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2017:辽宁号,你不会孤单!
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2017/01/02 12:06:05 作者:后沙月光论古今
字号:AA+

导读: 中国航母还在一艘接一艘打造着,“上得去,打得赢”是人民解放军最响亮的口号。

1

解放军航空母舰“辽宁号”日前展开远洋海训,穿越第一岛链绕行台湾,引起国际关注。台湾方面12月30日报道称:辽宁舰在任务结束回航时,将会沿着台湾海峡中线以西走,达到真正“绕行台湾一圈”,时间正巧就在1月7、8日,蔡英文“出访”尼加拉瓜之际。

一切尽在国军掌握中,国军也知道航母不是用来对付它们的,所以国军尽可放心。

然而,有人开始紧张了,所谓第一岛链,一旦其中一环被突破,链条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这对美国来说是一场挥之不去噩梦。

2

我们从无到有,从有到多,接下来几年肯定还会有新航母下水,辽宁舰不会孤单。中国的可怕在于计划的执行和实施效率,没有什么能改变解放军的步伐。

地球围着太阳转,世界围着美国转,对很多国家来说这是一种常态。但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是围着英国转的,两场世界大战后,霸主易位。

现在局势并不比一战前好多少,为什么不是二战前?二战是一场意识形态之战,它分出的不仅仅是胜负,而且是正义与邪恶,所以会有纽伦堡军事法庭和远东军事法庭,通过审判来确立战后秩序。

当二战历史被慢慢翻案改写后,秩序也慢慢被改变,历史又好像回到了一战之前。

19世纪90年代,德意志帝国提出过要求,“德国需要有利于发展的空间”,俾斯麦首相用强有力的手段去争取这个空间。

从理论上来说,这是一个“比例原则”:当一个国家经济愈加强大,则其人口愈多,其民族与国家之国际地位便愈高。

根据这个无可争辩的逻辑,会得出一个结论:一个国家应得之地位在理论上是没有限制的。

德国在一战前的口号是:“今日之德国,明日之世界。”可惜他败了。

这个结果却在今天的美国身上得到了应验,把当年德国的口号改一下,就变成“今日之美国,今日之世界!”,除了中国和俄罗斯之后,几乎所有国家都视美国为标准。

美国作为唯一霸主,必须拥有一支全球性海军来维护霸权。但是根据比例原则,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和人口的不断增加,中国自然有理由获得其相应的国际地位,而这个地位,同样不受限制。

中国能没有一支与之匹配的海军力量吗?这不但是中国全球贸易安全的需要,更是能源安全的保障。

所以局势慢慢变得跟一战前有些相似:多年的和平,多年的繁荣,但大国实力在此增彼减之下,终于撞到了一起。

德国是在1897开始规划建立一支庞大的舰队,这是一个统一的新国家走向强国的必经之路,而英国皇军海军那时具有压倒性优势。

3

德国海军上将提尔皮茨坚决否认舰队是为了击败英国海军而建,英国人会信吗?德国每一艘军舰下水,英国危机感就会增添一分。

量变会引发质量,一旦英国红线(皇军海军实力必须大于另外两个大国相加)被突破,战争阴影就开始真正笼罩在欧洲。这不是一国对一国的单挑,而是群殴。

德国就算真的不攻击皇家海军,德国舰队只要摆在北海正对英国,皇家海军就不能自由行动,大英帝国全凭海上航线,这种被牵制的滋味,绝对令它寝食难安。

辽宁舰刀锋出鞘后,意味着中国正毫不动摇的按照自己节奏在打造超级舰队(至少要达到区域性),公知学者,怎么替美国忽悠都没有用,该来的还是来了。

当年英国主张维持现状,而德国竭力主张改变现状。今天也一样,美国所谓重返亚太战略,其实就是为了防止太平洋军力对比之现状被改变。

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绕行台湾,驶出第一岛链,就是对现状的一种打破。

海军之于中国,是全球地位的象征,但对于美国来说,特别是日本,则是生死攸关之事。

美国在国力衰退情况下,可以把大西洋交给盟国,可以把远东海域交给日本,但决不能容许中国在这里有哪怕是区域性的海军。

中国与美国的摩擦将来肯定是全球性的,经济的,政治的,军事的都会时常出现,一连串的摩擦,会导致一连串的危机,中美两国如果无法在外交取得妥协,只能诉诸战争威胁来解决。

