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缘何再度释放“向东看”信号?
来源:瞭望 2016/12/06 15:39:03 作者:丁工
字号:AA+

导读: 半年多来,土耳其与欧盟因土方是否存在削弱司法独立、限制媒体自由、打压异见分子的行为争论不休,在土国公民入境欧盟免签、收容国与过境中转国应该如何分配流落欧洲的叙利亚难民人数名额等问题上相持不下。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近日公开表示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进程陷入困境,加入上合组织或许对安卡拉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并称已经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上合国家商议过此事。事实上,早在2013年土耳其就曾表露有意加入上海合作组织,而如今的表态正值土耳其与欧盟关系陷入低谷之际,埃尔多安所传达出的信号,成为令各界媒体为之瞩目的焦点。

为何示好上合组织

一年前,俄罗斯军机被击落,土俄关系急转直下,土耳其与上合组织的关系也进入“慢节奏”发展的状态。如今土耳其重拾该话题不仅使加入欧盟问题再起波澜,也意味着一度沉静的土耳其与上合组织关系开始回温转暖。那么,埃尔多安此时重提“投奔”上合话题是何动机,背后又有何深层用意呢?

也许是为了敲打盟友“施压力”。半年多来,土耳其与欧盟因土方是否存在削弱司法独立、限制媒体自由、打压异见分子的行为争论不休,在土国公民入境欧盟免签、收容国与过境中转国应该如何分配流落欧洲的叙利亚难民人数名额等问题上相持不下。

特别是自7月土耳其“政变门”事件以来,欧盟对埃尔多安开启大规模清算整治“对手”的行动大加鞭挞,双边关系随之跌入到低谷中的新低点。近日,欧洲议会又通过一项要求冻结土耳其入盟谈判的非立法性决议。尽管该项议案没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性,但决议无疑对土耳其入盟具有“风向标”意义。因此,土耳其希望通过显示与上合组织的亲近,既能试探欧盟对土耳其入欧的底牌,又能为将来土欧“握手言好”之后,增添与欧盟的交涉筹码。

也许是领悟到土欧“同生死易、共富贵难”的实质。土耳其再度向上合组织伸出“橄榄枝”多少有些出乎意料,而深入探究,不难发现双方关系急速转圜的背后,正是利益趋同性的增强和交集重合度的扩大,促成彼此利益融合的纽带进一步拉紧坐实。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后,与欧美等西方盟友的“背信弃义”、“落井下石”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曾经与之兵戎相见的俄罗斯给予“雪中送炭”、“以德报怨”,而大多数上合国家对土国内政变也基本奉行主持正义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土耳其在此问题上的得失,使其更深刻领悟到土欧关系的实质。

2016年8月,埃尔多安政变后专访俄罗斯,不仅表明土俄关系已经实现探底回升,还有助于将土耳其与上合组织的关系转向亲近。土耳其通过向上合组织释放善意,也为将来土耳其与上合组织经贸交流、人员往来的提质升级作了铺垫。

“别了欧洲”似乎没那么简单

土耳其渴望融入欧洲最早可以溯及共和国缔造者凯末尔,他认为土耳其复兴的希望在于靠拢和效法西方。因此,土历届政府都始终遵循面向西方的国策,强化同欧美的伙伴关系成为土外交政策的基轴和柱石。如今埃尔多安向记者表示,“土耳其不能对加入欧盟抱太大执念,土耳其绝对不会为了入盟而忍受矮人一等的侮辱”。土耳其真愿脱离欧盟吗?

国际社会确实看到,欧盟面临英国退欧和经济衰退的严重挑战,而上合组织所代表的新兴国家呈现蒸蒸日上之势,新兴力量和西方力量一升一降的趋势明显。土耳其本来就与上合组织存在交错密布的利益集合,在此情况下“拥抱”上合组织有其内在逻辑。

事实上,土耳其在族系亲缘和风俗习惯方面,与上海合作组织内中亚突厥语群具有较强的同质性和关联性,属于横贯从蒙古高原经中亚内陆直至西亚腹地的“突厥语系条带”国家。在地缘政治和文化渊源上,土耳其也同伊朗、巴基斯坦、阿富汗、蒙古等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保有千丝万缕的联结。

上合国家几乎都是土耳其名列前茅的重要贸易伙伴,尤其在能源、军工、科技等领域的经贸合作更成为护持双方关系的发动机和助推器。同时,随着土耳其与中、俄相互了解的深入和友好感情的增进,彼此之间的战略交叉点持续增多。

曾有国外媒体刊文引用土耳其某位高层人士的话说,“上海合作组织在未来将成为一大国际力量,土耳其也必须成为该组织的成员国。土耳其是上合组织各成员的邻国,是向西方输送中亚能源的一个通衢走廊,并与这些国家保持着文化和历史关系。如果上海合作组织接受土耳其,该国将完全放弃加入欧盟的申请”。

除意识到在上合组织保持一席之地具有潜在的巨大地缘影响和战略价值因素外,脱离欧洲思想的持续蔓延销蚀和冲淡了土耳其加入欧盟的民意支持基础。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之路可谓艰辛而漫长,自建国时起土耳其的政治领袖便将加入欧洲大家庭作为土崛起振兴的先决条件和必备前提。1963年,土耳其递交入盟申请书,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数批与土一同递呈入盟请求的国家都已成为欧盟正式成员,唯独土耳其“缺席”,时至今日欧盟仍然没有就土耳其入盟给出明确固定的期限。

土耳其一些人抱怨说,“欧盟不愿接纳土耳其为该联盟成员,但并未开诚布公地说明该问题。诚然,土耳其不具备条件,但欧盟也没有表现出足够诚意。更重要的是,欧盟时常犯选择性‘失明’的毛病,习惯于对土耳其的发展进步视而不见。”土耳其屡次碰壁形成的入盟疲劳,导致全民性对欧强硬意识再度抬头,土近年时常释放一些“摈弃欧盟、改投上合”的信息,便是发泄不满情绪的直观表达和真实写照。

外界也注意到,21世纪以来土耳其经济快速发展,扩大了自己的地区影响力,国内重振故国雄风的意识再度抬头。比照在欧洲遭受习以为常的委屈和偏见,土耳其得到更多来自中东穆斯林世界的仰慕。土耳其崛起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本国社会集体对欧盟价值观念的认同,消弭了国内民众申请入盟的意向,成为促使其“向东看”的一个重要动因。2012年10月,在柏林的一次研讨会上,当被问及土耳其能否在建国一百周年(2023)前成为欧盟成员国时,埃尔多安回答到,“他们应该不会拖那么久,但如果真的拖到那时欧盟还不要,我们就向东靠,到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中去,那样欧盟将面临损失,至少将失去土耳其。”

综合专家们的分析,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土耳其仍将会承续往届历任政府以加入欧盟为基本国策的既定道路。当前,土耳其不断提出“转向东方”政策性调整的因素更高一些,并没有从原则上彻底偏离朝向西方的主基调。不过,人们注意到,同以往所进行旨在优化布局结构和小幅微调的政策回转相比,已有差别,土正在试图跳开在“脱亚入欧”和“脱欧入亚”之间来回轮换的定式思维。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原标题:土耳其缘何再度释放“向东看”信号?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