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经济问题,根本就不是政客可以解决的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凤凰国际智库 2016/12/15 06:16:01
字号:AA+

导读: 美国政治家之所以无法将经济恢复到原来的繁荣状态,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而是因为这背后有一个令政府束手无策的问题,那就是:生产力增长的落后。

640

▲人们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动荡,而是那个所有美国人都享受着经济稳定增长的状态。

2016年8月,皮尤研究中心针对美国国情对2000多个成年公民进行了调查。调查中,有近50%的人认为,“今天的我们要比50年前的人生活得更差”。而在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者中,这一比例是80%。

对于受访者的态度,经济学家们批评得不亦乐乎。因为几乎每个客观的衡量标准都在表明,今天绝大部分美国人的生活都要比1960年代好得多。房子更大了,还安装了空调;犯罪率降低了,空气污染和水污染也减少了。过去被视为是绝症的疾病,如今只不过是小病而已。50年前,只有1/4的美国家庭拥有电话服务,而且还是和邻居共用电话线路;今天,“电话”是一个私有的便携式设备,甚至要比指导阿波罗11号的电脑厉害数万倍。

然而,即使是那些心怀不满的民众弄错了重要事实,他们对背后真相的看法也是非常正确的。50年前,所有人的生活水平都在一年一年逐步提高,大家会期待后代的生活变得更好。但是今天,根据皮尤的调查,只有1/4的美国人认为,下一代的生活将比现在过得好。这些想法对未来非常悲观,而主要原因是今天的政治领导者已经难以满足民众的期望。

那些悲伤的选民记得美国的许多令人不满之处:越南战争、种族歧视、不断上升的犯罪率、日益严重的污染、核战争随时爆发的可能性。抗议、罢工、暴乱……都是晚间新闻的主要内容。但是,人们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动荡,而是繁荣,是那个所有美国人都享受着经济稳定增长的状态。

美国的经济繁荣持续了25年,期间只出现过短暂的中断。在1948—1973年,美国人的平均时薪上涨了75%(根据通货膨胀而调整),而工厂工人的收入则涨得更快。已婚男性的平均失业率是3%,可以说微不足道。

另外,这些失业工人中只有少数人长时间失业,倚赖失业津贴生活。高中教育变得普遍;对于工薪阶层的孩子来说,大学教育成了一个可实现的目标,也因为这样,他们拥有了向上层社会流动的机会。数百万户家庭从萧条城市的破旧双层巴士搬到了郊区的单户住宅,他们不仅可以在院子里养狗,还能买得起车,这些都在表明他们的生活越过越好。

这些改变部分是政府的政策和项目促成的,不过,经济学家更愿意将其归功于强劲的宏观经济表现。所谓的“新经济”声称已经学会使用政府所拥有的工具,比如税收、公共开支、财政政策,可以使经济维持在失业率低、通货膨胀减至最小、经济增长稳定的水平。正如肯尼迪总统和约翰森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沃尔特·海勒(Walter Heller)1966年在哈佛大学的讲座上说的那样,“经济概念的进步以及定量研究,正在促使理性取代感性。”

1973年后期,情况突然改变了。那年十月,阿拉伯石油生产国削减产量、提高价格、宣布对美国实施禁运,而与此同时,美国的经济学家还在预测来年经济将持续增长。

然而,世界经济进入了混乱期。 经济复苏时,富有国家的经济增长已经变得比石油危机前脆弱得多。比起石油危机之前的情况,美国当时的失业率在增高,职位流失变得频繁,员工福利也在减少。几乎在所有国家,资本所有者都要比劳工所有者的经营状况更好,这意味着过去25年的趋势出现了逆转。尽管当时政治家都向其选民保证要将经济恢复到之前的增长状态,但是谁也没有做到。

政治家之所以无法将经济恢复到原来的繁荣状态,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而是因为这背后有一个令政府束手无策的问题,那就是:生产力增长的落后。

在经济繁荣时期,提高生产力是件易事。数百万佃农和自耕农加入到了工人的行列。他们不再用马和骡子工作,而是开始使用先进的机器。教育上的巨额投资,让他们的劳动力得到了提升;新高速公路的建成,使得商品更容易进入市场。同时,贸易壁垒的减少,迫使企业为了存活也必须变得更有效率。

但是,一旦容易的目标达到了,想进一步提高生产力就会变得非常困难。在1951—1973年期间,12个富有经济体的平均生产力每年大约增长4.4%,但是自1974年起,增长率却始终低于2%。为了改善这一状况,政府降低商业税、放松对行业管制并将其私有化、资助科学研究、削弱工会势力以及改革教育制度,但是这些措施都没有扭转这一趋势。

