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后沙月光本尊:犹太人的力量和偏执,以色列拉黑安理会四常!
来源:新浪微博 2016/12/29 15:24:17 作者:后沙月光本尊
字号:AA+

@后沙月光本尊:安理会五大斯文人,拉黑四家,痛骂一家,这得多自信!

微博截图:

WS1%LP9B$07E3QOYJ`_}R0E

原文:

联合国安理会23日通过决议,重申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定居点活动“违反国际法”,并敦促以色列立即和全面停止一切定居点活动。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已经下令,暂时限制以色列外交部与12个联合国安理会成员的工作关系。

这些黑名单上国家是: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日本、乌克兰、安哥拉、埃及、乌拉圭、西班牙、塞内加尔和新西兰。所谓暂停外交工作关系,就是:不见面,不合作,停活动。

美国CNN还跳出来代为缓颊,说不影响与这些国家的实质上合作巴拉巴拉一大堆,CNN好像忘了,以色列这回对美国也是骂骂咧咧,不依不饶,CNN是谁家养的?

五个常任理事国,四家赞同,一家弃权(美国),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更何况这三十几年来,犹太人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以扩建定居点为由,试图让国际社会默认既成事实手法,难道大家都真的不敢吭声?

以前这类投票,全被美国一家否决,这次美国眼一闭,掏了张弃权票,以色列居然就把五常里面四家拉黑,以示报复,还扬言要重新评估与联合国的关系,顺便连一些费用也不缴了。

中美英法俄人称“五大流氓”,呸,我坚决反驳这种称呼,他们都是斯文人。

中东这么乱,以色列却出奇的安静。当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难民,内战,ISIS时,犹太人一直没闲着,一直朝着目标前进。

这次他暴跳如雷,意在显示三点态度:

一,奥巴马临走前摆了犹太人一道,也摆了特朗普一道,违背了自尼克松水门事件后,白宫对犹太集团言听计从的习惯。

二,国际社会,国际准则只能同情犹太人,所有阻止犹太人的动作,都被视为挑衅,必受报复。

三,在巴勒斯坦问题上,没有让步可能,所谓让步就是被迫害。

中俄英法虽然都投了赞成票,但一直来心态各异。

英,法是作个姿态给阿拉伯世界看,我们支持你们的正义诉求,但只要美国反对,英法就既做了顺水人情,又不会激怒以色列。

俄国继承了苏联时代以来对犹太人的种种矛盾和心结,他们一直被形容成纳粹之外的另一个迫害者。

除了戈尔巴乔夫前后那段时间,犹太人一直对俄国人心怀憎恨,俄国投赞成票天经地义。

中国从毛泽东时代开始,就一直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解放事业,支持巴解组织,1974年,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观察员,我们出了不少力,这些都是对阿拉伯国家感情投资。

这次最大变数就在于美国,弃权就等于放行,以色列骂奥巴马更多是为了喊给特朗普听,而特朗普显然相当配合,在推特上与以色列一唱一和。

不管如何,事实已无法更改,以色列的扩建定居点是非法行为,在道义上理当受到谴责,巴勒斯坦人可以理直气壮要回属于他们的东西。

如果以色列要推翻决议,四常里面只要有一张否决票就够以色列白忙一场。

从可怜人到操纵者

我们现在都知道,犹太人集团对美国内政外交有相当强的操纵力,但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并不是这样。

