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做大做强国企的必要性
来源:察网 2016/10/21 07:11:01 作者:郭必初
字号:AA+

导读: 从500强的数据来看,并结合国内外的普遍情况,如果想在全球自由贸易的环境竞争中获胜,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要依靠国企,因为民营企业的成长速度和市场统治力还远远竞争不过国外的优秀企业。

智能手机领域最近好像比较热闹,先是华为起诉三星的专利侵权,然后是苹果7的上市,这几天却是三星note7的连续爆炸事件,而且还在持续发酵。如果再加上OPPO和VIVO手机那就更热闹了,世界最大的五大手机品牌一个都没少。高德纳咨询公司的调查显示这五大品牌覆盖了全球大部分的销量,控制着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左右着行业的动态。

当然这只是身边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留心观察生活中的细节,将会发现有很多重要的行业都是只有几家大型的企业占据着,比如刚才之前提到的智能手机:三星、苹果、华为、步步高(Oppo、Vivo)等;又比如搜索,谷歌、百度;大飞机,波音、空客、中商飞;电脑操作系统,微软,苹果;零售,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梅西百货、乐购;通信设备,华为、爱立信、阿朗、诺基亚;燃气轮机:通用电气、西门子、三菱;个人电脑,联想、HP、戴尔、华硕;电脑处理器,英特尔、AMD;手机芯片,高通、联发科、苹果、三星;铁矿石,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农业机械,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爱科、克拉斯;网络购物,阿里巴巴、Ebay、亚马逊、京东;社交,腾讯、Facebook、Twitter;国际快递,联邦快递、UPS、DHL,当然这样的单子可以列很长,几乎能覆盖到所有的领域,有些企业差不多达到了垄断的地位,有些则相互构成了寡头,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利润丰厚,增长迅猛。很显然这些企业都掌握了定价权,因此利润才会丰厚,才会成长的更快更大更强。

数据是真实客观,显而易见的,也是最能说明问题的,我们可以通过一组数据来看看这些企业的代表们的状况,下表是2000~2014年世界500强的相关数据和同期世界GDP的比较。

表1                单位:亿美元

年份

2000

2014

世界GDP

332762

778688

世界500强营业额

126960

310584

世界500强利润

5540

19562

表1是2000年和2014年世界GDP、世界500强营业额及利润的对比,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三样数据都是正增长的,也就是说世界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世界总体经济还是保持向上增长,以及大型公司的营业及利润也都是正增长的,当我们把目光聚焦到年均增长时,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信息,见下图1

图1

_

下图2为每年的趋势图。

图2

_

如果继续分析上面的几组数据,具体到2000~2014年每一年,我们可以看到更详细的信息,在这15年里,有9年500强的营业额增长是超过同期世界GDP的增长,有6年是低于的,9:6从次数上看也是500强占优;从利润来看,500强的利润增长也是9年要超过同期世界GDP的增长,6年低于的,也是9:6,和前者有很强的关联性,所以无论整体还是局部500强都是强于同期的世界经济增长,见下图3和图4

图3

_

图4

_

从上几张图我们可以看到,世界500强的营业额增长要超过同期世界GDP的增长,增长了1.44倍,而前者为1.34倍,有差距但不是很明显;而500强的利润则增长了2.53倍,远胜世界GDP增长的1.34倍,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世界上最大的500家公司(虽然这些年里有企业退出,但是也有新的企业进入,但是这里考察的是作为一个整体的世界上最大的500家公司,所以对分析没有影响)无论从营业额还是创造的利润上都查过了同期的世界GDP的增长。如果把世界GDP理解为由世界上无数多的大小不一的企业创造的话,那么最大的500家企业体量越来越大,赚钱能力也越来越强,也就是我们说的在向着更大更强的方向靠拢,资本在向着越来越集中的方式聚集。

看完世界500强的整体情况,再看看中国大陆的企业在世界500强的状况,见下表2

表2

 

世界500强大陆

民营企业数量

世界500强大陆国企数量

2000

0

9

2009

1

33

2015

8

86

最近6年年均增长数量(家)

1.2

8.8

从表中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在500强中民企相对国企的弱势,2009年民企才实现了0的跨越,而此时国企已经有33家了,6年过后民企达到了8家,而国企却惊人的达到了86家,增速不可谓不迅猛。无论从基础还是增速上民企离国企都相去甚远。也许有人会反对说国企有很多的国家政策照顾才会更容易变大,当然这只是事实的一部分,不过事实的另一方面却是国企也承担了更多的税收、员工福利、社会公共责任等,只是这些事实很多人却不知道。

