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因特朗普变局乱了方寸
来源:中国网 2016/11/14 15:16:11 作者:赵可金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也许将政治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传统上那种时时刻刻满嘴政治正确、高高在上的“伪君子”已经不再受选民追捧,反倒是口不择言、行事乖张的“真小人”受到欢迎。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全世界范围内的热议。在主流媒体的显要位置,充斥着特朗普的消息,无数的专家、学者、评论员和网络大V纷纷鱼贯而出,努力地检讨预测失误的根源。其中,不乏一些性情中人对选举结果恼羞成怒,动辄以退出讲坛为宣泄,或者表示与支持特朗普的朋友绝交,在美国各个城市甚至爆发了一波抗议特朗普当选的示威,上演了人们不愿意看到的街头暴力。特朗普能够有如此威力,也的确令人刮目相看。

为什么在意特朗普?

如果回放特朗普的竞选历程,不难发现特朗普一路走来一直伴随着争议,口无遮拦的特朗普不仅毫不隐晦对一些所谓“政治正确”问题的嬉笑怒骂,而且时常与竞争对手展开对骂,甚至还挥拳相向,全然不像一个政治绅士。也正因为如此,特朗普给全世界留下了“真小人”的强烈印象,也许这也是美国选民青睐特朗普真性情的所在。

特朗普也许将政治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传统上那种时时刻刻满嘴政治正确、高高在上的“伪君子”已经不再受选民追捧,反倒是口不择言、行事乖张的“真小人”受到欢迎。说明了什么呢?至少说明选民对传统的民主政治游戏已经厌倦了,人们不再喜欢那种温文尔雅的政客,更喜欢那种性情中人,普京、杜特尔特、特朗普等在本质上都是同一类人,他们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即使错误也表现出誓将错误进行到底的克里斯玛气质,虽然饱受争议,有很多人不喜欢他们,但还是能得到国内选民的选票奖赏。选民的选票奖励也并非心血来潮,而是反映出全世界的选民对传统政治精英及其政治游戏的不满,政治变革的时代到来了。

特朗普吸引全世界爱憎分明的关注,还与美国的超强实力有关。环顾世界,与特朗普具有同类政治风格的领导人不乏存在,但由于这些国家根本没有什么国际影响力,所以很难得到与特朗普类似的人气。全世界的人们之所以在意特朗普,说到底还是在意未来美国要向何处去,自由民主制度要走向何方?作为美国外交的“首席驾驶员”,特朗普一旦入主白宫,他任何一丝变化都会让整个世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经济学人》杂志很快就发表了《特朗普时代》的专题文章,《金融时报》、《华盛顿邮报》、《外交政策》等主流媒体也在短短的几天内连篇累牍,它们都在忧虑美国的未来,忧虑民主的未来,更忧虑世界的未来,甚至有人还惊恐特朗普将世界带入一个史无前例的灰暗地带。

格里佛的麻烦

1726年,英国讽刺小说家乔纳森.斯威夫特出版了一本有影响的小说《格列佛游记》,在书中刻画了一个外科医生格列佛在小人国无所不能,却在大人国成为玩偶。事实上,特朗普变局就是一个“格列佛麻烦”,一个特朗普就是在小人国和大人国的“格列佛”,他是否强大以至于成为威胁,完全在于不同环境的特质。在很多美国人眼里,特朗普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原因并不在于特朗普,而在于美国人已经成为一个自我分裂、极化、尔虞我诈的“小人国”,在全球金融危机的打击下,美国人的心理早已经是惊弓之鸟,尽管看着经济在一点点好转,就业在一点点增加,但美国人心理上还没有恢复到强大时代,很多美国人希望特朗普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格列佛”,帮助他们拯救美国,使美国再次强大起来。

