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恩东:新媒体成为美国意识形态渗透新工具
来源:察网 2016/11/09 15:45:06 作者:刘恩东
字号:AA+

导读: 网络空间及网络文化领域已成为美国等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推行网络帝国主义,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以意识形态为主体的美国民主输出也进入了“新时代”。

一、互联网等新媒体成为美国推进民主输出和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新工具和新途径

网络空间及网络文化领域已成为美国等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推行网络帝国主义,进行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以意识形态为主体的美国民主输出也进入了“新时代”。

美国是互联网和Web2.0等新媒体技术的发源地,美国凭借其在经济、技术及信息传播体系话语主导权上的优势,率先认识、提出并利用新媒体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开展网络公共外交,实施美国的民主输出战略。

1996年,著名学者约瑟夫·奈和威廉·欧文斯共同在美国《外交》杂志发表了题为《美国的信息优势》的文章,他们明确提出:美国具有收集、处理、加工和传播信息能力上的比较优势,“这种新的政治和技术优势使美国得以立即利用其强大的‘软力量’手段,发挥它的理想、意识形态、文化和经济模式及社会政治制度的吸引力。”美国的一些政治学家们认为互联网上传播的信息和知识具有亲“民主”的天性,互联网等新媒体为美国民主输出创造了新时代。里根政府前经济政策顾问委员会主席沃尔特·赖斯顿认为:互联网上的全球性交流将打破性别、种族和肤色的界限,形成了一个具有全球性规范的地球村,其影响深远而巨大。因此,“否定人们的人权和民主自由不再意味着否定他们从未体验到的一个抽象概念,而是违背了地球村已经形成的规范。”“信息技术消除了时间差距和空间差距,因而自由思想能够像微生物一样,借助于电子网络毫无障碍的扩散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2008年底,美国布鲁斯地·詹森特及史蒂文·韦伯两位教授在《外交政策》发表文章,宣称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意识形态新时代”。他们提出,“意识形态现在是国家实力最重要的,然而又是最不确定和变化最快的组成部分”,由于信息传播技术的支持和推动,意识形态的传播不仅门槛低而且速度快,因此“建立一支海军需要昂贵的代价,而散播一套有关世界秩序的新思想却几乎不需要花多大力气。”

美国政府也充分认识到互联网等新媒体强大的政治渗透性和潜在影响力,以及其对美国奠定国际领导地位的重要作用。2009年12月,美国国务院高级创新顾问埃里克·罗斯在布鲁金斯学会发表题为《推特和脸谱时代的美国国家战略》的演讲就颇具代表性。他指出,以互联网、社会性媒体、短信息服务、移动应用为代表的连接技术已经成为21世纪的主导性力量,新媒体“技术的全球性扩散,为美国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美国必须在技术扩张中占据主导地位”。美国学者大卫·罗斯科普夫则更直截了当地提出,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仅存的信息霸权国家,美国应该利用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工具向全世界推行美国的价值观”。

白宫2015年7月在发布的最新《国家军事战略》报告中明确提出,“美国作为互联网的起源地,对领导网络化的世界,具有特殊的责任。”因此,美国把新媒体作为推进“民主”、“自由”、“人权”和价值观,扩展美国意识形态,强化美国软实力建设,实现美国“21世纪治国方略”和霸权战略的新工具和新途径。

二、美国新媒体民主输出的运作机制

1、树立并鼓吹互联网自由的政治理念。

美国关于互联网自由的政治理念主要集中体现在兰德公司的一份报告、时任国务卿希拉里的三次讲话和一个政府文件中。2001年,美国著名智库兰德公司应国防部委托,完成了一份题为《美国信息新战略:思想战的兴起》的分析报告。报告建议美国应摒弃依托军事实力的传统思维,转而更多依靠价值观和思想观念等软实力,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思想王国,使美国的思想和美国精神更容易被其他国家接受。这份战略报告除了提出美国政府应确保互联网信息传播的安全性要求外,还特别强调要维护互联网传播内容的政治性,在全球互联网领域中传播美国价值观念,使美国的思想、观念、行为准则和道德标准成为互联网主导思想。

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关于互联网自由共有三次讲话。

一是希拉里2010年1月在美国新闻博物馆发表演讲时宣称“公开的形式与不受国家主权约束的信息自由流动,是值得大力倡导的价值观”,并宣布美国白宫将协同企业界、非政府组织和学术界,“利用信息技术的力量来促进互联网自由和美国外交目标的实现”。宣称美国已经将不受限制的互联网访问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优先选项。这次演讲是美国提出互联网自由的先声。

