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最近总在让人跌眼镜?
来源:政知道 2016/12/04 14:02:17 作者:张旭东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的胜选反映出了一种“民心思变”的倾向,这也是共和党基层选民一路以来支持其从党内脱颖而出,战胜诸多建制派权势人物的原因。

现在再说美国大选晚了些?

其实不然,你懂的,许多事情都跟大选有关。比如昨天中国外交部严正回应一通“越洋电话”。

政知道与大家有幸经历2016年——时不时让人跌眼镜的年份。像好多天都能上头条的特朗普,此前专家和民调还口口声声说他赢不了,可他就是赢了。赢了之后,还会有一些许多人想不到的新闻。

“不按套路出牌”是最搞不懂的牌,跟政知道翻一翻这些牌吧。

别惦记计票的事儿了

希拉里败选,即将离任的奥巴马日子也不好过。原本以为民主党能打破小罗斯福总统以来70余年的夙愿,实现至少连续执政12年,奥巴马自己的内政和外交遗产也可为后来者发扬光大,却不曾想被特朗普这个反建制派的旗帜性人物来了当头一棒。民主党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动了重新计票的念头,但又不愿公开违背“愿赌服输”的承诺并背上与民主选举传统对抗的恶名,于是巧借第三党候选人出头,跟风配合意图“曲线救国”。

然而这些小伎俩实质上根本无法让大选结果翻盘:

一来,重新计票未必能改变对希拉里不利的结果;

二来,12月19日各州选举人团就将正式投票确认特朗普胜选,新发起的重新计票已然来不及完成;

三来,即使出现某州选情翻转,势必引发一系列选举诉讼,扰乱正在进行的政府过渡与新执政团队人事遴选,更给美国内政外交政策延续带来混乱,一如2000年一般。更为尴尬的是目前美国最高法院恰好只有八位法官,民主党和共和党籍总统各任命了一半,如果重新计票再次引发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出现4:4平的裁决,那美国大选就不仅是一次宪政危机,更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灾难。

输在哪里?

对于民主党的败选,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尽管失望,也对自己任内“未竟的革命”颇为担忧,尤其是在最高大法官任命、气候变化协定和平价医疗法案等议题上共和党把持的白宫与国会两院势必做出与民主党政策相背离的决策,但是并不认为民主党迎来了世界末日。

实际上,民主党较为成功地拉拢了年轻选民的支持,如果只计算青年人的选票,则民主党会取得压倒性的优势。随着这些年轻选民的成长和崛起,他们的政治与社会影响力也会持续提升,因此民主党即使输掉了当下却也有把握赢得未来。

中国吃瓜群众关心两人的关键词不一样

至于重新计票,奥巴马恐怕内心里并不认可,因为任何一次大选都有很多统计选票的传闻与质疑,而真正败选的原因必须要从自身来找。奥巴马自己总结这次民主党败选的原因时表示,关键在于同白人工薪阶层选民“失联”。

艾奥瓦州作为美国中部典型的农业州,曾经在奥巴马问鼎白宫的过程中给予重要的支持,原因在于奥巴马曾经在那里先后花费87天挨家挨户走访选民,宣传政策主张并表态为他们的利益而战。

在执政的八年时间里,对于以传统农业、制造业为主的各州,奥巴马和民主党不可谓不花大力气投入,但是这些政策利好却收效并不显著,许多政策并不为基层选民所熟知更不用提交口称赞了。反而,在许多社交媒体的宣传鼓动下,流言蜚语使得相当多的选民认定奥巴马和民主党政府不关心自己的存在和权利。

可以说,当任何一项政策的实施不接地气,执政者和竞选者不能同基层选民有效沟通宣传政策主张,则其执行必然大打折扣,民主党也会持续失去民意支持。简言之,民主党似乎也意识到了应该进行一次彻底的“群众路线教育。”

奥巴马卸任后要建个图书馆

正是基于这一点,对于民主党该如何汲取教训并实现转型,奥巴马和在党内初选中同希拉里竞争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一致认为,首要的是改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使其改变华盛顿机构高高在上的形象,转变为实实在在地代表草根群体的组织,成为联系广大基层选民的桥梁,从而扭转民主党的行事风格。

至于卸任后自身的安排,兼顾写作的奥巴马将致力于建立属于自己的总统政策中心与图书馆,同夫人米歇尔一起培养年轻人的领导力,并在重要的政策议题上持续发声,尽管对于米歇尔是否会竞选公职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是可以预料的是特朗普任期一定会伴随奥巴马不断的政策批评与建言。

民心的确思变

另外一个实实在在的困惑现摆在人们眼前。根据最新公布的结果,希拉里在此次选举中的普选票赢了特朗普236万票,尽管比4年前奥巴马赢罗姆尼的382万票少了约三分之一,但是这两百多万票毕竟占据总选票的1.75%,该如何解释呢?如果说特朗普胜选是“沉默的大多数”的反击,那么“沉默”的到底是多数还是少数?如果说这是民粹的胜利,那么代表精英和建制派的希拉里为什么还赢了两百多万票?

首先,从选举人票上看,从1976年至今的40年时间里,共进行了11次美国总统选举,这次双方相差的74票只排在票差幅度的第8位。若论政治回摆效应,恐怕特朗普无法比得上里根总统,后者两次胜选的选举人票分别达到440票和惊人的525票(总共538票)。

其次,从得票数来看,特朗普尽管输了这次的普选票,但却是历史上普选票得票数最多的共和党参选人,而希拉里的普选票则少于奥巴马2008年和2012年,考虑到此次选举54.0%的投票率低于2012年的54.9%以及2008年的58.2%,这究竟意味着此次选举象征“沉默大多数的反击”还是“更大多数”选择了沉默?

隔着太平洋的中国人,是这么看的

最后,再从关键摇摆州的选情看,2012年得票率差在3%以内的州有四个,分别是佛罗里达州(0.9%)、俄亥俄州(1.9%)、北卡罗来纳州(2.2%)和弗吉尼亚州(3%),共涉及75张选举人票,而奥巴马的领先幅度是126张。2016年的选举显然更为焦灼,其中密歇根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威斯康辛州的差距竟分别只有0.23%、0.36%和0.81%,得票率差在2%以内的州共有6个,涉及选举人票89张,而特朗普的领先幅度为74张。也就是说,占总选票不到0.2%的这六个摇摆州的选票差额决定了最终的结果,这反映出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显著放大了摇摆州的细微差距,从而也使得外界容易对选举结果做出过度的解读。

总而言之,特朗普的胜选反映出了一种“民心思变”的倾向,这也是共和党基层选民一路以来支持其从党内脱颖而出,战胜诸多建制派权势人物的原因。带来变革,8年前初出茅庐的年轻参议员奥巴马曾经对民主党的基层选民做出过,如今只是换了党派重新上演了一番,本质是“新瓶装旧酒”的老戏码。更不容忽视的是,大量民主党基层选民此番选择了“沉默”恐怕才是希拉里败选的真正原因,而忽视他们的存在和政治诉求,则无从把握美国政局的未来走向。

(作者系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中美关系学者)

原标题:美国为什么最近总在让人跌眼镜?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