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石油战+地缘战 特朗普想扼杀世界工厂 中国是悲是幸?
来源:察网 2016/12/19 15:30:01 作者:张庭宾
字号:AA+

导读: 从特朗普竞选以来的表露中,其对中国发难的思路已经相当清晰了。这无非是“三管齐下”:一、以贸易资本战试图扼杀中国世界工厂;2、军事打击伊朗,刺激沙特内乱,引发石油粮食危机,形成输入性通胀冲击中国经济;3、扶持台湾独立,力挺日本反华,诱发东亚地缘危机。试图通过这三重冲击的叠加,促使东亚巨额资本流入美国,扶持美国复兴。

特朗普对中国的“敌意”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在12月2日与蔡英文通电话后,特朗普不仅遭到中国反弹,美国多家主流媒体也予以批评,但他毫无悔意,而且发推特反击:“真逗,美国卖数以亿计的军火给台湾,我却不能接一通祝贺电话。”这印证了本人12 月5日发文(《特朗普通电直戳中国心窝 中国应强硬反击》的判断:特朗普是揣着明白,连糊涂都不愿装,就是直接给中国上眼药。这让国内很多竭力淡化此事,乃至自觉为特朗普圆场的人太尴尬!

不仅如此,特朗普更在4日进一步在推特上炮轰中国:“中国对自己的货币贬值(导致美国的企业很难进行竞争),对我们的产品征收重税(但是美国却不对他们收税),或者在南海修建大规模军事设施——(中国在做这些事情之前)有问过我们的意见吗?并没有!”。即他“指责”中国的南海政策和操纵汇率。

_

面对特朗普的连珠“嘴炮”,连奥巴马的看守政府都感到十分尴尬,白宫5日表示,无法确定特朗普这么做的目的何在,美高级官员与中国已就此事进行两次通话,美国信守“一个中国”政策。12月16号,奥巴马实在看不下去了,在白宫举行的记者发布会上,更是直接警告特朗普,不要试图挑衅“一个中国”原则——“一个中国”是中国国家概念的核心,如果你要改变这种认识你就得考虑好后果,因为中国人不会用它来做交易。而对于“中国操纵汇率”的指责,而今年10月,美国财政部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最后一次拒绝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美财政部称,虽然人民币在过去一年持续贬值,但原因是市场压力。

的确,特朗普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贬值,实在太荒诞了。因为过去一年,甚至是三年,中国绝对没有操纵人民币“贬值”,这不仅因为在所有国家货币中,人民币过去3年是对美元贬值是最少的;如果说真有操纵嫌疑的话,那是“反向操纵”,即操纵人民币不贬值,或者硬扛着尽可能少贬值,为此外储已经减少了近1万亿美元,资本外流已经超过了2万亿美元。

毫无疑问,全世界但凡稍微懂点货币外汇的人,谁都没脸再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贬值,即便国际投行们一年以来也都变脸,似乎比赛着预测人民币应该的贬值幅度,就连过去一贯爱对此说事的美国财政部都不好意思了——如果中国顺从了特朗普的意愿,不干预外汇了,估计特朗普的脸很快就绿了。

特朗普是否缺乏常识,对于一个以“大嘴”也能当选美国总统,已经受过“亿夫所指”的他并不在乎。对于形势分析来说,这也很不重要。重要的是,特朗普以Twitter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表明了他对中国毫不掩饰的敌意,把中国当作首要的对手,并列数了三宗罪:汇率操纵——中国对自己的货币贬值(导致美国的企业很难进行竞争);贸易歧视——“对我们的产品征收重税(但是美国却不对他们收税)”;或者在破坏美国地缘秩序——南海修建大规模军事设施,都是他在为未来对中国发难寻找借口。其实,以他已经形成的“美国至上”的实用主义风格,即便他直接发难,也很少会有人再惊讶!

