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面对民粹主义升温课题
来源:瞭望 2016/12/19 10:33:01 作者:陈旸
字号:AA+

导读: 政府如缺乏政治担当,为谋求政治利益而一味借助公投强化所谓的“民意基础”,使公投逐渐成为西方民主政治的常态,将为民粹主义力量的做大制造公共空间

作者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前绿党领导人范德贝伦12月初以明显优势,击败自由党候选人霍费尔当选奥地利总统,令欧洲一体化的支持者们击掌相庆,在民粹浪潮的连番冲击下,紧绷的神经稍获慰藉。

然而,“松口气”并非“尘埃落定”,极右翼候选人的失利未必意味着反建制的浪潮会偃旗息鼓,欧洲民粹主义升温势头仍有可能延续。

此次奥地利总统选举被视为欧洲政治思潮对决的一个重要“风向标”。范德贝伦代表的建制派与霍费尔代表的反建制派紧张对垒,竞选历时超半年。霍费尔第一轮占尽优势,范德贝伦第二轮以微弱多数反超,但宪法法院认为选举违规,裁定重选,致剧情反转,霍费尔挟势归来,貌似胜券在握,而最终黯然落败,过程一波三折。

尽管奥地利总统的职位并无实权,但如果极右翼自由党候选人霍费尔获胜,欧洲将诞生二战结束以来首位极右翼总统,倘若如此,这不仅是英国脱欧、意大利公投等反对传统政治建构声音的延续,而且象征着激进势力深入欧洲腹地,民粹主义潮流更加强势。

主张开放包容,继续留在欧盟的范德贝伦最终当选,捍卫了传统建制派的尊严。然而,奥地利总统选举也许只是这波民粹浪潮的“顿号”。奥地利自由党尽管在此次选举中败北,但仍获得了46.7%的选票,目前在议会选举的民调中则是遥遥领先。自由党的真正目标是执政权,是2018年的议会大选。

奥地利经济的现实表现是,2014~2015年GDP增长不足1%,今年10月失业率升至5.9%,尽管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算是不错的,但仍招致反对派的批评,尤其是在教育标准下滑以及养老金投入减缓等问题上。政府内部分歧亦日渐凸显,当前奥地利政府由社会民主党和奥地利人民党组成,两党合力难成。支持联合政府的人民党领导人米特勒纳党内地位动摇,受到党内青年领袖、现任外长库尔茨的强力挑战,后者支持实施更强硬的边境管控,要求进一步收紧难民政策;社民党则因存在与自由党联合执政的可能而心猿意马,社民党主席、现任总理克恩公开表示,尊重自由党为国家进步所做的努力。自由党的霍费尔败选后立即宣誓重整旗鼓,投入议会选举的争夺,随后他开始攻击人民党领导人米特勒纳,欲促联合政府进一步分裂。

需要看到,当前欧美的民粹浪潮绝非凭空而生,其风起云涌乃社会环境变迁日积月累的结果,有深刻的社会经济渊源。

民粹思想作为欧洲文化的一部分从未全部“离场”,英国的疑欧思潮,意大利的反欧运动,法、德的移民冲突早已有之,且与欧洲一体化进程一直相伴相生,这也为近年来民粹主义的勃兴提供了文化土壤。

还应注意到,随着全球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深入,民粹运动获得了新的发展条件。

英国公投脱欧、奥地利自由党的支持者大多生活在乡村地区,受教育水平相对有限,群体性特征明显,表明由于社会分工、行业变革而失意的人群,因经济困危、紧缩政策的冲击而趋于激进,成为民粹主义成长的社会土壤;

信息技术的发展使社会日益扁平化,新媒体、新技术成为社会动员的利器,也令以往行之有效的台下政治交易几乎无处藏身,民粹主义力量发展藉此踏进了“光速时代”;

民粹政党还坚持推进去极端化改革,树立合法正面形象,为自己赢得了跨进西方政治主角斗场的“入场券”。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旦政府缺乏政治担当,为谋求政治利益,一味借助公投强化政府的“民意基础”,使公投逐渐成为西方民主政治的常态,会为民粹主义力量的做大制造公共空间。

2017年将是欧洲的大选年。

奥朗德总统已宣布放弃谋求连任,法国将选出新一任国家领导人,玛丽娜·勒庞作为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候选人,目前稳居民调首位,菲永作为中右翼最大政党共和党的候选人参选,其政策投合强硬派选民的趋势不可避免;

反对欧元的“德国选择党”目前已进入了德国10个州议会,明年联邦议会选举突破5%门槛似已不是难事,默克尔总理近日在党主席选举中得票率跌破90%,其难民政策、融合举措日趋强硬;

意大利总理伦齐辞职后,新一届政府面临的来自“五星运动”的挑战将益发激烈;

荷兰明年3月份大选,目前极右翼的自由党在民调中领先。

人们都在关注欧洲国家民粹力量群体性崛起之势的走向。欧洲政治气候的变化不太会因为奥地利总统选举的结果而停止,如何因应新的政治生态将成为欧洲传统政党的大课题。

原标题:欧洲面对民粹主义升温课题

责编:吴小惠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