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藏族老人忆长征:沙窝会议在我爷爷家召开
来源:北京日报 2016/11/01 14:49:49 作者:陈雪柠 饶强
字号:AA+

导读: 在松潘县川主寺附近的元宝山顶上,红军长征纪念总碑高高矗立。铜制的红军战士塑像,右手持枪,左手持鲜花,张开双臂呈“V”字形,如在欢呼。每当夕阳洒下余晖,纪念碑就在海拔近4000米的山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茫茫的水草地,一眼望不到边。这片泽国,遍布着红军长征的革命足迹,埋葬着众多红军的不屈英灵,诉说着一段悲壮史诗。

1935年,红军先头部队从松潘县毛儿盖出发,踏上了征服广袤草地的艰难历程。

在毛儿盖河畔,我们见到了藏族老人东巴。他身后一栋古旧的藏式民居,是他爷爷留下的“宝贝”。81年前,就在这栋房子里,红军紧急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决定将两大主力混编成左右路军过草地北上,这次会议后来被称为“沙窝会议”。

从外面看,房子下层是厚厚的土墙,上层搭出一个木制的阁楼,已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别看现在很破旧了,当时房子可是很新的,周围的土墙上还有壁画。”东巴老人说,当年爷爷一家三口住在这儿,家境比较殷实,听闻红军希望在此开会,就客客气气地开门接待。那段时间,来开会的红军吃住也都在东巴的爷爷家。

手擎着马灯,东巴老人带我们走进这栋老房子。

房子里分成了三层。楼梯既窄且陡,仅容一人通过,我们几乎是手脚并用攀爬向上。每踏一步,木板都嘎吱作响;五六人同行,竟感到地面微微颤动。东巴老人说,以前这里一层饲养牲畜,二层住人,三层则是供奉佛像。

“这就是会议室了,旁边是休息室。”循着东巴老人的目光,我们看到一个黑漆漆的小房间,如果不点灯,怕是伸手不见五指。当年的家具什物已不复存在,现在屋子里摆放了一张矮桌,几个树桩当作凳子。“当年开会的条件不会比这更好了。”很难想象,长征时中央就在这里,做出一系列重要决定,在这昏暗的房间里迸发出革命理想的亮光。

木制的阁楼上有两扇小窗,充沛的阳光一跃而入。窗外,群山巍峨,苍松笔挺,五彩经幡迎风飘扬,毛儿盖河淙淙而过,清澈见底。一尘不染的自然美景将屋前的五星红旗映衬得更加鲜艳。

1935年7月9日,中央红军进入毛儿盖,直到8月21日才离开。停留这么久,在长征途中实在罕见。根据当地红军史专家杨继宗的研究,红军滞留,是为筹粮,没粮不可能过草地。

在松潘县的红军长征纪念馆,还保留着一块当年红军筹粮时的木板“借条”。木板上依稀可辨:“这块田里割了青稞200斤,我们自己吃了,这块木板可作为我们购买你们青(稞)……归来后拿住这块木板向任何红军部队或苏维埃政府都可兑取……在你们未兑得这些东西前,请保留这块牌子”,落款是“前敌总政治部”。红军终于在毛儿盖筹集到有限的粮食。“可以说,如果没有毛儿盖的青稞和牦牛,中央红军要过草地是不太可能的。”杨继宗说。

在松潘县川主寺附近的元宝山顶上,红军长征纪念总碑高高矗立。铜制的红军战士塑像,右手持枪,左手持鲜花,张开双臂呈“V”字形,如在欢呼。每当夕阳洒下余晖,纪念碑就在海拔近4000米的山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原标题:藏族老人忆长征:沙窝会议在我爷爷家召开

责编:林春蕊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