30年代,犹太人在美国还被视为外来者和陌生人,他们要成功就必须放弃犹太人的身份(宗教)。

欧洲人一直有反犹传统,因为谁也无法容忍,一个拥大量财富,大量资源的势力集团,居然从来不把自己当成本国一员,他们的宗教,民族属性远高于公民属性。

作为一个少数族群,犹太人30年代在美国相当低调,一心埋头筑建自己的实力(金融,媒体,政治),也从来不组团到国会去为犹太人问题进行游说。

当纳粹德国对犹太人采取行动时,美国犹太集团领袖却在向美国求助的事情上,持相当谨慎态度。

他们担心公开游说和呼吁人们重视犹太人问题,只会激起美国更广泛,更强烈的反犹太主义。

犹太人是明智的,因为美国人当时反犹力量相当强。一个人具有“反犹情绪”,会得到社会尊重,犹太人不得不夹起尾巴,小声说话。

罗斯福总统领导班子与犹太人集团有着非常紧密的工作关系,但是,抱歉,至于你们旁敲侧击的“犹太人受迫害”问题,总统不感兴趣。

犹太学者本杰明.金斯伯格回忆这段时间曾说过:“犹太社团缺乏足够的影响力,无法推动白宫采取行动来阻止欧洲犹太人被屠杀。”

当时的美国社会基本情况是:经济大萧条,反犹主义高涨,反移民情绪浓厚。

犹太人尽量保持可怜的模样,直到二战结束。

短短十几年时间,自60年代起,犹太人在美国经济,金融,文化,思想,政治,媒体,生活中,突然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七八十年代,他们已经在选举政治(议员和总统)中发挥着重要影响,九十年代开始,他们在白宫推动维护犹太人利益决策方面已经具备决定性的影响力。

犹太人已经取得通往美国最高权力的最便捷通道,他们的安全感,财富积累,政治权力也在不断加强。完成了从社会可怜人到政治操纵者角色的转变。

在美犹太人和以色列力量互补

二战之后,美国社会对犹太人态度的改变,有很多因素,主要归纳为:

一,全世界对大屠杀受难者的同情心带动。

二,对种族歧视思想的反感。

三,以色列建国后,犹太人“懦弱”形象得以改观。

同时,犹太人也不断发动各种社会运动,各地犹太人组织走向公开化,以“反偏见,反歧视”为由走向街头,这时,美国黑人和底层劳工成了他们最好的同盟者(工具)。

1960年,肯尼迪出任美国总统,整个美国社会也从本质上的新教国家,变成了一个宗教多元化的国家。

但他却在犹太人的权力核心-美联储领导权上,与犹太集团产生了矛盾。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70年代,美国社会出现了很大变化, 犹太社团的地位和影响力也出现了很大变化,这期间,美国对犹太人及犹太教的开放程度是上一代人无法想像的。

他们有金钱,有媒体,有进取心,有知识,有权力,这股力量在美国异军突起。接下来,就向白宫不断的提出政治要求,来帮助以色列。

这些要求不仅仅是财政拨款,顶级战机,国际撑腰,甚至要求白宫向苏联施压,要求苏联允许国内犹太人自由移民。

犹太人越来越自信,作为拥有美国国藉的公民去维护以色列及犹太人利益,居然不再被美国视为不忠,而且民众对此麻木无知。

美国成了犹太人移民的”金色麦地那“---一块圣地。

从1975年起,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的认同感和忠诚感已经十分普遍,并且内化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常态。

以色列被誉为犹太历史的颠峰,是犹太文明的最高体现,也是犹太人认同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以前欧洲也好,巴勒斯坦人也好,总是不认同犹太人有建国合法性,反对”犹太复国主义“。

他们是依靠宗教信仰聚集在一起的群体,是分散在各个国家的公民,从来不存在什么犹太国家身份认同。

但犹太人在美国改变了这种看法。美国犹太集团认为,以色列任何目标和政策,美国都应当主动提供财政和政治上的支持。任何批评以色列的人,都将被直接排除在有组织的利益集团之外。

在这种可怕的力量面前,美国政客不可能去挑战或批评犹太人和以色列,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里,美国必须扮演以色列的保护者角色。否则,政客不要想从那些财团里拿到一块蛋糕。

