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裸枪:仿真枪击中了谁?
来源:新浪微博 2017/01/03 19:41:34 作者:裸枪
字号:AA+

微博截图:

)@K6UHQQO2IBUR@$[_]_{LI

原文:

【老太摆射击摊获刑,女儿:玩具枪怎么会判刑?51岁的赵春华家住天津市河北区,今年8月到10月,她在街头摆了一个射击摊,经营打气球,今年10月,赵春华被警方抓获,12月27日,河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赵春华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这两天看很多人都在谈论这个案子,争的面红耳赤,吵的人仰马翻。索性今天无事可做,我也来参与参与。

为了节省体力,也为了安定团结,我决定先抛出我的观点,虽然这观点有点骑墙,但是有时候上天无门落地有狗你还真只能在墙头上呆着。所以我的结论是——有法可依,量刑畸重!

因为从我这两天的观察来看,网络上基本上有三种声音。有一种声音是律师的,咱们就不在这里讨论了。剩下的两种声音的矛盾焦点集中在1.8焦耳和大妈打气球上。

网络上有一个现象其实很不好,就是不求甚解自以为是。因为涉及到专业知识,必须要首先厘清概念,区别不同的案例。

首先要厘清枪支与“仿真枪”的区别。要不然等你夸夸其谈的时候就容易把不同的概念掺杂在一起。

《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第四十六条:本法所称枪支,是指以火药或者压缩气体等为动力,利用管状器具发射金属弹丸或者其他物质,足以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各种枪支。

与此相对应的,就是我们俗称的“仿真枪”。包括气动钢珠枪,火药钢珠枪等等。到了2008年3月1日施行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其中第3.2条确立了标准:“未造成人员伤亡的非制式枪支致伤力判据为枪口比动能≥1.8焦耳/平方厘米”。也即是说,高于这个标准的,即使未造成人员伤亡的,也视为枪支。

那么,为什么要界定为枪支呢?那是因为需要套取法条。执法首先要有法可依,否则就会出现打警察不叫袭警而只能叫妨害公务。

在此之前,我们有多少条关于涉枪的法律法规呢?我估计如果不是专业人士都答不出来,甚至可能会有人认为是我们的法律法规不健全导致了乱执法。其实我国的法律法规已经可以用多如牛毛来形容了,总之不可谓不健全只能说是执行不彻底。《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在“法律责任”这一章中,就不厌其烦的列举了洋洋洒洒27项涉枪违法行为,并且逐项的配套了惩罚规定。这是行政法规所规定的。那么,《刑法》是怎么规定的呢?刑法中有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罪。违规制造、销售枪支罪,盗窃、抢夺、抢劫枪支罪,非法出租、出借枪支罪,丢失枪支不报罪、非法携带枪支罪、强制走私罪等7条17种罪名!

现在大家应该能大概明白法律的逻辑了吧?因为建国后,我国一直实行严格的强制管控,加之初期的工业能力有限,非法枪支的规模也有限,所以最初的“仿真枪”基本都是仿制制式枪支,也即是大多数都以火药为动力,少部分为高压、低压气体为动力的运动枪支。我小时候的时候,体育用品商店还有气枪出售,价格还真不贵,但是需要证明。(所以那个时候,是可以扛着气枪满街遛达的,因为购买的时候已经出具了证明。但是如果在使用上违反了相关规定,警察叔叔还是会把气枪没收掉的。)但是近些年来,情况有了变化,大量境外的气枪进入国内。由于采用的技术、材质、弹丸都与我国之前的规定不符,所以从法理上来说,虽然国外的气枪威力远比国内的要大,但是无法从法律上界定为枪支,只能笼统的称为玩具枪、仿真枪。而这种玩具枪、仿真枪又滋生了大量的致伤、暴力事件。

境外的仿真枪有多大的威力?香港的标准是7,台湾的标准是20,西方一些国家甚至达到了70+。而按照新标准颁布之前我国采用的鉴定方法,  【对于不能发射制式(含军用、民用)枪支子弹的非制式枪支,按下列标准鉴定: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弹头穿透该松木板时,即可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把这种物理试验换算成数字,就是高于16焦耳就可以达到嵌入木板的能量界限,10焦耳时无法嵌入但是会形成一定深度的弹坑。通俗的讲,就是16焦耳以上可能会将弹丸射入人体内,10焦耳的时候会把人打出一个大紫疙瘩。当然,这些都是指人体的表皮,不包括没有任何防护的眼睛等柔软部位。

还有一个概念也需要厘清,那就是致伤力。很多人把致伤力同杀伤力混为一谈了,致伤力是指枪支发射的弹丸对有生目标的致伤作用能力,而杀伤力是指枪支发射的弹丸对有生目标的杀伤作用能力。二者既有主观的区别,也有程度上的区别。杀伤力通常会出现创伤弹道,受伤者会失去或部分失去行动和行为能力。致伤力也即是说,只要对有生目标能够形成伤害的仿真枪都有可能被纳入枪支的范畴。而网络上一些人的观点似乎是只要没打死没打残的都不算伤。这就是致伤力和杀伤力的具体区别。有人可能会说,我即使不用仿真枪,我用小石头打别人的眼睛也会造成伤害,凭什么对仿真枪这么苛刻?嗯,如果我告诉你,如果你用小石头打伤了别人眼睛丧失视觉这算重伤害量刑比持有仿真枪重多了你心里是否会平衡一些?