直言不讳的“大嘴”也有好处,特朗普不像希拉里那样善于玩“软实力、巧实力”,这样容易让中国人看清楚他的真实目的。其实,从他竞选以来的表露中,其对中国发难的思路已经相当清晰了。

这无非是“三管齐下”:一、以贸易资本战试图扼杀中国世界工厂;2、军事打击伊朗,刺激沙特内乱,引发石油粮食危机,形成输入性通胀冲击中国经济;3、扶持台湾独立,力挺日本反华,诱发东亚地缘危机。试图通过这三重冲击的叠加,促使东亚巨额资本流入美国,扶持美国复兴。同时导致中国严重经济金融危机,甚至社会动荡,国家分裂。

那么,特朗普能如愿以偿吗?

扼杀世界工厂:为复兴美国制造创造条件

“复兴美国制造”是特朗普最重要的经济旗号,当然它的另一面就是“扼杀世界工厂”。

为此,特朗普似乎已准备了一套组合拳:1、国内对企业大规模减税,企业税从35%降低到15%;2、将海外资本和企业利润回流的税率由35%降到15%,以鼓励美国企业回国重建制造业。3、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增收45%的关税。此外,他还要废止TPP(环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甚至恐吓要退出WTO。

当特朗普提出要废弃TPP时,国内有舆论一度欢欣鼓舞——中国是最大赢家,中国可以迎来主导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其实,这个逻辑并不成立,因为一个贸易区中,供给和需求必须平衡,且是需求拉动。奥巴马政府提出的TPP计划,是以美国的需求与墨西哥、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的供给相平衡,以取代中国供给。而倘若中国与这些同属供给方的国家组成贸易区,且日本也肯定抵制,就必然缺乏强有力的需求方,这个RCEP即便组织起来,也很难起到使美国边缘化的效果。

与奥巴马TPP间接遏制中国世界工厂相比,特朗普更直接粗暴,一步到位——美国的市场和工作岗位是美国的,不论是中国,还是墨西哥,越南……美国都不给,不仅肉要自己独吞,骨头和汤也不留给别的国家。

特朗普当然想说到做到,为此,他已经准备了鹰派财经内阁:

——史蒂芬 姆钦(Steven Mnuchin)被提名为财政部长,此人曾在高盛任职长达17年,是高管、合伙人。曾短暂入职索罗斯基金(索罗斯是著名犹太人)。2004年,他创立对冲基金Dune Capital,现任公司总裁兼CEO。索罗斯对该基金投资了10亿美元。他旗下还有一家电影公司,曾投资《阿凡达》。对于中国汇率操纵的指控,姆钦表示,如果美国财政认为中国是汇率操纵国,那么财政部会做出相应的措施。在贸易方面,姆钦表示特朗普对中国和墨西哥输美产品征收防御性关税的威胁是美方谈判的一部分,目的是提振美国的出口。他还表示“只有合理贸易,才能促进中美合作的互利互惠,所谓的贸易保护这一词语,并没有过多的意义。

——78岁的亿万富翁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被提名为商务部长,他是特朗普竞选时期的经济顾问。福布斯杂志估计他的财富约29亿美元。他被称作“破产之王”,在罗斯柴尔德集团从事破产重组业务达25年(罗斯柴尔德是犹太利益集团的核心家族)。他的最主要的投资都在一系列传统产业领域:除钢铁、煤炭之外,在海运、石油、纺织等领域都颇有建树。目前,罗斯仍然是美国大型纺织公司International Textile Group(ITG)的董事。这使得他无论禀从特朗普的旨意,还是基于个人家族利益,他毫无疑问是会竭力阻击中国商品进口,为美国制造让出空间。

罗斯同时是善于破产重组的谈判高手,被同样是谈判高手的特朗普称赞为“我见过的最伟大的谈判者之一”,中国一些“温文尔雅”,甚至对美国“举案齐眉”的经济官员遇到这样的捕鲨老手,很难不吃亏。特朗普威胁对中国和墨西哥征收45%的关税,对此,罗斯称,不会像特朗普竞选时所说,对所有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45%的关税。

有舆论称这反应了罗斯与特朗普的分歧,中国可以利用。其实,笔者看来,这更像是谈判刚开始的一唱一和,老大要个最狠的价,而副手打个援场(这种援场随时可以根据老大的意志收回),看对手怎么出价。其实,鉴于现在美国大多数商品都依赖进口,而一次性增收45%的关税,断了供应,美国国内物价必长,等于让美国老百姓交税。因此,罗斯的潜台词很可能是——伴随美国不同产业制造业重建的进展,美国制造商品自给自足的程度,美国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进口商品提高关税,直到45%。

