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差别化策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来源:福建日报 2016/10/25 09:59:42
字号:AA+

导读: 我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不仅涉及面广、参与国家众多,而且多样化程度高,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差异性大。

原标题:以差别化策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我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不仅涉及面广、参与国家众多,而且多样化程度高,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差异性大,客观上要求实施差别化推进策略,进一步拓展合作空间,不断提升合作效益,促进沿线国家和人民共享发展成果,持续巩固和深化“一带一路”的合作基础。

首先,实施差别化推进策略是多元合作的内在需要。“一带一路”建设跨越了传统的地缘界限,涵盖亚洲、欧洲、非洲等区域,宗教、文化、历史关系错综复杂,蕴含较大的地缘风险。与此同时,“一带一路”建设倡导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涉及政府、社会、市场、公司等方面利益关系,需要推动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全方位交流创新,实施多元合作目标,要求强化差别化推进策略,做到先易后难、先近后远,抓住经济发展的关键,进一步拓展政治关系,发展安全合作,注重文化建设。

其次,实施差别化推进策略是存在差异性的客观要求。全方位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面临诸多的风险和挑战,需要处理好各种差异性问题。地理差异性尤其是资源环境差异性,要求发挥比较优势,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互利互惠的基础条件。经济差异性是取得价值和利润的重要来源,要求“一带一路”建设构建异质性的产品市场,做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文化差异性形成的历史文化价值,有助于保持文化的多样性,促进文化多元发展。政治差异性是影响“一带一路”建设关键因素,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实现全方位合作。这些客观差异性,要求根据区位特征和发展需求,按照“一国一策”要求,与“一带一路”相关利益方的发展战略深度对接,实现融合发展。

总之,中国是“一带一路”建设倡导者,也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和重要贡献者,需要承担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大国义务,加快实施差别化的政策措施,调动沿线国家的积极性,以应对多元发展的国际关系新格局。

一是依据政治关系亲疏,差别化推进政策沟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不同心态,实行“双轨”发展策略。推进安全与经济“双轨”发展,解决历史遗留和现实冲突问题,推进区域合作发展,两者互不干扰;推进双边与多边合作“双轨”发展,与沿线国家开展经贸合作,加快经济走廊建设,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推进政府与民间“双轨”发展,通过政府高层活动,与沿线国家签订实施双向投资协定,依托民间力量推动,以经贸关系为重点,逐步深化全面合作关系。也就是说,要依据政治关系的亲疏程度,有所侧重选择不同的切入点,对关系正常化的国家,加强互利共赢的协商谈判,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共赢关系;对态度有疑虑的国家,先从经贸合作领域入手,更多地发挥华侨华人的纽带作用;对政治敏感性强的国家,尽量构建政府双边框架协议,合作机制要与已有的合作架构兼容,不另起炉灶。

二是依据地理距离远近,差别化推进设施联通。推进设施联通要按照先易后难,先近后远原则。这里既包括地理距离的远近,也有心理距离的远近;既包括建设工程实施的难易,又有官方沟通协作的难易。因此,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设施联通,要优先与沿线重要港口缔结友好港或友好合作关系,以投资合作、业务拓展、互相参股、园区共建等多种方式,形成相对统一的港口建设和运营规制,加快构建信息共享、利益共沾的联合体。重点加强港口航运合作,实现港航、海事、海关、国检、边检等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合作,推动海运口岸形成“单一窗口”,促进港口、产业和城市共同发展。

三是依据经济合作难易,差别化推进企业“走出去”。依据沿线国家经济环境变化情况,采取差别化的合作方式。在政府层面,对经济环境一般的国家,要和当地政府共建各类经济园区,共同参与园区的投资建设管理,吸引中资企业入驻,为企业“走出去”发展保驾护航。在企业层面,对经济环境欠佳的国家,要以贸易为主或开展试探性投资合作;对经济环境一般的国家,采取抱团发展策略,重点开发境外产业合作园区;对经济环境较好的国家,可共同进军高端产业,促进产业优化升级。在优先区域选择中,要率先加强与我关系良好、合作意愿强的国家合作,争取早期收获;要与我境外投资比较优势相结合,加快进军低成本优势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提升融合发展水平。要优先推进与东盟、南亚、中亚地区的交流合作,其中东盟国家发展潜力大,尤其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人口较多,经济规模大,合作基础较好,应是我省开展对外开放合作的重点国家。

四是依据对象国经济发展层次,差别化推进产业合作。“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分布范围广,既有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又有越南、菲律宾、哈萨克斯坦等发展中国家,还有孟加拉国、马尔代夫、缅甸等经济不发达国家。我省应根据对象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实行差别化产业合作策略。如与新加坡产业合作,重点放在高新技术、金融、港口、航空、物流等现代服务领域;与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尼产业合作,要推动国际产能合作,扩大装备制造设备出口,鼓励我省企业“走出去”,与当地厂商开展产业合作与互补;与柬埔寨、老挝、缅甸、越南等国产业合作,要以输出资金、技术和厂房设备为主,在当地投资办厂,设立工业园区,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社会发展。

五是依据地区地缘风险等级,差别化推进民心相通。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应坚持差异性原则。如中亚地区,重在促进政策沟通,采取“平衡外交”战略,增强中亚国家政治信任,在维护地区稳定,应对“颜色革命”与“三股势力”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在中东地区,要加强与各国政府、各类非政府组织合作,寻求不同政策的契合点,扩大互利共赢的合作基础,共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保障我国公民的海外安全。在东南亚地区,审时度势处理各种争端,真诚与各国开展沟通合作,发挥各种合作机制作用,进一步凝结共识,消除合作分歧。一方面,通过人文交流将“中国梦”同“世界梦”结合起来,增强政治互信,共同应对“中国威胁论”,进一步扩大合作空间;另一方面,继续保持经贸合作的良好态势,将经济合作作为解决问题的突破口,不断深化中国—东盟自贸区合作机制,在双边和多边合作中展示诚意,促进政策沟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实现“民心相通”,全面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深入人心、精耕细作和开花结果。

(作者为福建社会科学院中国与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责编:陶尔阳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