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政治遗产”几多成空?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2016/10/25 14:30:33 作者:李永成 盛煜冰
字号:AA+

导读: 这些以“火星计划”为代表的宏大政策工程中,有哪些可以超越奥巴马的“政治时空”而被继任者尊重与延续?恐难言乐观

640.webp

奥巴马的火星计划面临诸多困难。图为奥巴马和一位身着印有美国航空航天局标志T 恤的儿童在一起。路透社

10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撰文披露美国政府计划与民营企业合作推进载人火星探索,拟于2030年前将人类送上火星,并安全返回地球。奥巴马在离任前100天提出这一雄心勃勃的太空项目,恐非心血来潮的政治任性,而是深思熟虑的战略智慧,希望为自己的8年任期留下更多为人称道的历史遗产。部分俄罗斯媒体便评论称,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乱多于治、国内经济令人失望,载人火星计划实乃他力争载入史册的“最后机会”。

然而,奥巴马的“火星梦”面临诸多困难,恐怕难以成为重大政绩工程。除了技术上的困难和宇航员将遭受的风险,预算不足是最大的阻力。倘若国会无法在未来20年提供稳定的财政拨款,该计划很可能不了了之,或者半途而废。

作为一个颇有政治理想的总统,火星计划并非奥巴马在任期进入最后阶段时力挺的唯一政绩工程项目。医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推动落实巴以“两国方案”都是奥巴马力保的“政治遗产”。然而,这些以“火星计划”为代表的宏大政策工程中,有哪些可以超越奥巴马的“政治时空”而被继任者尊重与延续?恐难言乐观。

医改:百年梦想,毁誉参半

民主党总统对推动“人人有医保”素有传统。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建设以扶助老人和穷人的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计划为两大支柱,已成重要史绩;卡特和克林顿任内也力推过全民医保方案,但无奈都无功而返;奥巴马医改号称实现了美国人全民医保的百年梦想,不仅让1800万无医保者获得保险覆盖,戒烟治疗等一些特定医疗项目的自费部分也得以免除,还填补了保险公司挖空心思逃避为投保人支付医疗费用的漏洞。

然而,这项为民着想的善意计划在实践中却毁誉参半,盖洛普2013年的一项民调显示,医改计划同时被美国人视为奥巴马最大的成就和最大的失败。2013年至2015年,针对奥巴马医改的民意波动巨大,支持的最低点是37%,反对的最高点是56%,至2015年7月达到大致的平衡,47%支持,48%反对。显然,共和党誓言废除奥巴马医改的政策倾向并非意气用事,而是有一定的民意基础。

奥巴马医改作为政治遗产,其成色决定于能否有效克服“硬”和“软”两个方面的巨大困难。“硬”指其导致的超大规模公共支出,可能在十年内增加一万亿美元的巨额财政负担,共和党认为这已超出了经济可行性和政府预算的可承受性,依靠增税筹措资金的设想是唯一可能,但可行性并不大。

意识形态制约是奥巴马医改的“软”挑战,但却是根深蒂固的大难题。奥巴马推行医改的基本逻辑是由政府主导,通过政府医保与私人医保竞争来实现全民医保,降低医疗费用。然而,对于崇尚小政府、自由市场和公平竞争的美国人而言,这是政府和公共权力向社会和私人领域的入侵,既冲击了市场竞争的自由,又挤压了个人选择的自由,难以接受。笔者接触过的一些非裔大学生对奥巴马医改也持不认同态度,这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事实表明,医改算得上是奥巴马在国内政治上的“历史交待”,但其分量可能并不如他预期的那样重。在最新的两党预算合作中,中止了对医疗设备的增税和所谓的“凯迪拉克税”(自2018年起向每年医保花费高于一定限度者,政府将对超过部分向保险公司、提供保险福利的雇主收取40%的税),这项旨在帮助奥巴马医改控制公共支出的政策设计严重受挫。当然,尽管奥巴马医改作为政治遗产的成色先天不足,但由于已有1800万受益者,无论是谁当选总统,要彻底废止恐怕也会面临巨大的政治风险。用奥巴马的话说,“对那些剥夺美国人民基本经济安全的人,历史不会有半点仁慈”。

TPP:孤身之战,前景黯淡

奥巴马自称“美国第一位太平洋总统”,这个定位除了因为他与夏威夷、印尼在地理意义上的缘分外,还在于他对亚洲活力与未来不确定性的战略判断。在他看来,亚洲的战略不确定性需要美国更坚定、更有力的存在,以防不测。于是,2010年后,奥巴马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以夯实军事同盟为安全支柱,以构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为经济支柱。