_

提名财政部长的姆钦(左)、商务部长 罗斯(中)和贸易代表迪米科

同时,特朗普的顾问迪米科(Dan DiMicco)是新政府中的美国贸易代表职位的主要竞争者,美国钢铁产业协会(AISI)称, 迪米科是前纽柯钢铁(Nucor Corp)首席执行官,是美国钢铁产业的坚定拥护者。他在个人博客里将美国工业的衰退归罪于贸易伙伴的欺骗行为,尤其是中国。

罗斯的贸易战班底还包括三名经验丰富的钢铁贸易律师。律师Robert Lighthizer 和Jeffrey Gerrish曾代表美国钢铁,Stephen Vaughn曾代表AK钢铁公司。此外,Robert Lighthizer更是曾帮助里根政府向日本施压,迫使日本限制对美国出口。

在过去16年间,美国钢铁行业因大量从中国及其他国家廉价进口钢材而引发16起案件,寻求商务部以惩罚性手段来打击低成本倾销和不公平补贴。2016年5月,美国更是决定对自中国进口的冷轧扁钢征收522%的惩罚性关税。据路透报道,这个班底既可以通过WTO框架挑战中国的贸易手段,也可以通过美国政府下设的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更多的中国产品提出反倾销和反补贴申诉。

即特朗普新政府的对华贸易战已经准备到位,只等明年1月20日(新总统宣誓,新政府正式运行)正式行动了。

美国制造复兴不容易 可怕是同时拥有中国市场特权

对于特朗普正拉开序幕的贸易战,中国决不能等闲视之。

特朗普的威胁已经快速发挥作用。日本软银的孙正义在6日会见了特朗普以后,已经宣布将软银与沙特主权基金共同投资的1000亿美元基金中,拿出500亿美元投资美国,称此举将创造5万个就业岗位;而富士康或许紧随其后, 7日富士康证实,正在同美方就扩大在美国投资和生产与美国政府进行“初步磋商”,在磋商完成后,将宣布有关细节。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他在中国大陆拥有100万工人,美国iphone手机是由它在中国生产再销往美国。此前,特朗普曾向苹果公司呼吁手机转回美国制造。而富士康在全面评估后,是否决定在美国生产部分手机,将会是美国复兴制造业是否能复兴的关键标志。

其实,在传统产业领域,中国制造已经不具备对美国制造的优势。

今年8月初,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发布报告《全球制造业的经济大挪移》称,以美国为基准(100),中国的制造成本指数是96,即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制造成本是1美元,那么在中国则需要0.96美元,双方差距已经极大缩小。这是由于中国的劳动力、土地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等因素,也是因为美国土地、能源价格低廉(土地几乎免费,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价是中国1/5),税收优惠,更主要是机器人革命使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动力的最大优势不再明显。

美国制造会威胁中国制造,这并是危言耸听,因为已有先知先觉者由此获益。比如世界汽车玻璃制造龙头企业福耀玻璃在过去数年中已在美国建了5家工厂,当地产量已占有了美国市场20%的份额。今年3月它宣布将再增加2亿美元投资,争取将市场份额扩大到45%。福耀玻璃老板曹德旺最近接受媒体采访称,现在福耀美国工厂的利润率要高超过10%。而以前福耀玻璃是美国最大的进口玻璃供应者。

接踵而至的是中国瓷砖业龙头企业唯美集团(生产马可波罗瓷砖)已经在美国田纳西州投资了1.5亿美元,将在2016年底投产。而意大利和美国的两家瓷砖企业也扎堆田纳西州,估计3年内,美国制造瓷砖将能够自给自足,3-5年后能够出口。而此前,中国制造瓷砖是美国市场的最大进口来源。

从商人通过合法方式谋取正当利益的立场,福耀玻璃与唯美集团等无可厚非,他们的行动也早于特朗普的威逼利诱,但其客观效果将减少中国出口,降低中国贸易顺差。而贸易顺差是中国过去20年经济高速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

