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罗援
罗援,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罗青长之子。少将军衔,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出生于1950年。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作者其他文章
罗援:和平与发展是正在进行时,而不是现在完成时
来源:环球之音 2016/10/14 07:01:01 罗援
字号:AA+
罗援:和平与发展是正在进行时,而不是现在完成时

导读: 在前天举办的第七届香山论坛上,我接受了新华网的专访,就国际形势和地区安全环境谈了一些自己的一管之见,供参考。新华网以《思客专访罗援:冷战思维已过时,创新思维构建新型安全架构》为标题发表。罗援在香山论坛思客会接受专访,详谈新型地区安全架构等问题。

罗援:和平与发展是正在进行时,而不是现在完成时

罗援在香山论坛思客会接受专访,详谈新型地区安全架构等问题。

10月11日,在第7届香山论坛上,军事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试点学术委员会特邀委员、退役少将罗援做客香山论坛思客会,接受了思客的独家专访,在专访中,罗援对国际局势、全球化、美国大选等热点话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本文根据专访内容整理而成。

冷战式“零和思维”不再符合现今世界发展趋势

思客:

本届香山论坛的主题设定为“加强安全合作对话,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您如何理解这个主题?

罗援:

首先我们比较一下今年的议题设置与上一届有哪些共同点和不同点。共同点就是我们强调合作、对话,这是两个主要的聚焦点。那么,不同点我也可以比较一下,在上一届香山论坛的时候,当时设置了四个议题:亚太安全趋势、新型亚太安全观、亚太的海上安全和地区反恐。今年我们也是四个议题,第一个是合作应对亚太安全新挑战;第二个是军队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第三个是海上安全合作;第四个是国际恐怖主义威胁及应对。

两者做一个比较,去年我们主要侧重于一种务虚,那么今年就更加务实,我们更加具体地谈亚太地区如何进行安全合作,这是第一个区别。而第二个区别就是去年主要聚焦在地区,都是谈亚太地区的安全合作、海上安全、地区反恐问题,而今年我们的视野更加开阔了,讲的是全球治理中军队的作用、海上安全和全球反恐问题。

从议题设置来看,主办方的良苦用心是要求同存异,多找一些相关国家共同的利益关切,找一些最大公约数,这里讲的反恐问题、海上安全问题、全球治理问题,都是大家共同关注的。

合作是主题,所以对话比对抗要好,合作比遏制要好,伙伴比对手要好。总之香山论坛的主旨就是增信释疑、各抒己见,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

思客:

您怎么看用创新思维来构建新型的地区安全架构这种新提法,我国应如何放大“中国声音”,扩大“中国方案”的影响力?

罗援:

关于用新的创新观念构筑一个新型安全架构,那么就要比照一下什么是旧思维,这就是一些人的惯性思维,他们还是习惯于那种冷战的思维,就是“零和游戏”,你有所得必是我有所失,这种是不符合现代整个世界的发展趋势的,所以我觉得要有一种新型的安全关系和安全框架,这就是首先还是一种互利共赢的关系,这种新型的安全观应该是一种合作安全、共同安全,综合安全、可持续的安全。那么就是说把大家都变成一个生命的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为什么说叫共赢呢?你的所得未必就是我的所失,我的所得很可能也是你的所得,这就是一种创新的观念,但是这种观念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毕竟各个国家有自己国家的安全利益在里面,所以如何把自己国家的利益和整个地区的安全利益以及整个世界的和平协调统一在一起,这需要人类共同的智慧。

和平发展是进行式而不是完成式

思客:

您认为当今世界的大势和主题是怎样的?有学者把当前国际局势形容为“愤怒的美国、分裂的欧洲、亢奋的俄国、迷失的日本、摇摆的印度”,您认同这一描述吗?您如何评价当前国际关系的大棋局?

罗援:和平发展是进行式而不是完成式。

罗援:

关于大国关系,我有几点思考。现在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和主题还是和平与发展,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两个问题一个都没解决,和平的问题没解决,发展的问题更加复杂,所以现在我们讲和平与发展,它是一种正在进行式,或者是未来完成时,而不是现在完成式。如果拿和平与发展作为一个完成式来看的话,我们没法解释现在世界上战火频繁,大量难民涌动的现象,所以只能说它现在是一个正在进行式,它是我们努力的一个目标。

现在有人把国际局势形容为“愤怒的美国、分裂的欧洲,亢奋的俄国,迷失摇摆的印度”,我觉得它有一定的道理,我想用几个世界名著把国际关系做一个描述,当然未必准确,只是望文生意。美国是《傲慢与偏见》;欧洲是《三国演义》,主要指英国、德国、法国这三套马车和欧洲能不能协调一致;俄罗斯可以用托尔斯泰的《复活》,也就是说俄罗斯一直追求梦寐以求的大国梦;日本则可以用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来形容,它现在正处于走向和平的道路,还是摆脱和平的道路,重返二战前军国主义的老路两者之间徘徊;那么印度可以用《飘》来形容,毕竟它和中国是摆不脱的邻居,但是它又认为中国对它构成了威胁,所以到底是靠中国还是靠西方国家,它还在飘忽不定。我主要是从这几个书名上来说,未必书的主题思想就是如此。

中国不会当全球化的领头羊

思客:

当前,“逆全球化”浪潮开始显现,您如何看待“逆全球化”现象?

