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和特朗普有什么仇什么怨?
来源:海外网 2016/11/01 11:05:16 作者:王少喆
字号:AA+

导读: 作为美国大选中少见的“非典型”候选人,特朗普的言行确实让包括各国政要在内的西方世界“不适应”。相比于比较强调国际合作的希拉里,特朗普的政策宣示中,有很强的“美国利益至上”的倾向,为此不惜要求盟国做出牺牲。

结果即将揭晓的美国大选正在成为一场全球参与的“大戏”。近日,在世界人民围观美国大选特朗普与希拉里的“掐架”大战中,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声音。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和法国人民都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而且,用的还是“无条件支持”这样的字眼。

奥巴马是全世界的选择,而特朗普则会被全世界拒绝。”瓦尔斯说。其实瓦尔斯的表态也算是“政治正确”、紧跟老板的行为。根据媒体报道,更早些时候,法国总统奥朗德就曾表达过对特朗普的不满,称特朗普“荒淫过分”的行为“令人恶心”。奥朗德甚至还说,特朗普当选总统简直“不可想象”。

作为并没有美国大选“选票”的外国领导人,瓦尔斯等人如此旗帜鲜明地反对一位候选人、支持另一位候选人,还对特朗普做出如此低的评价,确实有点不寻常。尤其是考虑到,如果特朗普当选,他们还要面对这位“自由世界的领袖”这一点上。难道机智的法国人早已看穿了这一切,知道特朗普肯定不会当选?

有外媒报道称,法国总统与总理的言论很可能与特朗普此前对法国的评价有关。特朗普曾经公开表示,在看到法国遭遇一系列的恐怖袭击后,他已不愿意再踏足法国,理由是“这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法国了”。应该承认,特朗普“大嘴”惹祸,或许是法国领导人反唇相讥的直接原因,不过,双方的“梁子”并不只限于此,而是要深得多、广得多。

作为美国大选中少见的“非典型”候选人,特朗普的言行确实让包括各国政要在内的西方世界“不适应”。这种不适应,是在理念上的,也是在利益层面上的

美国实行的是民主、共和两大党角力的两党制,两党之外的候选人基本上都没有获胜的可能。而民主、共和两党,经历了百余年以上的发展,其政治立场都已经相对稳定,很难出现“意外”。而且,为了争取“中间选民”,两党候选人们都往往会让自己的政治主张向中间立场靠拢,避免极端,因而会出现“最像共和党的民主党人”、“最像民主党的共和党人”这样“面目模糊”的候选人出现。就像当初的比尔·克林顿的“第三条道路”那样。无他,为了选票使然。不过,这也使得候选人的主张显得中庸、妥协,不够给力。

而特朗普的言行则证明了自己堪称这种平庸局面中的一股“泥石流”。特朗普以他对移民、伊斯兰教等的极端态度,打破了美国、乃至西方社会的许多“政治正确”,将许多保守派美国人心中平时不敢宣之于口的心底之“恶”公开说了出来。由于这些保守派人士蓝领、普通劳动者偏多,特朗普的崛起,也就有了“草根政治”的特色,与一度辉煌的“茶党”构成了一脉相承的关系。

不过,特朗普带有民粹色彩的主张,却严重冲击了美国精英政治的传统格局,其“另类”的主张更是不能为秉持自由主义的左派精英所接受。所以,归根到底,这是个价值观的问题。这也是特朗普遭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媒体“围剿”的原因。法国目前是社会党当政,奥朗德、瓦尔斯都是左派,他们自然不能接受特朗普这样看起来“大逆不道”的作风,要将其视为“洪水猛兽”了。

然而,仅仅是政见不同,还不足以让这些政要们反对特朗普,关键还是利益问题。

相比于比较强调国际合作的希拉里,特朗普的政策宣示中,有很强的“美国利益至上”的倾向,为此不惜要求盟国做出牺牲。比如在安全问题上,特朗普就质疑北约的意义,认为美国为了欧洲的安全付出了过多代价,应该由欧洲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在经贸问题上,特朗普也认为美国在国际贸易上“吃了亏”,向别国打开市场损害了美国自己的利益,要重新审视美国的贸易政策。这种改变二战后美国向世界提供安全、秩序公共品,收取回报的做法,在盟国看来,是很危险的,会威胁到当前的国际秩序整体架构,从而损害他们的共同利益。这才是多国领导人对特朗普的当选前景表示出忧虑的根本原因。

原标题:他们和特朗普有什么仇什么怨?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