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希拉里变成特朗普,美国大选的民调咋不准呢?
来源:瞭望智库 2016/11/12 11:13:42 作者:马雪
字号:AA+

导读: 此次特朗普的当选完全出人意料。这几天无数的人都在问,民调为什么不准?主流媒体为什么集体失语?更想不通的可能是希拉里自己,不是说好了躺着赢的吗?事实上,美国社会在很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从根本上影响了此次大选的结果。

美国社会在很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从根本上影响了此次大选的结果。

此次特朗普的当选完全出人意料。这几天无数的人都在问,民调为什么不准?主流媒体为什么集体失语?更想不通的可能是希拉里自己,不是说好了躺着赢的吗?事实上,美国社会在很多方面都发生了变化,从根本上影响了此次大选的结果。

1

投票行为发生了微妙转变

媒体将支持特朗普的人等同于白人、男性、教育程度低于大学学历者,认为希拉里代表少数族裔、高学历的年轻人和女性选民。传统的白人男性并不比女性和少数族裔要多,特郎普的胜利说明很大一部分少数族裔和女性支持特朗普。从大选投票结果的人口结构上看,投票给希拉里女性选民也仅比特朗普多6%。52%的大学文化学历的人投票给特朗普,44%的人投票给希拉里。

这种民调预测与实际情况的反差可以用布莱德利效应(Bradley effect)来解释,该效应因洛杉矶前市长汤姆·布莱德利而得名。上世纪80年代,身为黑人候选人的他两次竞选加州州长一职失败。在选前乃至选后的出口民调当中,他始终领先对手5个百分点,但最终投票结果却每每落后6个百分点,一进一出的误差在10个百分点左右。

社会学家对此做出的解释是,当选举中有黑人候选人时,民意测验的调查对象,尤其是白人,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种族歧视的一面,通常会向民意测验撒谎,表示会支持黑人候选者,但是到了该投票的时候,他们则会从白人候选者中挑选投票的对象。

出于“政治正确”,即使是来自相对开放、自由派的选区的许多选民,在民调时也不会说出不符合主流社会的话,很多支持特朗普的高学历、女性、华裔在主流媒体的抨击下成了不做声的人,但在真正投票时表达更真实的世界。

2

媒体意在引导民意,而非反映民意

却彻头彻底的失败了

美国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为希拉里“背书”。特朗普也多次斥责希拉里控制主流媒体,仅发布有利于自己的言论。在随后的“邮件门”中更是曝出,美国媒体的稿子要民主党和希拉里看过同意后才能发。

不仅《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报的屁股完全坐在希拉里一侧,连历来很少表态地《外交》杂志和《大西洋》月刊、一向持中立立场的《今日美国报》也破例公开支持她。美国日发行量100强的报纸当中,公开支持希拉里的报纸达43家。

然而,传统媒体的记者是精英阶层,与读者有着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他们写的东西人们“不买账”。传统媒体通常将读者称之为“受众”,有被动接受之意,但当前的民众不再简单的接受媒体的投喂,更乐意主动从网络获取的东西。看似散乱的自媒体实则真实冲击着主流媒体的话语权,其“受众”不断减少,甚至被同化、被淹没。

民众把聚焦传统媒体的目光转到了社交媒体上,特朗普在推特上的推文约3.36万条,远远多于希拉里的9062条,吸引了1250万的推特粉丝。从Facebook的数据上也可以看到,首位女性候选人希拉里受到54.7%的女性关注不及特朗普的57.5%。

3

媒体忽略了民众对完美政客的心理距离感

希拉里缺乏自我,不像其丈夫克林顿那样具备超凡的个人魅力,也不像奥巴马那样胜在感染力。希拉里律师出身,走的是一条中规中矩的政客之路,2008年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终也败给当时仅有不到四年参议员从政经历奥巴马,她的“距离感”也正是致命原因。其宿命就如政绩雄厚的戈尔、拥有强大的政治联盟克里一样,因为致命的距离感让选民潜意识中难以产生共鸣。

在三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希拉里用词往往呆板而机械,充满了代表精英阶层的优越感,竞选口号不响亮;而特朗普总使用不超过10个词的短句式,让普通民众感觉“真实”和“亲切”,其“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远比希拉里吸引普通民众。

希拉里说话和行事总是从理性出发,多是计算的结果,这也造就了她从政以来多变的立场。作为第一夫人时,她极力支持其丈夫标志性政绩北美自贸协定(NAFTA),但在2008年参与竞选总统时将其称之为“错误”。她在任参议员期间反对美国与哥伦比亚和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但在任国务卿期间不仅推动国会通过自由贸易协定,还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为“黄金标准”。在本次选举中又称TPP“扼杀就业和压低薪资”。其立场多变的政客形象深入人心,邮件门爆发后更强化了她不诚实的形象。

4

民主党基本盘发生了深刻变化

主流媒体分析主要基于民主党的基本盘,认为希拉里赢得270张选举人票比特朗普相对容易,希拉里只需要赢得佛里达、或俄亥俄州加上任何一个至少5张选举人票的小州即可赢得大选。媒体还认为少数族裔人口力量的壮大、传统白人人数的减少等变化趋势正朝着有利于民主党的方向发展。此外奥巴马支持率达54%,创新第二任期新高,也被认为有利于本党候选人希拉里。

然而我们需要注意到的是,大选前摇摆州不减反增,达到十四个,有几个州原本是民主党的阵营,究其原因:

首先是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中产阶级缩水。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称,美国中产阶级正处于急剧缩水的状态,在美国四分之一的城市中,中产阶级已经不再是主流阶层。当前中产阶级人口占据了全部人口的49%。

二是希拉里政策未能体现原有支持者的利益。很多女性认为希拉里仅仅是性别为女的政治家而非真正代表女权主义,未必真能打破“最后的玻璃天花板”。少数族裔对民主党的支持普遍减少,一直以来华裔也是民主党的票仓,但此次很多华裔支持特朗普,美国华裔最不满意的是纽约州的AA细分法案,将只占美国人口数5%左右的亚裔再细分为日、韩、中国大陆、台湾裔等,将挤压亚裔的升学和就业的生存空间,意味着华人再努力、聪明、勤奋也于事无补。

三是民主党政府对穷人的“给予”导致美国“社会门槛”越来越高。奥巴马医保法案也导致很多中产阶级需要缴纳比过去高出五分之一的医保费用,对此心生不满。很多中产阶级开始倾向于“典型共和党人”的价值观:努力工作,不允许不劳而获,人人应为自己更好的生活而奋斗,政府只需要提供规则和指导。

美国大选是继英国公投出现结果背离民调的又一个重大惊奇。这不仅是民调有误那么简单,它反映了在主流媒体抨击下的大批隐藏选民在投票时反应真实的世界,在网络媒体崛起下传统媒体的衰落,在忽略民众心理分析下媒体的集体失语,以及在美国人口及政治版图变化趋势下社会的深刻变革。

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马雪

原标题:美国大选民调不准的真相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