明转圈时仰头观天,称之“天旋地转”。何葵明是一个极限挑战达人,他能蹦极,爱玩跳楼机,好倒立入睡,会电钻穿鼻。

倒立是何葵明最推崇的养生方法。

何葵明这样练习腰腹肌。

何葵明出门时自带倒挂器,在公共场所上演倒挂大戏。

何葵明转圈时仰头观天,称之“天旋地转”。

身穿一件印有“蹦极狂人,倒立超人,转圈牛人,最牛男人”的红色T恤,手拿一个简易的倒挂器,天气虽然闷热,何葵明还是大步流星地出现在东莞景湖花园小区的健身场内,别人在单杠上做引体向上,何葵明则反其道而行之,把倒挂器挂到单杠上练习倒立。

何葵明是一个极限挑战达人,他能蹦极,爱玩跳楼机,好倒立入睡,会电钻穿鼻。他觉得大量挑战极限的锻炼让他拥有的不是62岁的身体,而是26岁的身子骨。虽然疯狂的举动遭到家人的反对,但他依旧“沉溺”其中。

如今,何葵明已俨然成了一名网红,在各大电视台和网络平台都能看到他的节目,但何葵明依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草根,有公司想以100万元的股权邀其入股,他却不敢轻易加盟。

首次蹦极前写下生死文书

何葵明的大部分人生是在郴州老家的一个化工厂度过,在二氧化硫腐蚀性气体弥漫的工作环境中,何葵明先后患上了哮喘、气管炎等职业病。2001年,何葵明买断工龄从化工厂退出时,身体已开始“报警”。为了让自己的独生女儿安心读书,他四处奔波打工。2008年,何葵明的女儿研究生毕业后到东莞工作,何葵明苦尽甘来,来东莞安养晚年。

2009年十一期间,何葵明在女儿的陪同下到深圳欢乐谷游玩,售价170元的门票让他非常心疼。为了物有所值,何葵明便把深圳欢乐谷里所有的游乐项目都体验了一把,连最惊险的太空穿梭(类似于跳楼机的一种游乐设施)也没有放过。

“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太爽了。”疯狂刺激的太空穿梭体验让何葵明对极限运动一见钟情。从深圳欢乐谷回来后,他就一头扎进了东莞的一家跳楼机里,几乎每天都要去玩个把小时,锻炼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

2010年10月,在跳楼机上“玩腻”了的何葵明萌生了到白云山风景区蹦极的想法,而他已经56岁。蹦极场明文规定,45岁以上的人群不能参加蹦极,何葵明软磨硬泡,最终靠一份“如若身体不测,一切后果由我本人承担”的生死文书,获得了蹦极的资格。

“我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何葵明第一次蹦极经历可谓惊心动魄。“上去的时候是雄赳赳的,但当我站在45米高蹦极塔边看着下面全是石头时,说实话,真的怕了,紧张、窒息的感觉。”回忆起自己当时骑虎难下的窘境时,现已身经百战的何葵明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我当时是抱着丢命的心态硬着头皮跳下去的,直到跌入谷底被绳子反弹起来,听到下面围观者的欢呼声,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花甲之年玩5个小时跳楼机

首次蹦极的虚惊给了何葵明极大的成就感,这种成就感开启了他对极限运动的痴迷。

不到六年时间,何葵明先后到长沙、桂林和北京等地进行多次蹦极和跳楼机挑战,当然,每次挑战之前,主办方都要求他先写下自己承担事故责任的生死协议书。2011年6月,何葵明来到澳门旅游塔,想挑战233米的世界最高蹦极距离,无奈年龄太大,即使愿主动写下生死协议,主办方依旧不敢把他放到蹦极台上。

2013年9月23日下午,在众多观众和媒体的见证下,何葵明在东莞华南摩尔垂直高度达60米的跳楼机上待了5个小时,连续“跳楼”108次。虽然因为其他原因没有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组委会的认可,但第二天东莞当地媒体都给何葵明戴上了世界纪录保持者的帽子,何葵明也觉得自己实至名归,总是拍着胸脯自豪地对人说“在花甲之年还能玩5个小时的跳楼机,我绝对是世界NO.1”。

崇信极限养生喜欢倒立入睡

此后,何葵明更疯狂了,他觉得极限挑战应该作为一种养生之道,用以延长生命。

“春晚小彩旗那个原地转圈太没有挑战价值了”。何葵明自己发明的转圈方式为“天旋地转”,在转圈的时候需仰头观天,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转不了5圈就会晕倒。何葵明经过两年的训练已能转半个小时,训练一段时间后,他天生就有的晕车症消失了。