当今的世界早已不是19世纪亚当斯密下的古典资本主义了,那个时候可以自由竞争,因为企业规模都是很小,且都有很多家从事同一类型的经营,竞争充分自由,完全是市场经济,而且是市场说了算,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是能垄断市场的,控制价格的。当你的价格过高,销量自然会下降,利润下降,从而失去竞争力;价格降低时,销量增加,利润增加,最终市场会达到一个平衡,当然这是一种动态的平衡。不过现阶段大量的民营企业就是这样一种小规模的状态,市场占有率很小,没有产品定价权,利润微薄,成长缓慢,缺乏竞争力,尤其是金融危机后,很多都处在倒闭中或者倒闭的边缘。

古典自由主义已经过时了,小企业小私有制为主体的原始状态已经不能代表目前的状态(2015年世界500强产值已占世界GDP比重为40%)。埃德温.哈特里奇在他的《第四帝国的崛起》这样描述:“如果一位制造商(每年从他营业额中获取35%的利润)能不沉醉于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的生活方式,而把多余的钱用于投资,用于工厂建设,购买新设备,那么他就能很快的通过这种加大投资的方式积累财富。用不了几年,他就能通过利润的循环投资是自己成为百万富翁或者千万富翁。苹果7的上市就很能说明这个问题,成本两千左右,卖价却在六七千,黑市价还要更高,甚至达到一万多,如此高的利润使得苹果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变成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也是最赚钱的公司,世界500强排名扶摇上升。

市场经济的基本要素是“市场”,通俗理解市场只是交易的场所,故《管子》曰:市者,货之准也。实际上在市场经济中,市场本身是决定企业生存和利润大小的根本。企业向市场销售商品,获得利润,占领的市场规模越大,获利机会则越大,利润则越高。市场规模越小,利润则越低,利润与市场规模成正比。很多人把企业是否盈利的因素看成是管理的问题,但是与“市场决定利润”这一规律相比,管理的因素是第二位的,因为管理的目的就是为了占领更多的市场。这也是世界500强将销售额作为评判的标准最重要的原因。

从以上500强的数据来看,并结合国内外的普遍情况,如果想在全球自由贸易的环境竞争中获胜,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要依靠国企,因为民营企业的成长速度和市场统治力还远远竞争不过国外的优秀企业。

国企都是效率低下,都是亏损?

批评者可能会反对,国企都是效率低下,都是亏损的,其实这都是一小拨人胡乱编着的数据并通过意识形态来给广大群众洗脑,让老百姓自觉在潜移默化中觉得国有企业都是腐败、拿纳税人的钱当儿戏;而私有话就是灵丹妙药,一吃就灵,所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必须的私有化,那你可曾知道每天有多少家企业开张,又有多少家企业关门倒闭,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私有企业,难道通过党组织集体领导下的企业还比不过那些管理落后、愚昧僵化的家族及私人企业?2000年世界500强国企才9家,到2015年则有86家,试问如果国企都是亏损的话,这些企业怎么能够成长变大,而且数量还越来越多,怎么能够击败全世界其它优秀的企业从而进入世界500强。所以国企效率低下,亏损都是伪命题,都是别有用心的。

国内是这样,国外如何呢?1980年的西欧国营企业中,年营业额在10亿美金以上的大型企业有42家,它们中除了英国的罗尔斯-罗伊斯、英国莱兰汽车公司、英国钢铁公司等少数几家外,全部盈利。意大利的碳化氢公司(100%国有)经常盈利。法国雷诺汽车公司在80年代以前一直盈利,80年代出现亏损,90年代也转为盈利。

世界银行专家们在广泛考察了西欧和发张中国家的国有企业后的一个报告中写到:“决定一个企业有无效率的主要因素并不在于它是公有的还是私有的,而在于怎样进行管理。从理论上讲,任何一种类型的所有制都有可能创造最大限度提高刺激的手段”。

国外没有国有企业?

2013年4月6日到4月8日,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圣戈班前董事长、拉扎德董事Jean-Louis Beffa在“政府与市场-新环境新思考”分论坛上指出:“我个人支持对国企部分私有化,使他们更负责任,更透明,让他们的发展方向更清晰。但另一方面,如果想和国际上的大企业进行竞争,如果想成为国际市场上的大角色、大块头,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国有企业才行”。他还说:“国有银行不仅出现在法国,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你要知道圣戈班可是法国的国有企业,类似的还有汤姆逊公司、雷诺汽车、标致雪铁龙集团、法国航空、法国电信公司、法兰西银行,还有巴黎银行的最大股东是法国政府。除了法国,德国也是一样的情况,德国大众汽车公司也是国有控股,还有汉莎航空公司、莱茵金属公司,美国的波音、洛克西德、卡特彼勒等都还是美国的国企。

国外政府不干预企业和市场?