TPP以“制定贸易规则,支持美国就业”为口号,声称旨在发展高标准的国际贸易,促进经济发展,巩固美国与旧盟友和新伙伴的经贸关系,核心是维护美国在全球贸易规则制定中的领导地位,防止规则制定大权落入中国之手,制衡中国在亚太经贸中持续增长的影响力。用白宫的宣传口径来说,当前国际贸易政策推高了美国商品成本、制造了大量贸易壁垒、降低外国的劳工和环境标准等三大弊端,妨碍了美国产品的国际市场竞争力。TPP将实现加拿大等11个成员国消除对美国商品征收的累计1.8万多个税收项目。

2016年2月,12国终于完成长达7年的马拉松谈判,签署协定。然而,TPP协定在美国国内遭到多方抵制,两党内部都有强大的反对意见。希拉里和特朗普也都表态反对,这是两位总统候选人“难得”的政策共识。特朗普称TPP“糟糕透顶”,是对“美国制造业的致命一击”,可能“消灭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希拉里则认为TPP没有达到她对好的贸易协定的三大标准:在美国创造高质量的就业机会、提高工资水平、提升国家安全,因而她不能支持TPP。

在美国白人蓝领阶层深受工作机会流失之苦的社会心理背景下,反对进一步全球化、主张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成为美国政客中迎合选民的流行做法,这反映了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等政治传统的回归。TPP成为奥巴马缔造的伟大政治遗产的可能性日益走低。如果特朗普当选,TPP十有八九会成为一纸空文。或许,希拉里反对TPP的立场有为选举造势之嫌,但TPP协定的确生不逢时,前景黯淡。当然,希拉里并未给TPP判处死刑,如果美国国内知识界和智库能对推进TPP进行有效的推销,或各成员国经过新的谈判使TPP达到希拉里的三大标准,TPP复活并非毫无可能。

今年9月,知名时评家法里德·扎卡里亚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时指出,“奥巴马是现在唯一一个愿意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人了”。就当前的情况看,这个判断似乎言过其实,但推动国会批准TPP的确像是奥巴马一个人的战斗,这可能是奥巴马从未预见过的。

巴以和平:“两国方案”,徒留遗憾

奥巴马2009年初入主白宫之时,曾承诺“以最大的耐心和献身精神”来寻求一项能使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和平共处的政策。然而,在过去近8年的时间里,奥巴马在巴以和平问题上毫无头绪,原地踏步,很可能成为过去四十多年内首位在巴以冲突中无所作为的美国总统。1973年,尼克松政府果断调整巴以政策传统,由国务卿基辛格授权与“巴解组织”进行了首次秘密对话,堪称“破冰”之作。1978年,卡特促成了阿以《戴维营协定》;1988年,里根授权美国国务院与“巴解”领导人进行正式官方对话;老布什任期内,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史无前例地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带到谈判桌前,促成巴以直接进行和平谈判;2000年,克林顿则为巴以未来和平框架发表了一系列细化方案,例如分割领土的百分比等;小布什也斡旋了一系列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谈判。

然而,自奥巴马上任以来,巴以关系急转直下。2010年末,奥巴马政府试图叫停以色列在占领区修建犹太人定居点,并将双方重新带到谈判桌前。此番努力碰壁后,奥巴马对斡旋巴以和平敬而远之了,甚至落了个对以色列“最不亲近”的美国总统的名声。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虽然上台时对解决巴以问题雄心勃勃,但其处理这一问题的方式遵照的却是老套路,了无新招。随着以色列强硬派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上任和巴勒斯坦领导层内部出现越来越严重的权力斗争,加上中东北非从“阿拉伯之春”堕入“阿拉伯之冬”,分散了美国处理巴以问题的精力,使奥巴马在中东陷入既无暇旁顾,又力不从心的困境。

外界猜测,奥巴马在离任前很可能会抓住最后机会推进巴以“两国方案”,以塑造他的中东政策遗产。但奥巴马手里的牌并不多。有观点认为,奥巴马可以对内塔尼亚胡在争议地区不断建立犹太人定居地的政策加以惩戒,如授权国务院通过决议表明建立定居点的行为违反国际法,或暗示不阻止阿拉伯国家将该问题提交国际法庭。另据观察,奥巴马也可能大胆推出解决两国划分的新参数,促成新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代替安理会第242号决议所确定的“两国方案”。然而,奥巴马要塑造巴以问题上的政治遗产亮点,时间已经不多,两国方案可能还将继续躺在纸上。

哈佛大学教授史蒂芬·沃尔特曾评价说,奥巴马的主要功绩在于修复,而非变革。面对共和党留下的伊拉克和阿富汗两个“烫手山芋”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奥巴马可谓临危受命,在处理战后事务和重整美国经济中表现出了领导能力;他在促进美国更加自由主义化、保护性少数群体的基本民权等议题上不遗余力,亦有“鞠躬尽瘁”之风。然而,奥巴马力保的政治遗产却大有成空之势,从中也可见美国政治变革之难。(作者分别系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和美国芝加哥大学博士)

原标题:奥巴马“政治遗产”几多成空?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