电钻穿鼻孔也是何葵明的拿手好戏,他可以把长10厘米的钻头插进鼻孔里。何葵明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这个“暴力”绝活。更让人惊奇的是, 他还特别喜欢做“人体电风扇”,经常在家里把自己吊在一根马达上来回旋转。

倒立养生最受何葵明推崇,他认为倒立让血液在人体内部更好地循环和平衡,改善了脑部缺血状况,提高心脏承受能力。在何葵明的郴州老家里,有一个和地面成45度夹角的“倒睡床”,他在老家总是倒立入睡。几年下来,他体格越来越苗条,脱发重生,走路大步流星,体检显示其之前的毛病都得到了改善。

极限达人是养生还是玩命?

虽然何葵明的极限养生之道开出了硕果,但他疯狂的举动一直得不到身边亲人的支持。“他这是在玩命。”何葵明的老伴李玲谈起爱人的举动时不由自主地扯着嗓门喊起来。离异多年的李玲以为碰到了同样离异多年的何葵明后两人可以幸福地过日子,没想到两人认识不久后何葵明就染上了如此“不良嗜好”。李玲对此毫无办法,“习惯了就好了。”如今, 她夜里还会不时地醒来偷偷摸一下倒立入睡的何葵明的鼻孔,“我怕他没气了”。

同样拿何葵明毫无办法的还有他的女儿何亚琼。“我天天像家长劝说小孩一样劝我老爸。”何亚琼一直建议自己的父亲也能像同龄人一样跑跑步,打打太极拳,但在固执的父亲面前,这些建议无济于事。更让何亚琼烦恼的时,何葵明居然还“教唆”自己的儿子也玩转圈。为了孩子的安全,她只能“罢免”了何葵明带外孙的权利。

对家人的担心,何葵明非但不领情,还倒打一耙。他觉得爱人和女儿不应该唠叨他,而应该将他四处宣扬的极限养生理论付诸实践,他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和爱人抱在一起玩双人蹦极。“玩蹦极和跳楼机对于我来讲就是一种享受。”如今,何葵明从极限挑战中获得的全是快乐,“就是玩一玩,爽一下”。

何葵明的行为在其参加的电视节目中也经常引来立场不同的争议。有观众认为何葵明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有观众认为何葵明应该老有所乐,有的医生认为何葵明的疯狂举动已经在身体中埋下了隐患,将来肯定会有不测。有社会学专家则表示,何葵明属于“老还小”,老顽童就应该调皮。

有公司以百万元股权邀其签约

因为其自身所具有的争议性,何葵明成为了好多电视节目的香饽饽。何葵明上节目从来不怕做极限挑战,动手动脚的活儿对他来讲都非常简单,他曾在一个录像棚里连续转圈4个多小时。但每次录节目,何葵明都害怕动嘴,面对主持人的提问,何葵明经常紧张得大脑一片空白。有的节目为了增加可看性,还要求他要带上家人一同出镜,甚至请演员来扮演他的家人,这让只有初中文化的何葵明非常为难。

不过,对于所有电视台的邀约,何葵明只要档期允许,都会出席。吸引他的除了一到两千元钱不等的出场费外,还有免费的极限体验。极限运动高昂的成本总是让何葵明捉襟见肘,而电视台往往可以帮他搞定游乐场,让他在录节目的同时获得免费的游玩权利。最近,何葵明就有一个小目标,他希望有媒体能够帮他和广州塔拉上线,小蛮腰上有世界海拔位置最高的跳楼机,他想去上面疯狂一下。

虽然已经小有名气,但在内心深处,何葵明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草根,要想真正实现逆袭非常困难。他很“羡慕”2014年春晚靠转圈出名的小彩旗,但在何葵明眼里,小彩旗的能耐很一般,转圈能力比不上他。

这两天,广州的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正以100万元的股权待遇邀请何葵明加盟签约艺人, 并答应对其展开包装推广,董事长还亲自请他吃了饭。这让何葵明又是欣喜,又是惊恐。喜的是别人能如此高看他,怕的是他对互联网和股权这些新东西一窍不通,怕上当。“我就是一名普通工人,什么都不懂。”面对这个天上掉下的馅饼,何葵明犹豫了起来,拿不定主意。

原标题:六旬老顽童爱倒立 谈小彩旗:能耐一般比不上我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