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最后一次访华?他是大师还是小丑?
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2016/12/06 07:31:01 作者: 后沙月光
字号:AA+

导读: 看看现在的美国政坛,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窝不如一窝。基辛格还得拖着九旬高龄之躯奔波于中美之间,真不知今夕何夕?

九十多岁的基辛格前些天,第N次来到北京,作为名副其实的“中国人民老朋友”,他正在为中美关系发展发挥最后的余热。

1

当然,他也受到了北京给予的最高规格礼遇。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北京,毕竟岁月不饶人。

与美国另一位战略家布热津斯基相比,基辛格更擅长“均势外交”,布热津斯基热衷于“地缘政治战略”。如果不从政的话,两人都是美国的第一流学者。

基辛格生于德国,长于美国,是犹太裔移民,以自己的才智,得到了移民者在白宫的最高职位。

大师,是一种尊称,“小丑”,同样也应得到尊重。

2

说他是大师,是因为在那个风云激荡的岁月中, 他展现了自己高超的战略眼光和外交手腕。

说他是小丑,是因为在我眼中,他始终是美国利益坚定不移的代言人,执行者,推行者,美国之外的人和事都可以牺牲。

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其人,干练,玩世

标准作风:厚颜无耻。

主要特点:缺乏诚意。

擅长夸夸其谈,天花乱坠。

政治属性:资产阶级摘桃派!

以上都贬意词,也许有人看了不舒服,那我再用另一种表述。

标准作风:精明能干。

主要特点:灵活机智。

擅长沟通对话,以理服人。

政治属性:资产阶级摘桃派!(属性是不能变的)

首先为什么说他是摘桃派?

他的名字总和尼克松联系在一起,换句话说是尼克松总统成就了他一世英名。尼克松只管大事方针,不爱管具体细节,私人办公室甚至不安装电话,他只想一个人静静,哪怕两个小时。这就给了基辛格个人才能很大的发挥余地。

1968年,尼克松VS洛克菲勒 竞争总统大位时, 基辛格是洛克菲勒的主要顾问,对尼克松极尽攻击之能事。

结果尼克松赢了,按今天看,基辛格是站错了队。但尼克松还是任人唯贤,他把基辛格招入自己核心幕僚团队,委以重任。

那时美国政治远没有今天的这般肮脏和可耻(看看特朗普和希拉里),是金子还是能发光的。

基辛格知恩图报,的确为尼克松的对外政策殚精竭虑。尼克松在入主白宫之前就是一位重要的政治人物(副总统),标签是:反共,反苏,好战

那时的美国国内,正掀起全民抓特务的高潮,上至情报机关,下至志愿告密者(忠诚爱国者),从好莱坞到港口码头,到处在深挖颠覆份子。如果不大声反共,尼克松也不可能上台。

基辛格的职务是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他跟苏联有秘密联系渠道,也就是基辛格--多勃雷宁(苏驻美大使)渠道,这条线跟国务卿罗杰斯与苏联官方谈判平行。而负责外交的罗杰斯却不能知道真正的外交核心机密。

1969年尼克松上台后,传统外交事务顺序是越南战争,中东问题,核裁军协议,还有西柏林问题。

而基辛格把核裁军挪到了第一位,美苏正式关于限制战略武器谈判是在1969年11月17到12月22结束,称为赫尔辛基预备会议,后来还有维也纳会议,一直到1972年尼克松与勃列日涅夫最高级会谈为止。

真正的秘密谈判在1969年2月份就已开始,就是通过基辛格--多勃雷宁渠道进行,以罗杰斯为首有官僚们对此一无所知,苏联方面也只有政治局中的少数委员知道。

基辛格成了核裁军谈判美方真正操盘手,因为这议题容易出成绩,所以挪到第一位,然后把西柏林地位合法性问题往前挪,这些谈判前景都比较乐观。

最难的是中东问题,在时机不成熟的情况去跟苏联谈中东问题,无论付出多少努力,也无法给自己带来声望。

基辛格就把中东问题丢给了国务卿罗杰斯,他却在等着机会成熟再出马,把应属于罗杰斯的荣誉,收入自己名下。

律师出身的罗杰斯当然明白基辛格的手法,官僚派与摘桃派之间的磨擦和长期对立,一直是尼克松时代,国务院和总统核心团队之间难以解决的矛盾。

但总统就是愿意听基辛格的,罗杰斯除了抱怨和辞职还能有什么办法?

