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对缅北冲突恐难有作为
来源:环球网 2016/11/26 12:20:52
字号:AA+

导读: 昂山素季上台后急于在民族和解上取得进展,对于那些与政府军仍然处于交战状态,没有参加全国停火协议签署后政治进程的民地武干脆搁置一边。

23日,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发布通告,就缅甸掸邦冲突造成人员伤亡表示失望和痛心,并表示政府依然欢迎所有相关各方加入和平进程,签署全国停火协议以结束冲突。然而,笔者认为,期待昂山素季在此次缅甸民族武装冲突爆发后能够长袖善舞,化解矛盾,推动建立政府与民地武之间的互信,实现缅北的真正和平恐怕不切实际。

今年3月,在完成了正式的权力交接后,全民盟领导的缅甸新政府正式上台。虽然由于宪法制约无法成为总统,但目前的昂山素季集国务资政、外交部长、总统府部长职务于一身(实际上上台后昂山素季还兼任了教育部和电力能源部部长,后将位置让出)。由于长期在国际社会饱受赞誉,在国内民众中也颇受尊敬,昂山素季上台后亲自主持国家和平进程,有些人自然对她执政后实现民族和解抱有期待。但是从昂山上台后的执政表现来看,这样的预期显然被证明是不切实际的。

全国民主联盟上台后,昂山素季在4月18日缅历新年的首次讲话中提出了新政府的五大优先方向,即全国和解、国内和平、法制、修宪和继续发展民主。其中,民族和解被列为新政府要实现的首要目标,足见其对解决国内民族问题的重视。在实现民族和解过程中,昂山素季对联邦政府的政治谈判架构进行了改组。首先,昂山素季亲任缅甸联邦和平对话联合委员会(UPDJC)主席,并下令该机构成员仅限在2015年大选中获得了议席的代表担任,这一规定显然对拥有议会绝对多数席位的全国民主联盟有利。其次,成立专门委员会将效率低下的缅甸和平中心改组为民族和解与和平中心(NRPC),委员会由昂山素季领导。再次,指派自己的私人医师丁谬温担任“21世纪彬龙会议”筹委会主席。一系列旋风般的动作足见昂山素季希望主导缅甸民族和解进程,提升个人权威的抱负。

然而,昂山素季的一系列措施并不代表她本人准备对民族地方武装进行真正妥协。在“21世纪彬龙会议”开幕之前,昂山素季从未向民地武征询意见或与民地武代表进行讨论,导致少数民族地方武装领导对21世纪彬龙倡议深感怀疑。若开军总司令表示对于21世纪彬龙会议所能够取得的实际成果表示了忧虑,认为新政府不会按照真正的联邦制方式处理和解决缅甸的国内民族问题。会议筹备期间在与缅甸和平对话联合委员会(UPDJC)成员的谈话中,昂山素季表示和平大会原定的5各议题被缩减为政治(关于国家宪法中有关联邦制的规定等问题)和安全两个议题(关于国家去武装化等问题),另外3个议题(关于语言、文化、人权等问题的社会议题;关于外国投资、税收等问题的经济议题;关于土地、矿产利润分配等问题的资源议题)被排除在了会议议程之外。在“21世纪彬龙会议”准备期间,政府首席和平谈判代表丁谬温邀请了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UNFC)中包括克钦独立军在内的其他非全国停火协议签字方在泰国清迈举行会谈。

但是新政府在参加21世纪彬龙会议资格问题上并未体现出与前任政府的差别,依旧坚持成为会议的正式参与方,民地武必须接受全国停火协议。设置了这一硬性门槛,这几家民地武自然望而却步。最终在和平大会的第二天,由于没有签署全国停火协议,以观察员身份参会的佤邦联合军(UWSA)代表宣布退出会议,克钦独立军、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果敢同盟军等没有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的武装组织则未被邀请参加会议。

那么,为什么昂山素季在处理少数民地地方武装的问题上没有展现出一些人预期的柔软身段呢?笔者认为,昂山素季上台后急于在民族和解上取得进展,对于那些与政府军仍然处于交战状态,没有参加全国停火协议签署后政治进程的民地武干脆搁置一边。有评论指出,昂山素季急于在8月召开“21世纪彬龙会议”主要是为了在9月份参加联合国大会前为自己在国际社会面前赚得喝彩。更重要的是,全国民主联盟领导的政权稳固必须依赖军方的支持,虽然缅甸政治民主化改革后国家政权已经平稳交到了民选政府手中,但是军方依然保留了较大的权力。2008年宪法中规定了当国家处于战争等紧急状态时,军队有权接管国家政权。军方仍然控制内政、边境事务和国防部门。决定国家安全等重大问题的国防与安全委员会的成员中,缅甸国防军总司令可直接提名11人中的5人。军队代表在缅甸国会中保留了25%的席位,这使得全民盟任何修宪的动议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几乎难以变成现实。所以在民地武问题上,昂山素季的立场向军方靠拢或是保持沉默自然不足为奇。

原标题:鲍志鹏:昂山素季对缅北冲突恐难有作为

责编:林宏斌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