罗援:

我比较注意最近英国新首相特蕾莎·梅在保守党大会上的一次演讲,她说,过去英国面临的一切问题都是由移民引起的,但是我认为她这个观点,包括特朗普的一些观点,都是只及其表,未及其里,只是治标没有治本。难民潮是怎么造成的?这才是最根本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些年讲全球治理等,要看看它的根源在什么地方。没有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不会造成这么多问题,如果没有叙利亚问题,没有伊拉克问题,没有阿富汗问题,没有利比亚问题,哪会有这么多难民?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的解决在于治标治本,必须要标本兼治。

思客:

现在有学者认为对于“逆全球化”,美国包括西方一些国家其实有心无力,而这恰恰可能是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的一种机遇,中国有可能会成为全球化的领头羊,您是否认同这种观点?

罗援:

我觉得中国不会当领头羊,中国从来都是说不称霸,也不主张当什么领袖来扛旗,这我们都不愿意,我们就是想把自己国家的事情办好,国内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和意愿。但是中国向世界提供了一种发展模式,我觉得这就是中国对世界文明的一种重大的贡献。现在中国的这种发展模式不同于前苏联的发展模式,也不同于现在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发展模式,我们走出了自己的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不是一个空头支票和空中楼阁,现在实际上已经显现出了它的优势。我们在民主集中制这种体制下的办事效率非常高,而且我们有一种广泛的民主,代表广大人民的民主,它也得到了民众、舆论、媒体各个方面的监督。现在我们整个的发展模式正在探索的过程中,是有一些不足和缺陷,但毕竟是人类历史上一种全新的社会体制、国家体制。而且由于我们走出了这么一条道路,使得我们已经从世界经济总量第六位进入世界经济总量第二位,在不久的将来也有可能进入第一位。那么我认为这种模式就是对世界的一种重大贡献,所以我们对现在走的道路和制度要有自信。

中美在亚太仍在摆子布势,棋局未明

思客:

现在亚太新一轮博弈正在形成,中美关系有了新的变局,您怎么看待中美关系的现状?

罗援:

现在这个棋局还并不明了,双方都在摆子布势,像下围棋一样,都在抢占一些战略制高点。那么中国现在也在摆子布势,这个势的作用可能比某个棋子的作用还要大,有一个古语叫“击水之疾至于漂石”,就像那个水冲下来,你看它没有多大劲,但是可以把巨石给漂起来,所以我觉得中美双方都还在布势。中国的岛礁建设是“控点”,美国的“海上自由行动”是“布线”,最终,中国稳定的“点”,可以管控美国脆弱的“线”。

思客:

我们也观察到,不久前美国媒体披露称,白宫已经禁止高官使用这种大国角力等倾向于将中美关系形容为军事竞争状态的词汇,有观点认为这是美国在有意避免和管控冲突和分歧,对中国释放善意,对此您怎么看?

罗援:

这个观点我也注意到了,我曾和美国的一个鹰派代表人物白邦瑞有过一次交流,他是美国国防部顾问,在对话中白邦瑞提了一个观点,他说在美国很多人对新型大国关系不认同,除了基辛格,包括美国的总统和学者都不认同。那我就问他,你不认同的主要理由是什么?现在的中国已经强盛起来了,跟中国对抗,至少是两败俱伤,经济上美国能承受这样大的损失吗?再者,中国是一个具有战略核威慑能力的大国,中美之间处于“高限恐怖平衡”,美国能打破这个平衡吗?白邦瑞认为,美国所以不愿意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提法,是因为中国跟美国不在一个档次上,美国要高出一等,这就是美国的傲慢与偏见。它的哲学中有一个观点叫做“天定命运论”,认为美利坚这个民族就是一个最优秀的民族,虽然它的成员大多是移民,但也是一个优秀的民族集合体。美国人认为自己的价值观是最优秀的,所以要把这种价值观推广到全球,可是现在美国陷入了一种战略的焦虑状态。它的价值观推到哪里,那里就是一片动乱。

看待美国大选要用辩证的思维来判断

思客:

现在很多人关注美国大选,您预测下美国大选的结果谁能最终胜出?这将会怎样影响亚太局势的走向?

罗援:

从美国舆论来看,希拉里占优势,但希拉里是否当选面临一些未知数,一个是希拉里特别是的身体状况怎么样?还一个就是共和党是否还掌握着希拉里的其他什么丑闻,这些对希拉里来讲都是掣肘因素,我觉得希拉里是否有胜算的不确定因素就在这儿。至于特朗普,他基本是个不太按常理来出牌的人,他现在主要的支持者就是反对全球化和反体制的人,这也是当前美国社会发展的一种思潮。

在对华政策上,希拉里基本上是可预见的。从一开始搞美国重返亚太,到她最近说过的一些话来看,她对中国基本是不太友好的。特朗普我觉得有两种可能,他也说过一些对中国无礼的话,特别是在劳工问题上,可是他也说了一些对中国有利的话,所以特朗普是不太可预见的。但这是我个人的意见,不管谁当选,等他坐到总统的位置上,屁股将决定脑袋,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在竞选中拿中国来说事,是为了拉选票;在现实中与中国对抗,那是在“玩命”,我看他们谁当选也没这个胆量,对这个问题,我们只能辩证地看。

原标题:罗援:和平与发展是正在进行时,而不是现在完成时

责编:邢美杰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