七八十年代,贝京出任以色列总理期间,他的冒险政策,连以色列国内都吵成一团,但美国犹太人却毫无保留的支持贝京,白宫也只好这么做。

犹太人在对外从来是一致的,如果美国犹太集团批评贝京政府,他们知道只会让犹太人的敌人(阿拉伯人)高兴。

犹太组织在美国

形像一点说,犹太人在美国的势力,不是金字塔型,而是伞状。因为他们根基并非来自于美国民众,而是金融,文化,媒体等高层人物。

没有移民,以色列就不复存在,而移民又分两种:非技术移民和技术移民。

非技术移民以东方犹太人为主,而技术移民是以色列最需要的人才,而这些人又以苏联犹太人为主。移民就成了事关以色列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为了苏联移民,他们不惜几十年如一日的编造莫斯科“迫害”犹太人的故事,并通过NGO组织渗入苏联,以援助纳粹犹太难民为由,煽动苏联犹太人闹事。

另一面,他们敢公然挑战美国总统及国会。尼克松总统时代,犹太人操纵的国会议员,不断施压尼克松,要求将苏联犹太人问题纳入两国元首谈判议题,尼克松反应并不积极。

于是犹太人直接在国会发动了逼宫行动,1973年12月10日,要求将对苏联最惠国待遇与犹太人移民挂钩的“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以319票对80票在众议院通过。

尼克松进行了反击,要求将此修正案从贸易法案中删除,但参议院却以绝对多数票否决了总统提议。

这是犹太人在美国政坛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阅兵,如果总统不配合犹太人,那么国会就替犹太人出头,而且是压倒性的多数。

1974年7月8日,最高法院以八票对零票通过了对尼克松不利的裁决(水门事件)。媒体发出要他辞职的舆论,国会要对他进行弹劾。

尼克松主动辞职,不接受弹劾,潇洒转身。 

作为国务卿的基辛格(犹太血统,犹太人不喜欢他)只得在总统和国会中两头传话,期望妥协,毕竟这会破坏他和尼克松苦心经营的美苏关系。

1974月10月8日,犹太集团派出众议员杰克逊(就是法案提议人)与基辛格谈判,最终新上任的福特总统向犹太人妥协。

1975年1月3日,《贸易改革法案》正式立法生效。

犹太人硬生生将移民这种问题与美苏核裁军,西柏林,弹道导弹等头等大事并列在一起,而且在媒体鼓吹下,毫无违和感。

这一战,犹太人大获全胜,从此不可一世。

立功议员们当然红包不断,尝到甜头后,伊州参议员史蒂文森再补一枪,提出了“进出口银行基金法案”,要在5年内将对苏联进口额度限制在5亿美元之内,并将天然气和石油开采信贷限在4000万美元以内。

如果,苏联不放国内犹太人去以色列,他们还有更严厉手段。苏联会放吗?很难,很多犹太人都占据着重要岗位和掌握着高科技机密,苏联待他们不薄,但犹太人却四处嚷嚷受了迫害。

同样,美国这些年一直替以色列挡枪,只有这一次奥巴马用了弃权票。

以色列这破口大骂的样子,真的令人不解,十次,百次帮你,一次弃权,真所谓“升米养恩,斗米养仇”

犹太人,从历史看,他们的精神中根本没有“感恩”两字, 奥巴马这次,也是对这八年来受犹太人憋屈的爆发,反正要走了,老子出口鸟气(观海,祝好运!)。

以色列是有跟四大国对着干的本钱,因为特朗普马上要来了,他们家跟犹太集团可是亲如一家,连伊万卡老公都是犹太人。

以色列要是明年在中东问题上按捺不住,这出戏就有得看了,当然,票价很高,水军汹涌。

接下来,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戈兰高地,法塔赫……等熟悉而久违的名字又要登场了,只要阿拉伯人不怂,肯定比哭哭啼啼的韩剧精彩百倍。

网友评论:

@侬扎无作呸:只能说犹太资本是厉害,看看国内现在的舆论导向,犹太资本无处不在。

@我的名字是中华:犹太人就是美国的亲爸爸啊。特朗普就是犹太资本代言人。奥巴马在离任前摆了川普两道。不错。继续作。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2624755655/EodoaaH7B

责编:王进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