生产力增长缓慢是经济增长缓慢的主要原因,而经济增长缓慢则导致几乎所有人的经济状况都不能改善。难怪如今愤怒的民众都希望发生戏剧性变革,这其中就包括奥地利、西班牙、韩国和美国的民众。

不过,虽然选民看到了脱节的政治建制派带来的问题,但是一定要清楚,挑战这一建制派的民粹主义政治家也不会做得更好。短期内,他们或许可以通过大幅减税或者进行赤字开支来“治疗”经济,但是,当疗效逐渐减弱后,生产力增长缓慢的后果将继续存在。

事情并非完全令人绝望。那些现在还不为人所知或者未被充分利用的新技术,完全有可能意想不到地推动未来生产力的增长。1990年代后期的美国正是这种情况。当时,互联网的兴起,促使经济增长连续三年维持在3%以上,使失业率短暂地降到了30年来的最低点。

但是,这样的好消息并不是呼之则来的,它们是常态中的例外。目前的常态是,生活水平提升得比任何人预期的都慢。美国公众的期待也许会更高,但他们的领导者注定无法满足。【文丨马克·莱文森(Marc Levinson);来源丨哈佛商业评论

相关阅读:

特朗普作为新任美国总统,希望通过解决财政赤字、限制政府支出等手段,在美国这样一个面临长期储蓄不足的国家恢复经济增长。“特朗普经济学”能让美国再次伟大吗?不妨看看耶鲁大学教授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的分析。

储蓄问题不解决什么都别谈

这种情况暴露了特朗普经济学的罩门:美国为了维持经济成长,必须仰赖外国的储蓄和自身的贸易逆差,这与特朗普明显的倾向有无可调和的矛盾。

特朗普政府承继的美国经济并不强健。经济大衰退之后的复苏速度,仅为以往经济周期正常水准的一半;考虑到2008至2009年经济严重萎缩,复苏之疲软更令人不安。此外,储蓄(未来经济繁荣的种子)仍严重不足。所谓的「国家净储蓄」(经折旧调整的企业、家庭和政府总储蓄)2016年中仅为国民所得的2.4%。虽然相对于2008至2011年间空前的负储蓄状态,这已经有进步,但储蓄率仍远低于20世纪最后30年的均值6.3%。

这很重要,因为它解释了特朗普持续抱怨的有害的贸易逆差。在储蓄不足又希望经济成长的情况下,美国必须引进外国的过剩储蓄,而吸引外国资本流入的唯一办法,是维持巨大的经常帐和贸易赤字。

这呈现在数据上:美国的储蓄2000年跌至远低于趋势水准,自此以来,美国经常帐赤字对GDP的比率显著扩大,平均达3.8%,几乎是70至99年间1%的4倍。同期净出口赤字(衡量一国贸易失衡情况的广义指标)为GDP的4%,远高于20世纪最后30年的均值1.1%。

特朗普经济学颠倒了这种情况的因果。它过度关注美国对个别国家(例如中国和墨西哥)的贸易赤字,忽略了问题的关键:这些双边赤字不过是美国深层储蓄问题的表征。想像一下,如果美国藉由课征关税和其他保护主义措施(包括重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由墨西哥出钱在美墨边境建一道墙),停止与中国和墨西哥的贸易(在美国的整体贸易赤字中,中国的部分最大,墨西哥第四大)。如果美国未能解决储蓄长期不足的问题,美国对中墨两国的贸易赤字只会变成对其他国家的赤字,而且后者的生产成本很可能较高。结果形同对美国处境艰难的中产家庭加税。

特朗普经济学”隐藏一个严重错误

在美国的储蓄即将承受愈来愈大压力之际,在贸易问题上硬起来根本就不合逻辑。即使根据有关联邦财政赤字最保守的估计,本已低迷的美国净储蓄率料将于2018至2019年间再跌至负数。届时美国的经常帐和贸易赤字将再度受压,工作和所得流失(政客几乎总是不加思索地归咎于美国的贸易伙伴)将极难扭转。

讽刺的是,在即将来临的负储蓄时期,美国将愈来愈倚赖外国的过剩储蓄。如果特朗普政府针对美国的主要债权国(也就是中国),其策略可能很快便适得其反。至少美国向外国借钱的条件可能恶化,或许必须支付较高的利率(已有明显的迹象),最终则可能造成美元的贬值压力。当然,最坏的情况是全球贸易战不断加剧。

保护主义、储蓄不足和赤字支出是特别危险的组合。在特朗普经济学下,美国将很难重新强大起来。【来源丨凤凰国际智库

原标题:美国的经济问题,根本就不是政客可以解决的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