战争威胁不等于战争爆发,1996年台海危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中国海军力量不足以打痛美军,中国会回避用战争解决。用我们熟悉的话来说就是“不打无把握之战”。

从德国大力发展海军(1897)到一战爆发(1914)中间大概隔了17年,也许再过二十年,三战就可能爆发。既然是三战,就不可能是单挑,一切要等双方阵营建立完毕。

1882年,三国同盟形成(德,奥,意)

1907年,三国协约建立(英,法,俄)

开战后,萌友意大利叛变了,成了德国的对手。日本则毫不犹豫加入了协约国,日本是为了继承德国在华地盘,它无论如何也不会跟德国同一个阵营,否则,同盟国赢了,它拿不到地盘,输了,作为战败国它也拿不到。

德国的死敌是法国,而德法矛盾(阿尔萨斯-洛林地区)跟奥地利没多少利害关系,奥地利的对手是俄国(巴尔干半岛之争)却又跟德国关系不大,俾斯麦认为巴尔干半岛根本不值得牺牲一名德国兵。

但是德国必须在维也纳与圣彼得堡之间最终做出选择,而德国只能选择维也纳,因为一旦奥匈帝国在巴尔干半岛的崩溃,直接会毁灭德意志帝国主宰的“日耳曼”之梦。

俾斯麦很重视俄德关系,但选择一旦做出,俄国就被放弃,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逻辑下,俄国与法国必然会接近。而英国与法,俄结盟,出乎大家的意料,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国际权力结构已经被改变。

英法,英俄的矛盾都被放在了一边,俄国只有在实力下降的时侯才具备与英国结盟的条件,偏偏这条件是成立的(1905日俄战争,日本在陆上和海上都击败了俄国)。

而在英日结盟的前提下,俄国也无法拒绝日本加入协约国来混水摸鱼,中国则是被动的加入了协约国,与德国断交。

辽宁舰远航,值得中国人骄傲,我们正扎扎实实的前进着。但中国既不能走一战前德国的路子,也不能走二战后苏联的路子。

苏联军队如此之强大,最终灰飞烟灭,军内外的大忽悠功不可没。“新思维”“新军事学说”把苏联军心毁得一干二净。

各国都有智库(大学研究所),但苏联智库却是替美国说话。

毁掉苏军军事理论的人物,在军外是“美国研究协会”的三驾马车:科科申,阿尔巴托夫,瓦西利耶夫,三人都是学者,能直通克林姆林宫,还有“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的两位学界大佬:库纳泽和谢尔盖。

在军内是沃尔科戈诺夫上将(军事研究所所长)这孙子一个人改写了红军的二战史,陶醉在西方掌声中。苏联从战争的受害者,变成了责任人,这个遗毒到今天仍在传播。

他们扭转了苏联的军事安全观念,重新定义了国家利益,把所谓“人类利益”高高压在国家利益之上。

一,苏联必须放弃旧的意识形态,国家利益分两部份:国外,国内。国外的不值得苏军捍卫,国内的先削减海军,这是毫无利益的负担。

二,远东没有必要大量驻军,美军是远东稳定因素,既能防日本重整军备,也能防朝鲜半岛战争。中国在改革开放,陆军没必要防中国。

三,国内利益先后排序,军工联合体需要解散,因为它的存在是计划经济的理由,而计划经济必须取消。

美国的军备竞赛,是苏联引起的,要取得美国信任,首先要减少自己的弹道导弹和核武库,另外,大幅削减军费,“以大炮换黄油”。

这种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鬼话,被苏联媒体极力推送,军队成了一切问题的替罪羊,军队终于有人站出来反击。

1990年6月,乌拉尔军区司令员阿尔贝特.马卡晓夫上将,在苏共大会上,当着戈尔巴乔夫的面,怒斥这些学者言论:“阿尔巴托夫们,库纳泽们,朋友们!请站起来直率的告诉大家:苏联不需要军队,没有军队我们照样能过下去。”

然后,这些捍卫言论自由的媒体们炸窝了,要求司令员闭嘴,并辞职。

苏联军队任务,从“准备打赢战争”变成了“制止战争”,这就是“新军事学说”的成果。

很幸运, 中国航母还在一艘接一艘打造着,“上得去,打得赢”是人民解放军最响亮的口号。

辽宁舰绕着台湾走一圈,将来它的兄弟们还会去台湾围观一下。

这个岛,我相信在我们有生之年,肯定能看到它的回归,只是不知道要不要经过战火的洗礼!

原标题:您好2017:辽宁号,你不会孤单!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