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北大荒时战友合睡被窝很温暖
来源:北京知青网论坛 2016/10/19 16:56:03 作者:王洪源
字号:AA+

导读: 火热的战友情、战友们那温暖的被窝,那小小被窝所承载的一切,让我总也忘不了。

战友的被窝,在我的记忆里,那绝不仅仅是我们下连队时或连队战友在团部留宿时的无奈之举。它没有宽敞的厅堂、没有桌椅、没有冒着热气的香茶,更没有微笑服务的年轻小姐,有的只是一个狭小而温暖的空间——两人合睡的被窝。但那里包含着战友间的亲情,它缓解了我们奔波的劳累、更提供了畅所欲言、交流思想情感的最小也最贴心的暖巢。

北大荒知青.jpg

知青忆下乡北大荒与战友合睡被窝很温暖(图为北大荒知青老照片)

第一次和战友睡一个被窝是1968年12月26日的晚上,那是61团进山伐木的第一天,帐篷虽然搭好了,汽油桶里的柈子也呼呼的烧着,看着很旺,可就是没有热乎气,我和丁子(一个学校一个连的好友)铺好被褥,那被窝里可真是哇凉哇凉的,一路奔波行李早就冻透了,不由分说,我们俩就进了一个被窝,棉衣棉裤全副武装,连帽子都没敢摘,盖了两床棉被还是冷,我们俩只好搂在一起相互取暖,什么不习惯啊、不好意思呀,都顾不上了,就像两只小熊。后来听见帐篷外吵吵闹闹的,原来是张野团长发现我们的帐篷还有一处露着天,正指挥着男知青们在盖苫布。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反正早晨起来,帐篷里那半堵墙似的木头柈子几乎快烧没了。

快开春的时候,我先下山到了四连,丁子比我晚一些,但行李要过几天运回来,我俩又睡一个被窝了。可没想到,行李丢了,太可恨了,啥时都有不义之人!好友有难,和我同睡理所当然!我们天天钻一个被窝,睡觉时尽量不乱翻身,一般是丁子先睡,因为那时她在炊事班要早起,但她总是给我留出地儿;后睡的我享受着她捂暖了的被窝,早晨她提前起床后,我还能松松快快的睡一会儿……直到一个多月后,丁子家里又寄来新的行李,我们俩终于可以舒舒坦坦的享受独睡的滋味了。

1970年4月,我调到了团部机关。那时的团机关可不是现在的机关,每年要参加春播、夏收、秋收工作,平时还会有这样那样的工作组,都要下连队,吃住在连队,时间长一点的我们都自带行李,和连里的人挤在一起,打成一片。自71年我改做文教工作后,就经常一个人下连队了,一去就是一个星期,每天去一个连队,回来后歇一两天,再跑另一条线。因为没有车,无论远近都是走着,也就不带行李了,只背一个挎包,带着洗漱用具就足够了。每当夜晚来临,就和连队的女老师挤一个被窝睡觉,在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在一个被窝里,我们无话不谈,说说团里的消息、说说其他连队的情况,有时睡不着就讲故事、说笑话。把油灯捻灭后,还要聊一会儿,直到有人说,睡了吧。

北大荒的冬天,无论在哪儿都很冷,一次我从国平那儿看到一本人民体育出版社编印的小册子,薄薄的,浅绿色的封皮,书名叫《保健按摩》(实为:床上八段锦),定价0。10元,觉得很好玩,就借来看,一看才知道是健身的。天冷,睡前其他动作都不适宜做,弄不好还会冻着。其中有两节是搓腰眼和搓脚心的涌泉穴,可以在床上做。我就试着做,还别说,腰部和脚心被搓热了,钻被窝就痛快多了。以前总是下定决心钻进去,团成一个团,好半天暖不过来,或者勇敢到底把腿脚伸得直直的,那样血液流通快一点。现在好了,每晚睡前搓一搓,再也不怕被窝凉了。

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女知青都比较怕冷,下连队时,我住到哪连就把这两招教给同屋的知青,她们试着做了都说真管用,看来这两招没白学。

在我从事文教工作的八年多,每年都要数次下连队,全团20多个连队,每一条路、每一个连队我都熟的不能再熟,我更是一次又一次的讨扰连队女教师,白吃白喝,和她们挤在一个被窝。有时碰上有人回家探亲,她的被窝就归我了,不用请示呀!这些教师有北京的、上海的、哈尔滨的、佳木斯的、天津的,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亲人般的热情,之间没有任何隔阂、没有一丝生疏,更重要的是从她们身上学到了许多优秀的品质,她们对工作的认真执着、对孩子们的爱,让我深受感动,并受益终生。我布置、检查工作,找连队领导提建议,她们也一样把对工作的认识、困难、要求毫无保留的告诉我。每当她们到团里办事,如果走不了了,我的被窝就成了她们的招待所,如果人多,我就会把被窝彻底让出来,自己再找同事去挤一宿。机关的知青也都是来自各个连队,所以对连里来的人也一样热情有加,有幸聚到一起,问东问西的,都是知青,很快就熟了,没有陌生感,也总有许多聊的,机关每个女知青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

工作的需要,后来也常常去师部开会、办事,师直机关的女生宿舍同样一度成为我的招待所,师部话务班的田丹丹、调到师部后勤处卫生科的王淑惠,我不止一次的在她们那里借宿,她们对来自基层的战友更是格外热情,因为她们知道基层的不易和艰苦。

每当和战友躺在一个被窝,那种亲热、那种无话不说的畅快、那种对工作的相互勉励、或思想上不快时的劝慰,都让我感到战友间的真诚和友爱。聊起那些开心快乐的事,那可是我们在那个年代丰盛的精神大餐!让我们忘却了北大荒的寒冷、艰苦和重重困难,哪怕那墙上结满霜花,也能含着笑意进入梦乡。火热的战友情、战友们那温暖的被窝,那小小被窝所承载的一切,让我总也忘不了。

原标题:知青忆下乡北大荒与战友合睡被窝很温暖

责编:林春蕊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