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剧再反转:究竟谁能“说了算”?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2016/11/11 10:49:40 作者:桂涛
字号:AA+

导读: 分析人士认为,高院的此次判决对英国政府不啻为一次沉重打击,强势的梅不得不继续努力扫清英国“脱欧”的内部障碍。

0.webp

11月4日,英国各大报纸头版纷纷报道前一天英国高等法院对“脱欧”程序的相关裁决。根据裁决,政府在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前需经议会批准。 法新社

这是由一个英国普通公民自费打的一场官司,它却注定载入英国司法史册,并深刻影响英国乃至世界的政治进程。

11月3日,英国高等法院裁决,政府在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前需经议会投票批准。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司法判决,标志着议会在英国“脱欧”主导权争夺战中取得重要胜利,也为原本就冗长复杂的“脱欧”进程增添了新变数。

政府和议会争夺“脱欧”主导权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曾在10月初宣布,英国将于明年3月底之前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开始“脱欧”程序。但英国议会部分议员对此提出质疑,认为政府启动“脱欧”事先需要得到议会授权。

虽然梅曾多次表示,议会将在“脱欧”问题上拥有充分辩论的权利,并且否认将议会排除在“脱欧”程序之外,但她始终认为政府拥有毫无疑问的“脱欧”主导权。

上月,英国高院开始受理由多家律师事务所提出的“脱欧”程序诉讼案。英国高院此次的裁决就是对“政府是否无需议会批准即可启动‘脱欧’”这一问题的回应。英国媒体称,此次裁决是英国几个世纪以来最重要的司法裁决之一,将影响英国历史进程。

在得知判决结果后,自费由律师事务所代理提出“脱欧”程序诉讼案的英国女投资经理吉娜·米勒表示,这将让“脱欧”变得更加“清醒”,她之所以提出上诉是为了追求“程序正义”。

米勒之所以提出诉讼案,是因为她和许多投资从业者都担心,英国政府一旦开启“脱欧”程序,会将移民管控置于金融与银行业利益至上,因此从程序上对政府主导“脱欧”进行质疑,要求代表选民权益的议会参与这一进程,对“脱欧”条件与欧盟进行充分谈判,防止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出现独裁。

就在高院宣布判决结果后几分钟,英国政府发表声明称,对这一判决“感到失望”,并宣布将向英国最高法院进行上诉。英国政府在声明中强调,英国人民通过全民公投做出“脱欧”决定,这一公投是经议会批准的,应该尊重公投结果。

按惯例,涉及英国宪法和重大国家利益的法律问题将由最高法院做出裁决。预计英国最高法将在12月初就政府上诉进行最终裁决,政府和议会谁将有权打响“脱欧发令枪”目前仍未可知。

梅在英国高院判决出炉后,公开表示尊重英国司法的独立权,但也呼吁尊重英国人民通过全民公投表达出的“脱欧”意愿。梅在发言中强调,政府主导“脱欧”拥有合法性,她表示英国将如期启动与欧盟的脱欧谈判。这种“以不变应变”的冷静态度,不知是来自首相胸有成竹的战略定力,还是“辞穷智竭”后的尴尬应对。

“脱欧”与否分歧巨大

自从英国今年6月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以来,“脱欧”至今停留在英国内部“统一思想”阶段,真正复杂的英欧之间的谈判还没有开始。此次判决表明,英国国内在“脱欧”问题上仍然存在巨大分歧。

目前英国自身在“脱欧”问题上最大的分歧是英国是否应该“脱欧”。虽然梅在上任后随即强调“脱欧就是脱欧”,承诺兑现人民的选择,但要求举行二次公投和由议会辩论投票决定是否“脱欧”的呼声始终不绝于耳。

此次法院判决后,一个争论点就是,经过全民公投决定的“脱欧”,是否还需要由实行代议制民主的议会再度讨论决定?支持者认为,全民公投结果只是参照,在英国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代议制民主国家,只有代表各自选区利益的议员们经过充分讨论做出的决定才能最好反映人民的意志与国家的利益;而反对者则认为,下议院议员大部分是“留欧派”,如果由他们决定英国是否“脱欧”和如何“脱欧”,将是对全民公决结果的违背,是与人民的意志作对。

事实上,在英国高院作出“‘脱欧’须经议会批准”的判决后,英国媒体对三位法官口诛笔伐,《每日邮报》更是将三人画像放在次日报纸头版,称他们为“人民公敌”。而提起“脱欧”程序诉讼案的米勒则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社交媒体网站脸谱上,一些迫不及待的“脱欧”者们已经发起了一项活动,希望她“被开枪打死,然后丢进垃圾桶”。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在决定是否“脱欧”的进程中还有一颗“定时炸弹”,那就是此前表示“如果英国脱离欧盟我们就脱离英国”的苏格兰地方政府。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多数苏格兰人在6月的全民公投中选择“留欧”,这让“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在英国脱欧内阁的头上。谁也不知道,在英国“脱欧”的哪个节点上,这柄利剑就会坠下。

