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办证多”这事儿,解决得怎么样了?
来源: 瞭望 2016/12/09 15:59:32 作者: 瞭望
字号:AA+

导读: 2014年,我国公民从出生前到死亡后,需办理103个证件或证明;2016年,仅减少了9项。办证过程中,需提交37次户口簿、50次照片、73次身份证 2016年,建设投资项目的审批时间已从2012年的799个工作日缩短为360个工作日,但“隐形审批”、部门审批标准不统一等问题依然让企业遭遇“万里长‘证’”我国户籍、教育、就业、婚姻等基本信息处于碎片化状态,政府大数据库尚未建成,也未打破“信息孤岛”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的行政体制改革,需拿出更大的勇气和魄力,突破部门利益的藩篱

近年来,随着政府职能转变不断推进,公众对政务服务满意度整体提升。但仍有一些问题困扰着改革的深化,比如“信息孤岛”仍未打破。作为传统行政体制和部门利益格局下的产物,“信息孤岛”的存在不仅不利于政府职能部门间的沟通协调,制约行政效能改进,更降低了企业和公民对行政体制改革的“获得感”。

又如,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深入推进,政务服务模式不断优化,从“一站式”到“一门式”,再到“一窗式”,成效初显。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采访调研中发现,不少地方改革仍停留在压缩审批时间、提高审批效率等“物理变化”层面,改革仍待发生“化学变化”。

“人在证途”

2014年2月,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广州市两会上提交了一份特殊的提案。这份名为“人在证途”的提案以图表的形式展示出我国公民从出生前到死亡后,需要经过18个部、委、局、办,39个处、室、中心、支队和所,盖100多个章,交28项办证费,办理103个证件或证明。其中,仅公安部门涉及审批的公民用证就多达17个。

QQ截图20161209155506

市民在杭州市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办理业务 摄影/本刊

这是一张长达3.8米的图表。如今两年过去了,“证途”缩短了吗?根据曹志伟的统计,截至2016年8月17日,原提案中提及的103个证件或证明,中央层级取消的1项,广东和广州层级取消、合并的共8项。“两年下来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进展仍觉缓慢。”曹志伟说。

受访专家认为,居民“办证多”“办证难”,是户籍、教育、就业、婚姻、生育等基本信息处于碎片化状态,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之间、地区之间无法实现互通共享或共享程度不高的结果。也就是所谓的“信息孤岛”效应。

此外,在办理上述103个证件或证明的过程中,户口簿需提交37次,照片需提交50次,身份证需提交73次。“公民要携带一大堆证去办另一个证,往往还得往返多个部门。这不仅大大降低了行政办事效率,浪费了社会资源,也影响了公民的幸福感。”曹志伟说。

广州市委改革办在《关于推进居民办证用证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中指出,本市部分办证事项要经过“居委—街道—区—市”层层把关审核。部分办证部门要求群众反复提供其他部门甚至是本部门出具的证件,而这些证件往往可以通过信息共享、函来函往、征求意见等手段获取。

“多年来,国家层面多次尝试解决‘信息孤岛’问题,国务院也先后发布了许多相关文件,但实际看来成效仍不理想。”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部门利益强大是关键。

“部门利益催生‘办证经济’。”曹志伟认为,办理上述103个证件或证明,需要交费的有28个,需要年审的有32个。“办证前指定培训、办证中收取费用、办证后要求年审,正是某些部门机构获取利益的来源。”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赵成根也认可这一观点,他认为阻碍信息有效流通的根源就在于部门利益保护严重。“信息的占有和独享是一种权力,关系到部门的权威和实际利益。”

信息共享,没那么简单

即使不计较利益,在信息流通过程中如何具体操作,如果没有相应的政策法规明文规定,“许多部门也会因怕麻烦、怕担责而拒绝共享。”赵成根说。

最近,广州市荔湾区政务办主任刘允强每天忙着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考察团,该区“一窗式”政务服务模式成为全国学习模板。他介绍,荔湾区政务服务中心从原来19个部门53个窗口,大幅压减为9个统一收件窗口和2个统一出件窗口;从原来1个窗口只可受理办理本部门的几项业务,转变为可以受理办理所有部门的977项业务。实现了“一窗通办、联办”,有效解决了以往窗口种类繁多、职能单一等问题。

“我们花了半年多时间反复劝说工商、公安、税务三大部门,才最终实现了信息联动共享。”刘允强说,而一开始,三大部门都以“易泄密”为借口婉拒过他们的提议。“目前,19个区属部门、6个市垂直管理部门全部进驻政务服务中心,大家开始尝到信息共享的甜头。”