_

中国贸易顺差高点很可能已经出现,或已进入负增长通道

与玻璃和瓷砖这些相对短的产业链,相对小的产业集群相比,手机的产业链就长的多,集群复杂的多,而且它的装配对人工的要求比较高。有报道称,如果苹果手机在美国生产,成本要增加一倍。中国以深圳、东莞为核心的全球最大手机产业集群是过去十多年才逐渐形成,要想在美国复制,没有5年的功夫很难想象,而且美国不可能有这么多熟练的技术工人,除非手机也能像汽车和玻璃那样,主要由机器人来生产。

坦率地说,美国要想重建制造业并不容易,其制造业在1950年代是美国竞争力核心,其产值占到GDP的40%,随后随着华尔街的崛起,金融业抬高了美国整体工资水平,制造业逐渐向外转移,其产值占GDP的比例最低下降到10%左右,奥巴马实施“再工业化”数年,现在也才回升到12%左右。

美国重建制造业有两个重大障碍:第一、劳动力质量堪忧,虽然白人、黄色人种渴望工作,但是其它有色人种对工作并非那么热情。更重要的是,美国是世界上肥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很多人搬动自己的身体都感到吃力,怎么能成为一个精干高效的劳工?第二、特朗普竞选中称,要放开华尔街的混业经营,允许其自营,这意味着在金融危机后,被奥巴马政府遏制的华尔街特权又回来了,华尔街难免恢复高薪,并冲击美国制造业高端人才建设,更何况,本来美国工程师就不可能像华为工程师那样拼命奋斗。

因此,美国仅凭常规手段重建制造业,那并不可怕。即便美国对中国进口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而中国政府完全可以反报复,不仅对美国进口征收同样高的关税,更可以对在中国国内的美国公司征收同样高的惩罚税,即美国可以将中国进口赶出美国,但中国可以将美国商品赶出中国——这样就像夫妻离婚彻底分割一样,由于中美都是大国,中国离开对方都照样生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最糟糕的是,特朗普与罗斯一个白脸一个红脸,特朗普举大棒,罗斯伸橄榄枝,令中国谈判官员无所适从,他们不仅能按照自己需要的节奏把中国进口商品赶出去了,同时仍然使得美国进口商品在中国畅通无阻,甚至美国企业在华仍然继续享受特权。即充分体现了特朗普所说的“对美国最有利的贸易关系,而不是愚蠢的贸易。”

即美国谈判团队有可能利用中国人爱面子,对于美国市场的依赖心理——生怕“中美夫妻”离婚——他们才不要什么虚荣的面子,而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把中国的里子都给掏光了。

如果中国的经济团队采取强硬策略,以硬对硬,以眼还眼——就像解放军在南海对付美军那样,反而特朗普会很难办——杀敌一千也要自伤八百。

中国诀别“世界工厂” 未必不是幸事

如果特朗普正的实施了上述“三管齐下”扼杀中国世界工厂的策略,中国诀别“世界工厂”时代将没有悬念了。

那么,特朗普的这个决心大吗?美国曾经是中国世界工厂形成的最重要推动者之一,今天为什么要割裂与中国世界工厂的关系,要重启炉灶,重建美国制造业体系呢?

因为时过境迁了,现在美国已经很难从中美经贸关系中获得更多利益了,与此同时,美国正失去国内的就业,以及美国制造的根基。

当年,以美国跨国公司大力推进中国世界工厂,是因为美资企业在1970-1990年代来自日本、欧盟制造业的竞争压力下,且华尔街抬高了国内工资,令美国企业难以负荷。同时,他们看中了中国亿万廉价劳动力(长期一天工作10小时,每周7天,几乎是美国工人的2倍,而工资仅一千元人民币左右,仅约美国的1/20。),土地、资源、环境等多非常便宜,且几乎没有社会保障成本。这足以覆盖物流增加的成本,且利润更加丰厚;而中国以“靓女先嫁”、“超国民待遇”使得跨国公司快速获得垄断地位,赢得超额利润。中国价廉物美的商品大大减少了美国人消费支出,使美国消费者获得世界工厂红利——这使得美国出现了连续二十年的较高增长和低通胀。与此同时,美资企业获得了超额垄断利润,支持了美国股市的繁荣。