罗杰斯在中东问题上有些急于求成,在7月20日就公开呼吁以色列,埃及,约旦,叙利亚和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还有苏联举行共同会谈,地点放在中立国瑞士,由瑞士驻美大使雅林牵线。

这个倡议被称为“罗杰斯计划”,推动者是助理国务卿西斯科(中东事务),但罗杰斯并不知道,西斯科是基辛格的马仔。

最后这事在苏联外长葛罗米柯答应谈判的情况下,被基辛格搅黄了。葛罗米柯回国前问多勃雷宁大使,“我回国以后,应该给华盛顿哪个人写信?罗杰斯还是基辛格?”

通过一系列手法,基辛格在苏联心中地位一下提高到罗杰斯之上,也奠定了他的外交操盘手声誉。

核裁军也是如此,1971年5月20日,美苏终于达成突破性协议,这个公告连措词,用语都是由基辛格和多勃雷宁推敲定夺。

忙了好长时间的罗杰斯,功劳却成了基辛格的,美方代表团长杰勒德.史密斯和苏联代表团团长谢苗诺夫(副外长)也是一头雾水,作为国务卿,罗杰斯第一次向尼克松表示了愤怒。

第二天,他就找到总统办公室主任H.R.霍尔德曼,他说:“你们可以不让我参于这件事,但你们无论如何也得让我们知道这些事。”他已经用“你们”“我们”来跟基辛格划清阵营。

如果听听这些人的评价,也许基辛格在他们眼中是个弄权的小人。

国务卿是徒劳的,基辛格压根没想跟国务院妥协,他要成为外交大师。

均势外交

这是一个相对宏观的概念,用一些口水文字堆积一下术语就可以算为一章。但我还是用干货来说明一下,这样比较具体。

基辛格比较典型的均势外交思维,体现在1971年印巴战争中。他在回忆录中也承认,这是他首次将均势外交思维运用到实践当中。

当然他并没有大功独占,“均势外交”是他尼克松共同推行的。利用莫斯科---北京---华盛顿之间的平衡和矛盾,来实现美国战略目标。

三哥准备与小巴开撕前,基辛格最初公开的姿态是中立。基辛格秘密前往北京前,借口是去南亚访问,他在印度做了短暂的停留,却大言不惭的告诉三哥,美国对亚洲保持必要的力量平衡非常重视。

并拍胸说,“兄逮,要是中国进攻印度,印度可以指望得到美国全面援助。”印度当时不再像1962年时侯那么轻信。印度认为基辛格这种表示,说明美国肯定是为了抵消美国一些不为人知的行动,而这行动肯定不利于印度。

只是三哥当时猜不到基辛格是要去北京,当北京之行昭然于世的时候,印度才完全明白基辛格那些保证的实质意义---忽悠

秋天,印巴关系开始急剧恶化,局势上,形成了苏联为印度站台,中美为巴基斯坦站台。

8月份,苏印签定了友好协定,但英.甘地政府真正寻求的是“核保护伞”,以此来抵抗中国的核威胁。

从1968年到1972年,中苏关系极度紧张,边界上双方陈兵百万,苏联对英.甘地的请求相当谨慎的给予了拒绝。基辛格在印度的表态其实是想缓解一下印度的恐惧感。

10月份印巴冲突大爆发,美国明着向印度示好,表示中立,暗中则力撑巴基斯坦,在小巴军队未抵达指定作战位置时,美国就极力敦促苏联干预印度的军事行动,别急哈,等一等,小巴还没到位呢。

美国既不想让巴基斯坦溃败,也不想毁掉与印度的关系,基辛格必须使这场战争处于可范围。

北京无论说不说话,都令印度感到紧张。

巴基斯坦在东线惨败,而如果西线失陷,巴基斯坦手中的克什米尔地区被印度夺走,可能会触发中国干预。基辛格向莫斯科表达这种担扰,但同时声明美国没有与北京就印巴冲突问题进行过接触。