对世界而言,很多人的心理也和美国人类似。因为在他们看来,美国就是一个庞然大物,而特朗普就是驾驶庞然大物的“超级玩家”,人们担心的不是特朗普,而是特朗普所驱动的美国“格列佛”。事实上,美国并非真的是法力无边的“格列佛”,而是整个世界的人们都生活在小人国中,他们一点也没有看到美国不仅在中东陷入了极大的麻烦,而且连朝鲜半岛都搞不定,搬出一个“萨德”来吓唬人,美国恐怕除了在世界各地吓唬人,已经不能做什么了。所以,寄希望于特朗普来拯救世界是不可能的,拯救美国也是办不到的。即便特朗普带领美国从世界范围内收缩,整个世界也不会糟糕到哪里去。世界上的确有很多麻烦,很多挑战,离开了美国,天塌不下来。

问题是尽管特朗普口口声声要与世界责任一刀两断,这恐怕也只能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即便美国国内有不少追随者,美国与世界庞大的利益也不允许他胡来。当美国决定走向世界主义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美国离不开这个世界,即便他努力收缩自己的势力范围,也有无数利益的锁链捆住它,令他动弹不得。远的不说,在过去八年内奥巴马一直在努力推动全球战略重心东移,从中东地区拔腿走人,集中精力部署亚太再平衡的大棋局。结果如何呢?事实是即便奥巴马有这个人,美国国务院、国会等其他政府部门也迈不动腿,美国依然在中东保持着强大的战略资源。可以推断,即便特朗普有三头六臂,又处于共和党掌控白宫和国会的强势,特朗普能够走不多远,还并不乐观。一方面,特朗普要受到繁琐不堪的美国法律、制度和体制的约束,另一方面,他手下也缺兵少将,仅仅依靠特朗普家族的几员大将和竞选期间拼凑起来的伙伴,还不足以驾驭庞大的美国战略机器。特朗普现在已经在网站上广发英雄帖,在全美上下招兵买马,足可以看出其手下无人,寄希望那些在政府内根本没有任何公共管理经验的人,恐怕是靠不住的。说到底,特朗普对美国和世界的麻烦不过是一个“格列佛的麻烦”,其能量大小不取决于特朗普,而取决于美国自身和整个世界。

重回制度轨道

美国立国总统华盛顿讲过一句充满智慧的名言,“开始是人创造制度,后来就是制度创造人”。两百多年来,美国人非常热爱华盛顿,但却从来不崇拜华盛顿,美国人更关心制度的完善。按照耶鲁大学政治系教授斯蒂芬.斯科夫罗内克的研究,美国人在20世纪以来在进步主义的推动下,进行了一系列制度改革,实现了制度上再造一个新美国,这才是美国走向伟大的根源。一百年后,美国在制度上的确遇到了问题,但美国人却不愿意在制度上进行新的改革,而是洋洋得意于自己的所谓自由民主制度,而且不遗余力地向世界推进民主输出。

客观来说,经过一百多年走向霸权的光荣与梦想,美国人骄傲了,已经听不进去其他国家的善意批评,甚至对自己不喜欢的国家动辄使用武力或者威胁使用武力。美国人的霸道作风早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反美主义的高涨,美国在国内制度改革缓慢,更是迟滞了美国的制度优势。尤其是在美国精英圈子里,多年来总是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忽悠选民,在选举中毫不吝惜地承诺,当选之后又好不愧疚地自食其言,选民们的确已经厌倦了。如今,选民们推出一个特朗普,精英们坐不住了,接受不了了,希拉里在败选大会上极力控制自己的眼泪,希拉里的支持者在街头大搞示威游行,这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也绝非正确的态度。搞得不好,这种极端的态度可能会毁掉美国民主制度自身。

那么,什么才是正确的态度呢?真正正确的态度是重新回到制度轨道上来,选举已经过去,这一篇已经翻过去了,要用于承认选举结果,敢于担当自己所做的一切。要把眼光往前看,认真反思美国民主制度以及社会制度存在的问题,精英们要检讨自己的过失,善于从制度角度查缺补漏,努力找到制度改革的方向,并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制度改革和完善事业中去。一句话,全面深化改革绝非单单是中国人所必须从事的事业,也是美国无法回避的历史性课题,只有在实践中努力推进制度的完善,美国才能真正再次伟大起来。

赵可金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原标题:不必因特朗普变局乱了方寸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