“脱欧”方式与时间亦难达共识

除了是否应该“脱欧”之外,对于应该以何种方式“脱欧”,英国国内也存在分歧。以伦敦金融城为代表的英国金融界主张以“软脱欧”的方式离开欧盟,即在“脱欧”后以放弃部分边界管控权、有条件允许欧洲移民自由流动为代价,部分保留英国在欧洲共同市场的地位,享受零关税带来的好处。而以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为代表的“脱欧派”则主张“硬脱欧”,即在脱离欧盟的同时也离开欧洲共同市场,并作为平等、独立的一方,与欧盟重新进行贸易协定的谈判。

以什么方式“脱欧”的争论,为英国经济带来巨大不确定性,英镑对美元价格在10月的“跳水”就是明证。事实上,从英国全民公投决定“脱欧”以来,正如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警告的那样,英国经济和英镑汇率都如同坐上“过山车”,短时间内波动剧烈,不确定性增大。

在最近一次议会辩论中,英国“脱欧”大臣戴维斯迫于反对党议员的压力,承诺将在“适当的时候”公开“脱欧”谈判中希望能够以何种方式进入欧盟单一市场。但他也表示,“脱欧”谈判需要“一定程度的保密”,因为谈判立场越早公开,得到的就越少。

此外,英国应该在什么时候“脱欧”,也是争论的焦点之一。此前梅将正式“脱欧”开始时间定为明年3月底前,如果一切顺利,英国将在2019年年初完成“脱欧”。但英国议会始终强调,作为代议制国家,英国正式启动“脱欧”程序,应该按照宪法由议会决定,如果政府未经议会许可就采取行动,将开创一个“令人不安的先例”。议会曾表示,只有在“符合英国利益”的情况下才会决定开启与欧盟的正式谈判。欧盟方面此前曾多次表示,如果英国不正式启动“脱欧”谈判,将不会与其先行举行非正式会谈。

提前大选并非不可能

分析人士认为,高院的此次判决对英国政府不啻为一次沉重的打击,强势的梅不得不继续努力扫清英国“脱欧”的内部障碍。

英国政府在第一时间对高院裁决结果提出上诉,将更大的悬念留到了一个月以后。英国政府始终强调,首相拥有“皇家特许权”,可以在未经国会支持的情况下启动“脱欧”。

如果英国最高法推翻高院此次裁决,那么将为政府在明年年初正式开始“脱欧”程序彻底扫清障碍。但如果最高法裁决仍然维持原判,这将为英国本已复杂的“脱欧”增加新的不确定因素。

首先,考虑到目前英国下议院议员中“留欧派”占大多数,如果议会主导“脱欧”,他们可能会通过投票阻挠议会打响“脱欧发令枪”,那么政府所承诺的明年3月开始“脱欧”就几乎无法实现,取而代之的将是议会中无休止的争吵。目前,一些支持“留欧”的民主党资深议员和苏格兰民族党议员已经公开表示,将在议会投票中否决政府启动“脱欧”的要求。

支持“脱欧”的英国独立党领导人法拉奇则公开表示,英国高院的此次判决将导致英国出现“半脱欧”的尴尬状况。这位将“脱欧”当作自己政治目标的独立党领导人警告称,如果人民感到自己被欺骗,他们将表现出自己的“政治愤怒”。

其次,即使议员们根据公投结果决定不反对“脱欧”,他们也将按照自己的意愿与利益,对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条件进行规划,并直到满意时,才会授权政府启动“脱欧”谈判。但所谓“众口难调”,要所有议员对所有“脱欧”谈判条件都满意,可谓难上加难。

舆论认为,如果议会和政府始终扯皮,导致“脱欧”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那么首相解散议会、提前举行大选也不是没有可能。目前英国反对党工党因此前的“内斗”正处于低谷,难以与执政的保守党相抗衡。对曾经表示要到2019年才会举行大选的梅来说,反对党力量薄弱,也为提前举行大选提供了不错的“窗口期”。

梅是在全民公投之后、前首相卡梅伦辞职的情况下由保守党内部产生而接任首相的。她并未经历大选,这也成为她施政几个月来常常被反对党攻击的“痛点”。如果梅借此次政府与议会之争提前举行大选,并成功胜选,将为她今后主导“脱欧”带来更多的“合法性”。

原标题:英国“脱欧”剧再反转:究竟谁能“说了算”?

责编:林春蕊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