不仅如此,中国获得了贸易顺差等美元外汇后,《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不得在国内使用,只能购买国际资产,而大部分购买了美元金融资产,一度超过了2万亿美元,约占中国外储的70%,其中仅美国国债最高是就购买了超过1.3万亿美元。这构成了人类历史上一个大国对另一个大国空前绝后的多重利益输送机制。

当美国人又试图拿着中国人的钱试图来收购中国核心央企和金融资产时,中国已经由自信自强的习总掌舵了,这一非分之想被拒绝了。美国的“中美国”——美国资本彻底控股中国经济金融、美国政府控制中国傀儡政府的目标落空了。而与此同时,中国人口红利、廉价的土地、资源和环境红利已近被涸泽而渔。其中工资飙涨、楼价泡沫巨大杀伤力最大。而中国人的现金储蓄也被国际投机热钱主导的两轮“股灾”等洗劫的差不多了。中国外汇储备也盛极而衰,也在减持美国国债,因此,美国人在中国已经无法获得更多利益了。

与此同时,在美资在华超国民待遇被取消后,中国自有品牌顽强地生产发展,正逐渐收复国内失地,并开始反攻西方市场。手机行业的华为、OPPO、VIVO和小米就是代表。因此美国和西方开始耍流氓,拒不承认中国 “市场经济待遇”——在中国加入WTO协议中明确规定的15年后中国自动获得。而特朗普更是决议对华掀起贸易+资本战。

其实,中国不必害怕贸易战,只要中国在贸易资本战中坚决地“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以硬碰硬。中国人不必再极其辛苦,赔进去了巨大社会和自然成本,牺牲了亿万劳工的健康,甚至牺牲了儿女亲情,无休止地给美国和西方服苦役了,没有什么不好的。

这正像《美元大崩溃》一书的作者彼得·希夫在2009年春天的一次演讲中讽刺的那样:“几周前,希拉里·克林顿访华,其目的是请求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她说:“我们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台下笑)。”。而实际上她想告诉中国人的是:‘你们应该让你们的公民把钱拿出来,借给我们,然后我们可以把这些钱交给我们的公民,让他们用你们的钱购买你们生产的产品,与此同时你们的公民可以获得工作。’这就是希拉里想达成的交易。”

“中国人完全应该这样告诉希拉里:‘不不不,你知道吗?我们有个更好的主意。(台下大笑)为什么不把那些钱留给我们自己的公民,让他们用自己的钱买自己的东西。这样一来我们还能保全所有的产品。’希拉里想说的是:‘我们得到了东西,而你们得到了工作。’但让别人享受产出的工作算什么性质的工作呢?这不是工作,是奴役!”这时候全场哄堂大笑。

过去二十年的中国“世界工厂”让中国人失去的太多太多——丧失健康的亿万劳工、二代上亿留守儿童的凄惨童年以及无处躲藏的雾霾等等。中国诀别“世界工厂”虽然可能有一时的阵痛,但绝非不是灾难,而是难得的幸事!

当然,巨大的牺牲也换得了中国最强大的后盾——在中国韬光养晦令美国决策者麻痹大意之下,中国军事力量突飞猛进,解放军已成为自二战以来,美军再次没有把握战胜的军队(美军的前两次失败是在朝鲜战争中败于中国志愿军、在美越战争中败于解放军鼎力支持的下越南军队),这也是西方文明第一次丧失了绝对的军事优势。

而在116年前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时,法军、日军在北京西什库教堂交战,清兵战死800人,法兵仅死2人,伤3人。联军在北京城肆无忌惮地大肆抢劫,并屠杀抵抗者;1937年12月,日本侵略者在中国首都惨无人道地屠杀了30万百姓和放下武器的军人;即便在1996年台海危机时,美军也完全可以像对付伊拉克(1990年)和科索沃(1999年)那样轰炸中国东南沿海,以武力终止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