不光国外有国企,而且政府和这些大型企业走的也很近。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能看到企业的背后有政府的影子,德国大众出事,默克尔第一时间回国处理;维基解密也暴出谷歌也在操纵数据来支持希拉里当算美国总统;约翰迪尔的CEO有连接美国总统的电话专线,方便需要时能及时沟通。奥巴马总统邀请科技大佬去白宫聚会,乔布斯和扎克伯格分别坐在他的左膀右臂,其它也都是500强的CEO,各行业的领头羊,去干什么,难道真的是一起吃饭吹吹牛,这样想就图样图升破了,很明显是去沟通信息,协调步骤,为国服务嘛,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这句话是当初红军唱着变强大的,看来美国人也明白了这个道理。曾几何时奥巴马就要求乔布斯把苹果的生产线搬回美国,希望以此来重振美国制造业的雄风,不过奥巴马拒绝了这个请求,因为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不可能了,供应链系统、成本、工程师等因素使得苹果生产线再也回不了美国,所谓覆水难收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按照市场经济这都不应该发生,政府放手企业自己去管理公司,企业的政策方针完全由公司自己来定,可为什么美国却还要干涉呢?美国不是一直在标榜自由经济、自由贸易吗?这一切只不过都是幌子,都是意识形态的工具,在适合美国的时候就推行自由贸易,不适合的时候就避而不谈。当美国企业有竞争力时,它就需要自由贸易来销售它的产品和服务,所以孜孜不倦的推广WTO,当它的企业失去竞争力时它就推出TPP和TTIP,贸易保护主义在西方开始抬头了,因为它需要这些为它的国家服务。而反观中国国内,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是要肢解国企,从公知大V到精英教授,再到普通民众,都要求私有化,拆小成若干小企业,这样怎么能和国外的大企业竞争,完全是以卵击石。是我们太善良太单纯还是对手太狡猾太能装了。很明显这些大企业都和政府有着定期或不定期的沟通,而并非是亚当斯密下的政府撒手不管,让“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完全市场经济,自由竞争,自由生长。

国企的竞争优势:战略、资金、研发、人才培养

企业发展壮大的几个必不可少的因数:战略(看到未来)、持续稳定的经营利润、研发创新机制、人才培养。在全球化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这些竞争具体呈现出几大特征:系统化(大而全,多元化,复杂系统)、大规模的资金投入、持续时间长、巨型企业开始垄断一切、国家力量参与并介入。目前阶段在中国只有国企才能有资格参与这些竞争。对比一下日本美国的高铁和中国的高铁,由于是中国是国家体制,高铁由政府经营主导,所以前期会投入巨量的资金和人力物力,尽管一直在亏损,但是由于涉及到国家战略,所以一直是稳步的进行着;反观日本,虽然高铁比中国开发的要早,由于是日本的私营公司在经营,不能投入大量的资金研发和忍受长期的亏损,所以在世界范围内的高铁竞争开始落后于中国。美国的高铁自从奥巴马上任时就说要造,然而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八年马上就过去了却还不见踪影,原因何在,相关利益方的阻扰是最主要的原因,各大航空公司、汽车、石油公司各州政府不能协调相关的利益,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主导的高铁历程达到了两万公里,位列世界第一,并且还在按部就班,顺风顺水的进行着。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中国的航天事业,墨子量子卫星的成功发射又让国人自豪了一回,世界首科量子卫星哦。预计到了2024年目前的国际空间站将会退役,到时候中国就是拥有国际空间站唯一的国家了,反观美国俄罗斯欧洲,不是资金不够就是人才缺失,青黄不接,老一辈工程师退休,新的工程师没有培养起来,后继无力。我国天宫二号的研发团队平均年龄在三十岁出头,而国外的航天领域的工程师平均年龄在五十来岁。美国很多大学都是私立的,哪门专业有市场能赚钱就多招学生,不赚钱就少招甚至不招了。而中国的大学都是公立的,能够做到有序规划,有序培养,使得人才不会出现大片的断层和空缺,中国能在短短用了几年时间内作出如此显著的成绩,工程师团队是功不可没,年轻人真是可钦可佩。

这里仅仅体现了高铁和航天这两个竞争例子,当下的这种竞争远远不是那种亚当斯密下小企业小作坊能开启的,资金投入,人才梯队,时间跨度等等因素都在方方面面影响着最后的结果,谁能熬过冬天才能享受春天的盎然春意并能活的更好。除了高铁、航天还有很多最近爆出科技突破的领域都是之前十一五和十二五计划期间国家作为战略规划来实施的一些产品或产业,比如超级计算机、预警机、高超音速武器、无人机、核电、机器人、3D打印、北斗导航、量子通信等等,在短短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在很多领域中国都赶上了西方发达国家甚至弯道超车。试想如果没有国家战略部署、统一安排,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时间出这么多成果呢?