12月10日,尼克松呼吁印巴停火。

为了不令印度误判局势(三哥认为苏联会全力支持他的军事行动),基辛格向苏联翻出了底牌,他在尼克松援权下,极其机密的向苏联说明,美巴之间有秘密条款,1962年11月5日,肯尼迪总统与阿尤布.汗总统签定过协议,它规定美国将援助巴基斯坦反对印度的侵略,现在仍然有效。

根据协议,美国海军的一支航母特遣编队将启程援助巴基斯坦,苏联的应对是从印度洋舰队中派出一批军舰向北运动,同时向印度表明,支援将不是无限的

基辛格再次向印度重申,巴基斯坦和中国的紧密关系。在压力之下,12月12日,英.甘地总理向苏联承诺,不再进攻巴基斯坦。

最终,巴基斯坦政权得以维系,但失去了东部省份,印度虽然优势巨大,却没有达到自己的战略目标---占有克什米尔。

美中苏,都展现也自己的力量和技巧,维护了本国利益。但美国辜负了巴基斯坦(盟国)的期望,这就是基辛格的均势外交本质。

尼克松访华

早在1969年,在欧洲的克格勃就得到中美接触的情报,但苏联并不重视,到了后来中美之间的乒乓外交后,苏联仍然视之为“外交游戏”。

3

1972年尼克松访华,无疑是他和基辛格先生的个人外交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同时也是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在外交上的重大突破。

它标志着中美苏三角外交战略模式的正式确立。2月21日到28日一周时间,被尼克松称为“改变世界的一周”

华盛顿和莫斯科不再是地球天秤两端仅有的法码,第三股力量已经加入均势之中,中国人不但非常乐意参加这场游戏,而且将持续发出挑战。

尼克松回国后曾对议会领导人说过,他认为中国人愿意与美国接近,出于两种因素驱动:

一,中国要跻身世界大国行列。

二,他们同苏联关系已无可挽回。

基辛格在宣布尼克松访华日程前,他扮演的是一位连线推动和具体落实的角色,宣布后,他又扮演起安抚苏联的劝导者角色。

基辛格之前的工作,像取道巴基斯坦等,国内已经有很多很多文章,就不重复了。

1971后7月15日上午9时,基辛格用保密电话通知苏联大使多勃雷宁,告知在7月9日至11日他已在北京与周恩来总理举行了会谈,周总理邀请总统于1972年3月前访问北京,这与总统本人的愿望完全一致。(其实在公告中周恩来没有使用“邀请”)。

基辛格在电话显示声音有些兴奋,而多勃雷宁还沉浸在震惊中。 基辛格传递给苏联人的言下之意是:正是因为你们拖住美苏最高级会晤的脚步,现在令中国人得到了好处。

苏联这时其实也知道自己在外交上的失误,他们不应当一直想把“西柏林”“核裁军”等问题与领导人会晤捆绑。事情已经无法改变,尼克松明年访问北京,肯定在访问莫斯科之前。

最后基辛格在电话中,转达了尼克松给勃列日涅夫的口信,说明访华计划不会针对任何第三国,希望苏联政府不要误解他的访华意图,保持美苏两国关系发展的良好势头。

7月19日基辛格从圣克利门蒂回到白宫,第一件事情就是请多勃雷宁吃饭,再次对苏联人进行安抚和解释,并希望确定美苏最高级会晤的时间敲定在明年的四五月份。

多勃雷宁装出对尼克松访华计划不在意的样子,基辛格却主动向他介绍自己与周恩来会谈情况。

基辛格说中美双方都没有谈及苏联,中国共产党领袖最担心的并不是苏联,而是日本人,日本经济的飞速发展和成为核大国的可能都令北京不安,另外,就是讨论了东南亚战事。但这些都不是中美关系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台湾问题。