_

1900年,八国联军在北京屠杀中国人

_

解放军战略导弹军10枚东风21导弹齐射

今天,让1900年的八国联军再来北京开枪、1996年的美军航母再来台湾海峡耀武扬威试试?!此前,美国奥巴马政府,连同日本和菲律宾司徒耍流氓,用非法的所谓南海仲裁逼中国就范,一度中美军舰在南海紧张对峙。结果仲裁出来了,解放军做好了强势必打的准备,美军航母等主力战舰反而灰溜溜地跑了。

最近,面对美军想瞒天过海,试图伪装成民用,在距离菲律宾100公里的南海上收放可探测南海的军用无人潜航器,结果解放军毫不客气地收网逮走,美国也只能抗议了事。

无需畏惧特朗普耍流氓搞蛮横 大不了过几年苦日子

中国人无需畏惧特朗普,特朗普的“三管齐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对于他第一招的贸易+资本战,中国只要“以彼之道还治彼身”就可以了,他阻止中国商品进口,中国就对等报复美国进口商品,甚至惩罚美资在华企业。不用过于忧虑美国经济制裁,技术限制之类。过去二三十年,美国对中国航天和军工进行了最严厉禁运,结果现在美国航天业衰落了,中国航天事业已经超越了美国。美国对华进行各种先进武器进口限制,结果现在中国在导弹方面全面超越美国,第四代先进战机J20已经开始列装了。

中国商品出口美国受阻会难受一阵子,但美国没有了中国人供养,会更难过。特朗普的大规模减税会使美国财政收入大幅减少,同时他大规模基建又会导致支出大增,美联储如果真的如14日议息会议所说的那样加息三次,那么,美国高达20万亿美元的国债利息支出将大增,美国相当可能再次陷入财政和金融危机。

对于他的第二招——石油粮食危机。俄罗斯未必会彻底倒向美国,中俄完全可以使美国军事打击伊朗的代价很大。中国虽然可能遭遇严重的石油粮食危机,甚至可能引发金融危机。中国人或许将不得不过几年苦日子。但中国恰恰可以借此机会摆脱错误的房地产、汽车的支柱产业政策,而真正把农业重视起来,建立独立自强、良性循环的现代生态农业;如果互联网被中断了,中国亿万网瘾青年反而有了摆脱噩梦的机会;中国即便发生了财政危机,反而可以倒逼行政体制改革,从而大大降低原本非常昂贵的宏观管理成本。

至于他的第三招——鼓励台湾独立,刺激日本军国主义挑衅中国,那恰恰给了中国解放台湾的最好理由,可以实现国家统一大业。如果日军要硬插一杠子,那就一起打,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日本敢波及中国东南沿海,那日本就难逃亡国命运。如果美军胆敢参战,那大不了打一场世界大战,“穷人”还怕和“富人”拼命?

其实,中国人要感谢特朗普——是他亲手撕下了美国“新自由主义”的面纱;是他暴露了赤裸裸的美国民粹主义;是他踢翻了美国所谓“软实力”和“巧实力”的迷魂汤;是他戳穿了美国自由民主的神话,让资本寡头直接上到前台控制国家。他让所有站在国家民众立场上的中国各界人士空前团结起来,而让那些习惯于给“美国梦”擦皮鞋的人失业了

_

2014年12月24日,北京出现“火凤凰”奇象

中国大不了过几年苦日子,由此反而可以诀别现在的浮躁、贪婪和挥霍,而在痛定思痛中深刻反思,通过深刻系统的改革,发现并创造出中华文明传统精华——“天人合一,人与人、人与自然、人的灵魂与肉体的和谐良性循环”与现代物质文明高科技相结合,而升级为中华新文明新模式,实现一次“凤凰涅槃”,从而使之成为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真正核心价值,也能成为人类文明在这生死攸关之际实现升级进化的引领力量和中流砥柱。

或许一二十年后,中国人回首往事时,会感谢特朗普,正是他的加压使得中国领袖和人民有动力闯过了最艰难,也最具创新力的一个“大关口”!

(张庭宾,中华元智库创办人。 )

原标题:贸易战+石油战+地缘战 特朗普想扼杀世界工厂 中国是悲是幸?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