金砖四国,金砖还在吗?

金砖五国,除了中国外,还有其它四个国家,于2001年提出,特指新兴市场投资代表,曾被寄于广大希望。其中中国和印度的龙象之争更是惹人注目,彼此之间对比的话题也是不断。可以观察到其它四国的世界500强2015年加起来为19家(其中南非为0,8家为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而中国一家就达到94家。正是这94家企业承担了大部分的创新和国家专利及企业再投资。先看看其它金砖四国在做什么,俄罗斯在卖资源和军工,苏联时期的家底还可以撑几年;巴西在卖资源和农业,曾经飞机的发源地,现在却连像样的工业产品都没有,除了农业就剩下足球了,可足球也不能当饭吃;南非辉煌的历史,世界圣人曼德拉的故乡,人类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就在南非完成的,如今只剩下虚无缥缈华而不实的钻石了;剩下唯一的印度,除了塔塔汽车外,就软件产业还可以,不过都是不能形成系统的外包服务,要不然怎么会没有可行的电脑和手机的操作系统呢,12多亿人口,却还有接近3亿的文盲,还说要赶超中国,先去上学学会认字,做好扶贫工作再说吧。所谓金砖国家,如果做不出伟大的墙(The Chinese Wall),再金碧辉煌的砖也无济于事。

联合国定义的产业分类中的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没有之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而这些工业体系基本上都是毛主席时代打下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些以国企为主导的企业来完成中国的产业体系化,我们国家势必也会和其它东南也国家一样沦落到给别人提供低端、高耗能、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八亿衬衫换一架波音飞机”,薄熙来语,多么痛的领悟),永远是给别人打工的命运,产品定价权都是掌握在别人手里。而我国又没有资源可以卖,人口众多又没有资源家底可以挥霍,真想不出还会有什么其它出路。

何去何从?

新中国立国之后走的是以国有企业的道路,无论企业大小都是国有的,这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发挥了重大的经济作用,统一调配,协调资源,在短时间内极大的提高了社会生产总值。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及社会的转型,有些优势不在明显,竞争力下降了,所以朱镕基总理在九十年代开始的国企改革就是以这个为背景,把一些竞争力差的落后的企业改为私人经营,即私有化了,在当时确实活跃了市场经济,也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很大帮助。然而几十年过去了,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20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而且至今还没有从危机中恢复过来。贸易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而且这种竞争已经不是地区间、国内的竞争了,而是全球性的竞争,与行业中最优秀的企业竞争,只有获胜者才能生存下去,才能活得更好活得更久。今天历史又一次把我们摆在了十字路口,是向右走继续私有化,还是向左走做大做强国企,各方也是博弈不断。向往走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一派坚持国企私有化,肢解国企,彻底自由市场经济。自由市场经济的核心是“自由竞争,优胜劣汰”。但是如果放任这一原理无限制的发展下去,必然会导致一种违反人性、弱肉强食,即把人的关系变成狼吃羊的关系,也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而坚持走社会主义的一派则完全相反,做大做强国企,使国企成为国家民族的中流砥柱,为国民分享更多改革开放的福利,真正实现经济学的含义:经世济民,兴业安邦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抉择呢,从以上的分析来看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并且在以习总为组长的深化改革小组也已经给出了答案,“做大做强国企”。孙中山先生说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而如今的潮流就是资本向少数巨型企业集中,企业规模越做越大,行业垄断越来明显,所以我们要顺应潮流,加入他们并在竞争中获胜。国有企业需要当仁不让的勇气和舍我其谁的气魄,承担时代赋予的这个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是在关乎到国家安全,战略未来的领域,比如国防、交通、铁路、电信、金融、航空航天、军工、水利水电、石油石化等等,而且必要时还需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这样才能更好的为国家为人民服务,为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

注:主要数据来源世界银行、财富杂志。

原标题:论做大做强国企的必要性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