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航天专家:眼睛可以失明,但追梦的脚步不能迷失方向
来源:新华网 2016/11/01 18:57:48
字号:AA+

导读: 题:“眼睛可以失明,但追梦的脚步不能迷失方向”——记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 周湘虎的选择坚决毅然:“我的专业就是搞工程的,况且能亲身参与我国新一代航天发射场的建设,这也是我的航天梦想。

新华社海南文昌11月1日电 题:“眼睛可以失明,但追梦的脚步不能迷失方向”——记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

李国利、王婷、张晓霞

11月1日的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依偎着湖蓝色发射塔架的长征五号运载火箭整装待发。

尽管视线里的景象模糊朦胧依旧,周湘虎仍难掩内心的激动。这位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的工程师知道,长五首飞那天,就是自己又一个梦想实现的日子。

眼睛可以失明,但追梦的脚步不能迷失方向

2001年6月,怀揣着对航天事业的无限向往,湘潭工学院大四学生周湘虎成为了一名航天新兵。

刚到单位,他被分到了一个基层工程连队,初始的兴奋很快被失落取代。直到他第一次在发射现场,亲眼目睹火箭拖着炫目的尾焰飞向太空。

2009年,文昌航天发射场开建。是继续待在单位的办公室里日复一日工作,还是到海南文昌的陌生环境中搏一搏?

周湘虎的选择坚决毅然:“我的专业就是搞工程的,况且能亲身参与我国新一代航天发射场的建设,这也是我的航天梦想。”

然而,追梦的脚步,总会遇到许多坎坷。

2010年,发射场的重大项目接连开工。周湘虎是两个发射塔架的现场管理代表。2011年9月初,发射塔导流槽进行混凝土浇筑。

由于浇筑不能停下来,周湘虎连续30个小时铆在施工现场。这天,他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眼前发黑,等扶着钢筋缓过劲儿的时候,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了,即使使劲睁眼,眼前还是一团模糊,只有极微弱的光感。

经诊断,由于长时间受强烈日光照射、电焊弧光刺激和过度劳累,周湘虎的视网膜脱落,导致左眼永久失明,右眼裸眼视力仅0.04。

在北京住院治疗一个月,周湘虎的恢复效果并不好,右眼的矫正视力不过0.25。出院后,组织决定给他调换工作,医生也反复叮嘱“爱护眼睛,避开强光”。

周湘虎却舍不得离开工地,舍不得蓝图即将实现的发射场,舍不得打下第一根桩的发射塔。为此,他专门找到单位领导,立下了“不调离原岗,保证完成任务”的军令状。

“眼睛可以失明,但追梦的脚步不能迷失方向。”周湘虎说。

身体可以残疾,但工作标准不能有残缺

再上工地,不比以前,周湘虎遇到的困难远超想象。

眼睛还在恢复期,又红又肿,工地上强光照射、海风一吹,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图纸上密密麻麻的数据,一个都不能看错,他就随身带上放大镜,把脸几乎贴在图纸上看。

战友们看在眼里,难受在心。但周湘虎的话掷地有声:“身体可以残疾,但工作标准不能有残缺。”

两个发射塔架一共262个孔桩。这些最深23米、最浅也有11米的孔桩,都是发射塔架的“根”,浇筑前必须确保桩底无积水残渣、无淤泥碎石、无钢筋歪斜,否则就会埋下隐患。

每个桩在质检员和监理检查后,周湘虎都要戴上眼镜,咬着手电筒,握紧钢筋慢慢爬下去,再仔细检查一番。孔桩的直径仅1米多,里面狭窄、黑暗、潮湿、缺氧闷热,每每出来,他都是一头倒在地上,不停地大口喘气。

虽然视力下降,周湘虎的眼睛里却容不得一粒沙子。自2009年来到海南的7年时间里,他检测的钢筋达1.5万余吨、混凝土9万多立方米、钢柱焊缝9000多米,没有任何纰漏。

2014年6月,两个发射塔如期竣工并通过验收。一个月后,超强台风“威马逊”从发射场附近登陆,这是发射塔必须面对的大考。

台风来袭前两个小时,放心不下的周湘虎顶着大风爬上了塔架,对不放心的部位一处一处重新检查,重要设备一个一个重新确认。

台风过后,发射塔安然无恙。

2016年6月25日,长征七号首次发射成功,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惊艳亮相。周湘虎站在欢呼的人群当中,激动和幸福的泪水悄然滑落。虽然,火箭尾焰在他的眼里仍只是一团模糊的火光。

工作无愧于心,但对家人充满内疚

在海南7年,周湘虎心里最亏欠的就是家人。

父亲患尿毒症6年,直至2015年初去世,周湘虎都没能抽出时间照顾。“我答应过他,带他来看火箭发射。”周湘虎说,这也成了他一辈子的遗憾。

母亲的坐骨神经痛时常发作,不能干体力活,周湘虎只能在电话里问个安。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可有段时间,女儿不愿意接他的电话,即使接了电话也不愿意多说几句。周湘虎心如绞痛,却没怪女儿半分。

“女儿今年12岁了,可我们见少离多。见她的第一面,她刚出生。见第二面时,她已经会说话了。”周湘虎说,“但我相信,终有一天,她会懂得爸爸的选择。”

2011年周湘虎手术后回家休养的那些天,成了他陪女儿最长的日子。那几天,恰好是他的生日。吃蛋糕前,他让女儿一起吹蜡烛,女儿却懂事地说:“爸爸怕黑,我不吹。”说完,女儿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哭得一塌糊涂。

周湘虎结婚后,夫妻俩一直分居,团聚的日子加起来不足1年。但每当听到周湘虎带着歉意的话语时,周湘虎的妻子,这位坚强的军嫂反而常常鼓励丈夫:“你要照顾好身体,家里有我你就放心吧。”

手术后,医生嘱咐周湘虎回家修养一阵再回来复查。那天,走在北京西站的广场上,周湘虎拽着妻子的衣角一步步慢慢往前挪。从大厅到站台,五六百米的路,夫妻俩足足走了20多分钟。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这首《你是我的眼》,周湘虎最喜欢听。

“妻子就是我的眼。”周湘虎说。

原标题:航天专家:眼睛可以失明,但追梦的脚步不能迷失方向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