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三连任” 默克尔的“胜算”与“变数”
来源:新华社 2016/11/22 15:07:11 作者:夏文辉
字号:AA+

导读: 62岁的默克尔竞选连任主要障碍是什么?会不会出现变数败选?已经执政11年的默克尔对德国、对欧洲、对西方国家意味什么?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20日正式表态将参加明年9月德国大选,并谋求连任。德新社当天题为“默克尔宣布‘困难时期’争取第四任期”的报道认为,此举不仅对德国,而且对政治动荡的欧洲关系重大。

62岁的默克尔竞选连任主要障碍是什么?会不会出现变数败选?已经执政11年的默克尔对德国、对欧洲、对西方国家意味什么?新华社前驻柏林记者班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予以解读。

迟到的“连任号角”

默克尔连选连任的传言一直就有。德国权威的时政杂志《明镜》周刊2015年报道,默克尔当时就决定寻求连任,据传她已经同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书记彼得·陶贝尔以及姐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领导人达成一致,计划在2016年初宣布竞选连任。

到现在才迟迟宣布参选力争三连任,按照德新社的报道,原因有三点:

首先是过去一年执政“乏善可陈”,难民危机及其应对政策令默克尔饱受舆论指责,右翼民粹主义运动对德国政坛和执政联盟也造成困扰。默克尔的民意支持率一度跌到46%,这是很少见的情况。在最近德国几个州的选举中,执政联盟接连失利,在默克尔所在选区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基民盟也遭遇“苦涩的失败”。反倒是反移民的政党德国选择党势头强劲,拉走了很多选票。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对默克尔及执政党的警示,需要对其部分政策进行反思和调整。

再就是默克尔提到的“困难时期”,在基民盟党内高层20日的会议上,谈及当前的“不确定和困难”,她认为德国社会正“面临强烈的极化”,政坛中心(执政联盟)则面临来自各个方面的挑战。

然后是各方对默克尔的期望。对默克尔再次出马,基民盟内部已经完成协调,基社盟也公开承诺将全力支持。社会层面,最新民意调查显示,55%的德国人支持默克尔继续执政,反对者为39%,这对默克尔有利,显示自难民危机和德国多地暴力事件以来,民众对默克尔的支持率趋于回升。

政坛的“定海神针”

舆论认为,默克尔连选连任的想法从来都有,对于她长考数月终于宣布计划,班玮认为,这让德国政坛长舒一口气,连她党内党外的反对者竞争者都或多或少地表示欢迎。因为环顾德国政坛,在这么个内忧外患的乱世,德国政坛还没有一人能像她一样能发挥“定海神针”的作用。

首先,默克尔尽管因为难民政策民意支持率下降,但仍是德国名望最高的政治领导人,她领导的基民盟支持率领先第二大党社民党10个百分点,尽管社会党最近透出有意挑战的口风,但目前看并不具备实力。

其次看执政联盟,默克尔的党内要员不是年纪太大,名望不够,就是被认为不够稳健,无人能够替代默克尔。

再看从欧洲政坛看德国,没有那个德国政界人士有默克尔的影响力,她也是欧洲目前任期最长的领导人。班玮说,在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唐纳德·特朗普上台之后,默克尔被美国《纽约时报》称为“自由西方的最后一个捍卫者”,尽管她本人认为这个提法太过了,却从一个侧面显示默克尔的政治影响力。

活着的“有为政客”

默克尔宣布谋求连任同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欧洲告别之旅再访德国衔接,其中政治关联也是业内观察的一个角度。王义桅认为,奥巴马在欧洲停留希腊和柏林两站,去柏林则有“交接班”的意思。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结果对西方主流政治震动很大,民粹主义和极化政治势头正劲,传统政治力量希望稳住局面,“奥巴马再访德国,是希望默克尔在政治上担当起来”。

王义桅认为,在欧洲层面,默克尔的政治作用不可或缺。经济低迷、移民问题、安全问题以及欧盟的离心情况,都需要有威望的政治家聚拢各国的力量。

王义桅说,反全球化浪潮值得警惕,德国是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但德国内部也存在反全球化、反一体化的倾向,需要从政治上予以应对。这需要“强力领导人”。环视欧洲政坛,默克尔被公认为“欧洲活着的真正有为的政治家”,西方社会,包括欧洲国家,都希望政治上、社会理念上保留主流价值观。由此而言,默克尔连任,其含义超越了德国,超越了欧洲,对整个西方都有重要影响。

暧昧的“不确定性”

舆论认为,鉴于默克尔至今受到争议的难民政策、德国极化政治和民粹主义的扰动,以及民众对领导人连任的“审美疲劳”,默克尔连选连任存在一定变数。

班玮认为,默克尔面对的主要困难是难民政策,她要给民众一个安慰和解释,她还必须正视党内的不团结,最重要的是,她要面向社会大众,回应被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上台放大了的中产阶级挫败感。德国选择党过去一年在地方选举中连连得分也反映了德国选民对政治正确的反叛。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极大地鼓舞了德国的反建制派,为他们在难民问题、贸易自由化、欧盟一体化受阻等问题上煽动选民的不安情绪提供了外在的精神支持。

在欧盟和国际层面,默克尔也有困难。班玮认为,英国人在欧盟弃船而走,欧盟摆脱危机现在得靠德法轴心并主要靠默克尔提供领导力。默克尔表态决心再干四年,德国国内和欧洲盟国总体上是欢迎的,但不能因此忽视她的“政治疲态”,以及当前欧洲成堆问题带来的挑战。而且,所有大选的最大变数,是竞选期间影响选民情绪的重大突发事件,比如暴力恐袭,所以默克尔20日也承认,她面对的是“德国统一以来最艰难的选举”,她必须全力以赴,小心应对。

原标题:冲击“三连任” 默克尔的“胜算”与“变数”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