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正确认识意识形态西化的学术原因
来源:海疆在线 2016/12/21 07:02:01 作者:李东宏
字号:AA+

导读: 长期以来,国内意识形态领域西化的问题非常严重,导致一些地方和部门在贯彻中央精神方面阻碍重重。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西化问题,固然是受外部环境的影响,但本质上是内生的。

18大以来,中央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先后采取党校姓党、党媒姓党等重大举措,制订党委(党组)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加强网络监管,在文艺、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等领域都旗帜鲜明指出方向。

但是我们的体制在贯彻中央精神方面却存在不小的阻力。长期以来,国内意识形态领域西化的问题非常严重,导致一些地方和部门在贯彻中央精神方面阻碍重重。究其原因,在于体制和机制。而体制和机制背后又有着深刻的学术原因。只有正确认识西化的学术原因,才能有的放矢地加以改正,从而走出意识形态西化的泥潭。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西化问题,固然是受外部环境的影响,但本质上是内生的。这可以从学术的本质及特征上理解:

一、学术的本质

科学包括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其中,自然科学是关于利益客体的科学,人文社会科学是人与人之间关系或者说利益本身的科学,因此,一切科学都是关于利益的科学,而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性质决定了整个科学的学术性质。学术离不开资本。学术本质上是资本代表利益,以科学为工具对利益的探索和表达,是资本利益和意志的发现和表达。这可以从学术的本质特征中得以验证。

二、学术的本质特征

学术具有以下本质特征:

(一)、学术的雇佣劳动性

学术是一种职业,是学者作为雇佣劳动者进行的科学活动,因此,学术活动本身制约于资本的利益和意志。学者作为被雇佣者,自己的意志和活动都受资本的制约。这就决定了,学术表面上是学者的自由意志和活动,实质上是资本的自由意志和活动,学者是不自由的,是代表资本进行学术活动。所以,所谓“独立之人格和自由之思想”是不存在的。当然,资本包括国有资本和私人资本。与私人资本相比,国有资本更具有代表人类和社会发展方向的秉性,因为国有资本是对资本进行改良的结果,具有私人资本不具备的适应社会发展的能力。鉴此,国有学术机构的主导地位,不仅是社会发展的必需,而且我国国家学术安全的保证。

(二)、学术的产业订单性

学术是通过提供学术商品,为社会服务的,因此,市场经济中,学术是一种产业。这种产业严重依赖于订单。市场经济中,订单掌握在知识、管理、资本和权力四大阶层的手中。对学者来讲,四大阶层以外的阶层只代表无效需求,是学术的宣传、教育对象。因此,学术不是简单地为社会服务,而是为满足四大阶层的需要,向社会提供服务的。典型的例子就是,体制内的学者中频频出现的“推墙”、“砸锅”现象。为保证学术安全,我国必须加强学术的订单管理。为此,必须强化对四大阶层利益和意志的管理,并从源头上阻断四大阶层对学术的任性干涉,避免四大阶层根据自身利益和意志通过引导学术来引导改革,牵着政府的鼻子走。当然,根本上还需要加强党的人民代表性,党的人民代表性强,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就强,四大阶层任性的空间就小。另外,在人民主体性的前提下,四大阶层内部的关系还可以通过调节相关市场来调节,因为其内部的矛盾是以相关市场为基础的。这又决定了订单带来的问题要靠订单来解决。

(三)、学者的经济人性

市场经济下,每个人都是经济人,学者也不例外。作为经济人的学者,为攀登职业的阶梯,有时会不顾学术规范,哪怕是资本主导制定的学术规范,更无论国家和民族大义。看资本眼色起舞成了许多学者的座右铭。所谓“独立之人格和自由之思想”不存在也只是相对性的,即相对于资本,学者是没有“独立之人格和自由之思想”的。而学者在学术市场上还有选择交易对象等的权利,面对广大受众则是“独立之人格和自由之思想”的楷模。

学术弱智化,是一种普遍现象,是学者的经济人性,在资本制约下的必然产物。从莫言得诺奖到张维迎、林毅夫激辩产业政策,我民族的文学和经济学等等无不被弱智化。学术的弱智化,满足的是资本欺骗性的需求。比如,设立诺贝尔经济学奖,并不是因为获奖成果能够解决什么经济问题,而是因为只要诺贝尔经济学奖还能像授以王冠那样颁发,资本的统治就能继续。治理学术弱智化问题,可以从订单这一关严格把握。通过提供启智性而不是压低智力的订单,来提高学者操守和学术水平。

(四)、学术的西方资本领导性

改革开放之前,西方已经形成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改革开放把中国经济融入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为了与世界接轨,我们的教育和学术也融入了资本主义知识体系,只是作为一个特殊的组成部分存在。这样,学术的西方资本领导性,便成了中国学术的本质特征之一。因之,西方学术界刮什么风,中国学术界就下什么雨,成了司空见惯的现象。中国学术界的西方流毒所以难以治愈,根本原因之一就是学术的西方资本领导性。

三、结语:

学术的主体是资本而不是作为雇佣劳动者的学者,因而学术自由本质上是资本的自由。资本通过雇佣制和强制性的不平等交易,使得学者成为资本的傀儡和学术化身。这样,在国有资本人民主体性不强的情况下,私人资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图,通过其傀儡和化身,为中国的意识形态输送产品。这是意识形态领域西化问题严重的内部基础。学术的中央和资本的中央,都在美国,在华尔街和硅谷。我国学术受学术的中央和资本的中央的指导,是国内意识形态领域西化问题严重的外部部基础。这两个基础的形成有一个前提,就是国有资本的人民主体性严重弱化。国有资本必须彰显人民主体性,勇于担当学术主体的责任,并与私人资本争夺学术的领导权,走出学术机构是国有资本建立的,但是国内外的私人资本却用订单来引导我们学术的窘境。

作者单位:山东泰诚律师事务所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