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清场万亿“不良”
来源:上海证券报 2016/11/08 15:02:03
字号:AA+

导读: 始于1999年的第一轮不良资产处置,恰逢中国经济连续十余年高速增长,让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日渐提升,不良资产掘金者们也赚得盆满钵满。”  申希国表示,防范金融风险已不能单纯从处置银行不良的角度去考虑,还要考虑各种非银金融机构以及地方、民间形形色色的融资。

“不良”好买卖 各路资本潮涌入

当前参与者不是多了,而是远远不够。要充分考虑经济新常态的长期性,这一轮不良资产市场很大,还会有更多潜在不良资产冒出来,需要更多的、有经验的“灭火队员”。

“我们之前收了一个大行的资产包,在尽职调查时,这个地段的厂房和土地也就五六十万元一亩,抵押物大概就值1200万元,但我们收购后不久,这块地被划为一个科技城的一期园区用地,土地价格一下子涨到了一百多万元一亩。”

某民间AMC负责人描述了这样一个一夜暴富的不良处置案例。尽管,负责人强调“这纯粹就是运气”,但类似非典型性案例依然给圈外的资本带来了谜一样的诱惑力。

四大AMC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这个行业的诱人之处。比如,中国信达2015年报显示,该公司不良资产经营业务税前净资产回报率较前些年虽已大幅下滑,但仍高达22.4%。

利益驱动之下,多路资本跃跃欲试。长三角某银行法律保全部总经理徐良(化名)说:“目前实体经济缺乏好的投资渠道,一些嗅觉灵敏的民资觉得不良资产是一笔好买卖,今年以来有一些企业来和我接触了。”

外资也不甘人后。中国东方业务管理一部总经理刘波注意到,近期很多外资对中国不良资产市场关注度提高,也有部分不良已向境外投资者转让,甚至一些主流股权投资和产业资本也在积极介入。刘波说,相比16年前只有金融资产公司是一级市场买受人,业态已发生重大变化。

不过在众多参与主体中,中国长城资产南京办事处负责人申希国认为,外资只能看作是“外援”,因其对中国不良资产市场并不十分熟悉,通常采取与“三大阵营”合资或合作的方式来参与运作。

按照申希国的分类,当前我国不良资产市场参与者可分为“三大阵营、一个外援”:第一阵营是四大AMC,属于“国家队”,具有17年不良资产收购管理处置专业经验和“全牌照”的综合性服务功能;第二大阵营是各省地方AMC,属“地方队”;第三大阵营是由民间资本成立的AMC,属“民间队”,主要从四大AMC和地方AMC手中获取资源进行运作,其中不乏“高手”。

“四大AMC和地方AMC应该有差异化的重点服务对象。以救助国有企业脱困来讲,四大AMC可重点救助央企,地方AMC则应重点救助地方国有企业。”申希国为记者描绘了一幅当前中国不良资产市场参与者的清晰图谱。

图谱正在扩围。10月银监会下发便函松绑地方AMC,允许各省增设一家地方AMC,新增债权对外转让的手段。政策已迅速落地。昨日,相关机构收到银监会函件,该函件宣布陕西省、青海省、黑龙江省、浙江省和上海市五家机构获批成为地方AMC,其中光大金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睿银盛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为浙江和上海的第二家地方AMC。

有业内人士透露,相关部门下一步将会下发正式文件,成立更多AMC,且各省省联社改革的一大方向有可能是转型为地方AMC。一位监管部门人士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说:“省联社本身就有帮助农信社处理不良的经验”,今年一号文件也首次提出“开展农村信用社省联社改革试点,逐步淡出行政管理,强化服务职能”。

机构扩围之时,银行亦在多路进发。自今年年初至今,决策层连发三道金牌,允许银行试点不良资产证券化、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以及市场化债转股。试点迅速落地,5月19日,中行、招行率先试点不良资产证券化;9月6日,江苏银行落地首单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10月16日,建行与云锡集团签订首单地方国企市场化债转股项目。

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试点还将持续扩围。新近的消息,国开行、民生银行已在申报第二批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行资格,此前仅有五大行及招行拥有该项试点资格。

“防范金融风险,需要综合施治、多管齐下。”申希国表示,虽然已初步培育起“三大阵营、一个外援”,但关键还要靠银行自身。“银行出现了不良,首先应立足自身处理,处理不了、处理不好、处理不过来的再向不良资产市场转让,让专业AMC处理,也可以与AMC合作处置”。

竞争已然日趋激烈。不过兼任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常务委员的申希国认为:“当前参与者不是多了,而是远远不够。要充分考虑经济新常态的长期性,这一轮不良资产市场很大,还会有更多潜在不良冒出来,需要更多的、有经验的‘灭火队员’。”            

原标题:清场万亿“不良”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