二是2011年2月希拉里又在乔治·华盛顿大学发表演讲,重申并呼吁世界各国接受互联网自由的理念,声称美国将在2012年投入2500万美元推进互联网自由、民主和人权。在这次演讲中,她明确提出了互联网言论自由有正误之分。希拉里说,无论公司、个人、非政府组织属于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凡是与美国政府持相同立场,利用网络挑战美国认定的“错误”的事物,就是正确的互联网自由。反之,凡与美国政府唱对台戏的都是错误的互联网自由。美国网络外交的目标,就是主导网络空间,建立符合美国利益、为美国服务的网络外交准则。这个演讲是美国互联网自由政治理念的进一步深化。

三是希拉里在2011年2月埃及事件刚结束不久,便在华盛顿大学发表了题为“互联网的是与非:网络世界的选择与挑战”有关互联网自由的第二次政策演讲。她明确指出“互联网是加速政治、社会和经济变革的巨大力量”,重申了把网络上的表达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共同称为相互联络自由的理念,并呼吁国际社会和美国一起接受这一理念。这次讲话提出了“新克林顿主义”,并将网络外交正式纳入美国外交政策框架,即在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经典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这“四大自由”之外,又提出一项新的“连接自由”,其本质是打破地理空间的界限,在互联网世界进一步延伸其核心意识形态。

在希拉里互联网自由的政治理念基础上,美国制定了《网络空间国际战略》,这标志着将“互联网自由”正式政策化。该报告明确提出要建立世界范围内的网络自由。美国将“为民间社会行动者提供可靠、安全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平台,确保互联网终端到终端的互操作性对所有人开放”,“鼓励人们用数字媒体表达意见、分享信息、监督选举、揭露腐败、组织社会和政治运动,谴责那些反对使用数字媒体技术、引发骚乱、非法逮捕、威胁或采取暴力的行为”。为了表明美国对他国监管监控互联网自由行为持坚决反对态度,美国还将保护人权与互联网自由相联系,美国国务院也将维护网络自由正式列入2006年《国别人权报告》之中。美国通过自行对“互联网自由”的内涵进行单方界定,树立互联网自由的“国际理念”及政策制定,借助强调网络空间的“全球公域”属性,积极推行“多利益枚关方”治理模式,将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进一步扩张、延伸到互联网等新媒体领域,为其意识形态推广和民主输出、以网络“单边主义”干涉他国内政披上了合法化外衣,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应用定位从单纯的技术领先、垄断和控制的层而跨越到政治层而,网络自由也因此成为美国的一种政治手段与意识形态输出工具。

2、确定以美国国家利益为核心,以强化巧实力为重点,以推进美国意识形态和普世价值观为目标,以演化和影响国际社会、他国民众思想和行动程度为衡量标准的基本原则。

在互联网时代,美国将其互联网信息优势和主导世界秩序、美国国家利益与外交、软实力、民主自由价值观、政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相结合,宣介美国的对外政策,推广美国的民主自由价值观,树立良好国际形象,形成了一种综合性的相得益彰的放大效应。因此,希拉里办公室主任谢里尔米尔斯说:“在外交新时代,运用新媒体是关键,利用新媒体发挥美国巧实力并扩大交流,对实现美国外交政策目标至关重要。”14

3、建立以政府主导,互联网等新媒体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民众共同参与的复合型立体式运作机制。

该机制以白宫及国务院专门政府机构为规划、统筹、协调中心,以互联网等新媒体跨国公司为实施主体,非政府组织、民众共同参与、配合,构建国际、国内网络价值观同盟。国务院作为主要的规划、统筹与协调部门,在积极推动网络空间的价值观外交,强化盟国之间的价值观同盟,建立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网络空间规则等方而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此,美国国务院制订了2006-2010年网络外交战略目标,明确提出美国要运用所有能够运用的新媒体工具,在国际间建立一种新的外交关系。在这一运作机制中,美国政府从谋划21世纪外交重大战略的高度赋予新媒体跨国公司以重要角色。

2010年1月,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宴请谷歌、推特、微软、思科、YouTube,MobileAccord等10名互联网新媒体高层,共同探讨依托新媒体推动美国民主输出的合作路径,她呼吁美国新媒体跨国公司或高科技企业把保护“美国式自由”作为“企业的治国方略”,希望谷歌、推特和YouTube等新媒体在鼓励“民间运动”、“反抗暴力与压迫”的对外政策实施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标志着美国希望借助新媒体的力量,大力推广美国的“网络外交”。

【作者:刘恩东,国家行政学院教务部教学管理处处长,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本文由察网节选自《新媒体意识形态对外传播运行机制与美国对华民主输出》,该文首发于《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5期】

原标题:新媒体成为美国意识形态渗透新工具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