“两个部门间的系统对接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在基层工作多年的佛山市顺德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办公室副科长杨权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第一步,两个部门领导要赞同;

第二步,部门间展开协商;

第三步,两家系统公司间沟通;

第四步,讨论经费问题;

第五步,解决技术问题。

这个过程往往很漫长。“应由国家牵头,设计一个包罗万象的大数据库系统。”杨权建议。

当前,政府大数据库尚未建成,“我们现在技术手段有了,但是数据不能横向流通共享。技术本身打不开部门壁垒,还要靠人和制度去解决。”汪玉凯表示。与此同时,部门信息处理中存在科技手段应用不足问题。除了公安部门出入境证件等少数办证事项外,大部分办证事项仍是人工操作,效率相对低下。

“万里长‘证’”

企业同样面临办证烦恼。一个建设投资项目,从立项到审批,需经过20个部委,盖108个章,整个流程需要799个审批工作日。

这是2012年时曹志伟统计的数据。四年后,这一审批时间已缩短至360个工作日。据了解,广州市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方面可谓走在全国前列。然而,投资建设项目领域的审批事项数量仍有126项,申报材料多达898份,重复提交率达59%。例如,《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需提交31次,《建设用地批准书》需提交27次。

受访专家表示,行政审批事项仍然较多,一方面是因为其中近六成涉及上位法修改。而法律修订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程序,在此之前,基层政府不能改。“改革的同时需要加快法律法规的完善更新速度。”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认为,基层应及时发现问题,上层应提供指导建议,统一各方意见,推动行政流程体制改革。

另一方面,部分审批事项的存废涉及部门机构的既得利益和中介的兴衰存亡,改革阻力大。部分受访业内人士认为,投资项目领域可供削减的审批事项还有六成,审批时间还可以进一步压缩至188个工作日,缩短近50%。

企业办证还有其他“槽点”,比如,审批事项互为前置。以房地产行业申报项目审批为例,项目建议书需要环评报告,环评报告需要方案设计,方案设计需要设计招标,设计招标需要立项批文……

再如,“隐形审批”。据了解,广州市投资项目建设审批事项中涉及收费的达1/3,并通常以技术审查、评估、咨询、检测等强制服务形式出现。“虽然政府部门不认为是审批,但它们作为前置条件,隐藏在行政审批事项的申报材料中,对企业来说就是审批。”曹志伟说。

本刊记者在广州采访时了解到,市发改委要求民营企业商品房工程必须进入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缴费办理招标事宜,不能自主招投标。即使企业已自行招标、择优选聘合作单位,仍需到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走过场”。

2013年,广州市有7751宗项目公开招投标,交易金额为2882亿元,其中仅“招标服务费”一项,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收入就超过4亿元。而实际上,国家招投标法、招投标实施条例及广东省实施办法,都没有限制民营企业自主招标。

又如,部门审批标准不统一。规划部门和国土部门对建筑面积、容积率、房产面积等的计算方法和使用法则规定不同,造成企业在办理国土证、预售证和产权证等环节,不得不多次调整缴交地价,在报建和验收两个阶段要进行4次测量、4次面积核算和6次缴费。

“深水区”改革需更大魄力

当前,行政体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唯有拿出更大的勇气和魄力,突破部门利益固化的藩篱,方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就信息孤岛问题,受访专家表示,相关政府职能部门间理应“术业有专攻”,但哪些信息可以融通共享,哪些内容可以上网公开,哪些是涉密或有重大影响不宜公开,需要高层和专家学者共同研究,制定标准和细则,并以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形式明确相应权责。

部分基层工作者建议,尽快建立“全国公民信息大数据库网”,最终实现“一证行天下”。这样不仅能有效减少证件数量和办证互为前置的乱象,而且可以有效减少公民重复提交材料和多地多次奔波的烦恼。同时,通过大数据比对,还能有效、及时辨别身份信息的真伪,减少因“假证”带来的管理风险和社会危害。

就取消、下放审批事项而言,有基层政府部门负责人建议,应当在现有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的基础上,设立行政审批法规清单,统一审批标准。同时,“要严控新增事项,建立谁设立谁负责、谁审批谁负责的权责一致审查机制,避免已取消事项换个马甲又冒头。”刘允强说。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行政体制改革动作频繁,部门之间的共享合作更凸显了其重要性。”汪玉凯指出,不论是信息孤岛,还是办证烦恼,都要求政府打破原有利益格局,加强部门间、地区间沟通协调机制建设,畅通信息共融共享渠道,完善相应政策法规环境,以增加民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为目标,进一步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步伐。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