会见结束后,基辛格告诉苏联大使,莫斯科如果对他中国之行有任何问题,总统已经授权他给予“坦率”的回复,最后莫斯科没有提出任何问题。

对美国内部来说,访华计划再次将国务院彻底屏蔽,等到了解情况后,罗杰斯除了贯彻执行好总统的意图别无选择。

4

基辛格青史留名,像我们这一代中国人,一提及中美关系的开拓者,一般都会想到毛泽东,周恩来,尼克松,基辛格,但决不会想到罗杰斯,这位主管美国外交的国务卿,居然在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中,被排挤出局,他不恨基辛格才怪。

苏联这时也加快了亡羊补牢的节奏,1971年9月13日,苏美英法签署了四国协议,最终确定了西柏林悬而未决的合法地位。

10月20日,美苏领导人会晤日期敲定,宣布将于1972年5月下旬在莫斯科举行

然后是越南问题的解决,基辛格曾向苏联表示,他在寻求周恩来的帮助,而周恩来则把球踢给了莫斯科,北京无意劝说河内。

1972年4月,在美苏领导人会晤前,基辛格紧急前往莫斯科,以解决越南问题。

当时的越南问题复杂在于,美国想体面撤兵,但北越一直不停的进攻,美国就得轰炸,美国一轰炸苏联就开骂。美国私下要求苏联制止北越进攻,那他就不轰炸,而实际上越南人的战略,计划却不告诉苏联。

1972年4月20日,基辛格和多勃雷宁深更半夜,在绝密情况下,坐中巴车前往效外的军用机场,飞往莫斯科,而又没有告知罗杰斯国务卿。

飞机在北约在英国的空军基地加油,基辛格还半开玩笑劝多勃雷宁不要下飞机透气,否则,明天英国报纸会疯掉。

越南人却在此时变本加厉,他们想趁美苏会谈之际搞出动静,获取最大利益。越南人不停的动作,引来美国不断的轰炸,中国则一边骂美帝,一边骂苏修。这使得最高级会晤蒙上了阴影,苏联政治局也出现了不同意见。

苏共分成两派,以波德戈尔内主席和格列奇科元帅为首一派,反对尼克松访苏

以葛罗米柯,柯西金为一派,支持访苏如期进行。

其它人举棋不定,这时基辛格将美国与北越代表黎德寿秘密谈判内容透露给了苏联,很多内容莫斯科居然不知道,越南人对老大哥的欺瞒,激怒了苏联人,最终政治局形成一致意见,欢迎尼克松五月底访问莫斯科。

最后说一个像小说般的趣事:

在基辛格透露黎德寿谈判内容后,他也没有把握苏联是否会如期欢迎尼克松访问。当多勃雷宁带来苏联最后的答复来到白宫时,基辛格非常紧张(表面上是开玩笑)

基辛格说赌一箱香槟酒,请多勃雷宁先不要告诉他答案,他将自己认为苏联的答复先写在纸上,并握在手中。然后多勃雷宁再说答复。

多勃雷宁带来的苏联最终答复是:政治局已经决定访问如期进行,没有任何变动。

基辛格手中的纸条写着“不会取消,但会推迟。”

这张纸条就成了多勃雷宁的珍藏。美苏关系经受住了考验。

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尼克松和基辛格都是具有战略眼光的政治家,特别是基辛格善于抓住机会的能力,分秒必争的实干精神值得美国后辈学习。

但这也是一把双刃剑,他深深伤害了以罗杰斯为代表的美国官僚系统,“水门事件”爆发后,美国政界对尼克松群起而攻之的仇恨心态,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的行事作风,一面高举反共大旗,一面却和共产党国家暗通曲款。这让下面的官僚怎么办事?怎么出成绩?

然而反过来想,要是把访问北京这样的事情交给国务院并告知国会,估计四年都没有眉目。

基辛格是最善于游离美国“民主”体制之外的老滑头,“水门事件”后他毫发无伤,还跟着福特风光了一阵,最终功成名就。

基辛格还在世,此文不算盖棺定论,大师,小丑,将来自有评判。

看看现在的美国政坛,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窝不如一窝。基辛格还得拖着九旬高龄之躯奔波于中美之间,真不知今夕何夕?

5

也祝基辛格博士长命百岁!

原标题:基辛格最后一次访华?他是大师还是小丑?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