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宜采取措施达致战略互保
——与特朗普高级顾问对谈系列(之三)
来源:海疆在线 2016/10/29 09:08:48
字号:AA+

导读: 2016美国大选如箭在弦,不管最后谁主白宫,势将对今后四年美国的内政外交,乃至中美关系,产生深远影响。与民主党政坛老手希拉里不同,代表共和党角逐总统宝座的地产大亨特朗普,在初选阶段以“政治素人”的姿态,力克包括布什家族在内的多个强劲对手,震撼世界,然而外界一直对他的外交政策以至对华态度所知甚少。

9月26日,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在华盛顿主办了第十次“中美对话”论坛,主题为“下届美国总统的对华政策”。随后,基金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何志平,与目前担任特朗普高级顾问的前中情局长伍尔西,就中美共同关注的一些问题进行对谈。海疆在线为读者整理了两人的对话过程,分四期刊出,今天刊发第三部分,以饗读者。

何志平(左一)

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从1993年起,连续获委任为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并出任第二届香港特区政府民政事务局局长。

詹姆斯.伍尔西(R. James Woolsey)(左三)

国防及能源专家,曾任克林顿时期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现时获委任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高级顾问,负责国家安全、国防、情报,以及美中、美伊等国际关系政策。

何志平︰

中美关系是今日世界最为复杂而又重要的双边关系。随着我们的合作不断扩展和深化,我们的分歧也越来越明显,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并互相依赖,但同时也有不少人忧虑双方会发生磨擦和冲突。究竟影响两国关系的主要分歧是什么?是领土争议?是文化差异?还是意识形态上的分歧?美国能否与其不同政治体制的国家,建立大国伙伴关系?

伍尔西︰

崛起中的大国引发现存大国的对立情绪,这是十分正常的。但在历史上,因为新的大国崛起,而导致与现存大国发生战争,却并非不能避免。毫无疑问,美国会作出调适,并学习如何与一个更为积极有为的中国共处。但同时,他也会对其传统盟友,特别是亚洲那些对中国疑虑正在加深的盟友,作出战略保证︰他们并不孤单。亚洲的稳定与繁荣符合美国的利益,毕竟这是全球经济增长主要的发动机。美国视自己为亚洲地区势力平衡的支撑,并会继续坚定地保护其盟友以抵御中国的过度扩张。上世纪的经验告诫我们,不加约束的扩张主义和挑衅,只会引发更多的负面行为。我们不会重复这些错误。中国应该认识到,我们在亚洲的反应,并非由领土争议而引发的。这些反应,是基于我们曾经为此奋战的国家的历史和责任而来的。我们占领过菲律宾,焚烧过日本,将柬埔寨、韩国和越南轰成废墟。最后,我们与他们的社会修复了关系,并对他们持有强烈的道德责任感。

正是这份责任感,排除了我们寻求你所说的“大国伙伴”、或一些其他专家所倡议的“G-2”构想。这种关系会在我们的盟友之间,制造困惑和被遗弃的感觉,并驱使他们采取对地区安全没有益处的防卫措施,包括进行海洋军备竞赛,以及研制核武。

何志平︰

您提到美国对其亚太盟友的责任。事实上,正如一些中国官员所重申,我们尊重美国在亚太区的传统存在和合法利益。中国所做的,不过是维护和捍卫自身的合法权益。但是,华盛顿部分中国观察家在选举年就开始指责中国,声称中国对南海具侵略性,并试图将美国赶出西太平洋。他们甚至促请白宫方面采取更公开、更高调、更具体和具有针对性的措施,以“反击”所谓的“中国改变现状的行为”。我们都知道,中国在美国的大选年难免会成为代罪羔羊,但我们也希望,当新的领导人入主白宫之后,能够采取更为务实的对华政策,那应当是建基于双方共同利益的考虑,而非民粹式的情绪。

中国追求和平独立的外交政策,支持国际事务应由全球所有国家共同决定,而非由一两个国家决定。不过,即使我们并没有认同“G-2”的构想,但目前国际上也有一个广泛的共识︰一个良好而稳定的中美关系,对两国以至全球都是有利的。问题是,我们应当如何处理两国之间的战略互疑?

正如一些学者所言,中方关注如何防止美国挑战中国的主权,以及现有执政党的认受性,而美方更为关注的,则是中国试图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构成的挑战。美国是否愿意接纳中国的政治和社会制度,并看成与其共存的体系?两国需要作出怎样的实质承诺,才能战略互保,取信对方?

伍尔西︰

我们需要更好地管控意识形态上的分歧。美国在推动自由方面的承诺是不可动摇的。然而,我们在中东的难辛经历,以及我们逐渐了解到中国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复杂性,显而易见,挑战现有制度,风险很高。我们或许不喜欢,但我们不一定要做什么。

我因而看到一种大妥协或大共识(a grand bargain)的可能,那就是美国接受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结构,并承诺不会扰乱他的发展,以换取中国保证,不会挑战亚洲的现状。这或许不是口头承诺,但却能够作为两国将来发展关系时心照不宣的指引。

最后,中国需要认识到美国在海洋航行自由上的历史以及其重要性。我们的首两场战争,包括1812年战争,以及巴巴里海岸战争,均是关于海洋航行自由的战争。没有任何事情令美国如此关注,并愿意与中国一起努力,以维护南海的秩序,以及相关的国际法原则。

与川普智囊对谈(二):容纳新兴国家的诉求

与川普智囊对谈(一):世界警察疲倦了吗?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林宏斌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