关于1.8焦耳的争论好几年了,我个人认为这原本不是一个值得争论的问题。因为争论双方焦点根本不在一条线上。反对者要么是喜欢玩枪要么就是瞎起哄,支持者也未必懂得1.8焦耳是什么概念只是觉得这样会有安全感。

那么,从法律角度来看,一条法律法规的制定,必须要满足保护大多数人利益的前提。那么,玩枪的权利和不被仿真枪伤害的权利孰轻孰重?不用细想,一定是人身权利更重一些,这就是法律的取舍。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也觉得1.8焦实在不过瘾,即使过去的16焦都毛毛雨,丝毫让人体验不到用枪的快感。

我现在认为自己是可以合理合法使用高能气枪的人,不过我也没忘了我们十几岁的时候用高压气枪五十米打狗三十米打猫十米打鸽子。我也没忘了前些年那个体内取出气枪子弹的案子。即使是现在,你去百度随便输入“体内取出气枪子弹”,都会弹出来上万条链接。甚至我们可以进一步的去脑补:一熊孩子持仿真枪将流浪汉眼睛击伤造成眼球摘除,一熊孩子持仿真枪校区内枪击流浪猫流浪狗取乐。校园霸凌事件升级,一群学生枪击一名同学。。。。。。

所以,从保护大多数人群不受远距离伤害的这个出发点来考虑,我理解1.8焦的规定。哪怕我因此失去了玩枪的快乐。但是,与一个安全的环境相比较,这点牺牲微不足道。好玩的东西多了去了。。。。。。

我们每天都道貌岸然的呼喊构建法治社会,但是当法治真的发威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够坦然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

不用管是1.8焦还是18焦,总会有人不满意。但是,只要这条法律法规存在一天,这就是执法的依据。而遵守现行法律,是我们每个人能够在法律保护下正常生活的前提。

天津这次判决,可以说是“严格”遵守法律的判决。按照现行法律规定看,这个判决没有问题。可能天津位置敏感吧,反正从我个人感受来说,天津对于枪械的管理是较其他地区要严格许多的。可能在其他地市界限模糊的行为在天津就会被严格禁止。这也不稀奇,去新疆买火柴买汽油这种并不违法的行为也会受到限制。

另一个争论的焦点,是当事人的身份的问题。大多数人考虑的其实都是案情之外的因素,比如老太太(头几天你还沾沾自喜45岁算青年呢,51岁就成老太太了),比如下岗。。。。。。那么,我们去关注一下其他的案例,你是否同情一个51岁终生未娶的下岗强奸犯?你是否同情一个51岁家徒四壁连手电筒都没有的盗窃犯?我想正常人都不会。这是因为,强奸、盗窃这种犯罪具有普遍性,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和身边人不会遇到。但是,被枪击这种事儿在中国还算是低概率事件,所以人们通常都会在低概率事件中表现出不同于对待高概率犯罪的观点和看法甚至立场。你信不信,当有一天,今天还反对1.8焦的人,他的亲人朋友被气枪击伤了的时候,他会呼吁连弹弓子都禁止的。这一点不用怀疑,因为今天的1.8焦,就是因为当年的频频伤人事件,被义正词严之士呼吁出来的。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不是一句空话,虽然这句话经常被打脸。有人拿京城四少和青海案例来质疑本案的不公,其实是逻辑错误和偷换概念。因为如果你认为那两个案子有问题,你应该去喷那两起案子,难道因为你觉得那两起案子有问题,就希望其他案件都向你觉得有问题的案件看齐?都能被你作为判例,那到底有还是没有问题啊?况且,那两起案子也不是天津这家法院判的,你总不能因为其他地区执法不严就转身来喷严格执法吧?

那么,我为什么认为量刑畸重呢?

因为这其中有几个细节值得斟酌。虽然当事人客观上存在非法持有枪支的行为,但是主观上同其他涉枪案件略有不同。比如之前的刘大蔚案,刘主观上知道这是“仿真枪”,客观行为上就是为了收藏把玩,同时赵的罪名是走私武器罪。而赵春华案的不同在于,她是盘下来一个摊位,而“仿真枪”是摊位的附属品或者说是组成要件。她的主观目的是赚钱养家,既不是把玩收藏枪支也不是试图以贩卖“仿真枪牟利。”当然这只是基于当前所能够了解到的一些情节判断。如果她接手后另外购置了包括在九支被认定为“枪支”在内的就另当别论了。

当然,过分强调一个中年妇女不懂得1.8焦耳的规定是违背法律原则的。可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规定确实不清楚。尤其是并不是她一个人在从事这个生意,最值得考虑的是她是从别人手里接下来的。那么,我们有理由去问,那个可以追溯到的原来摊主是怎么处理的?因为他才有可能是购置这些违规“枪支”的人。如果天津方面同时将原摊主判个五七年,估计大家心理也能稍稍平衡一下至少有个缓冲。现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发出:“卧槽这老娘们真他妈的倒霉”的感慨。同时也会造成一种错觉:制作的不追究,贩卖的不追究,购买的不追究,持有的才追究。

我个人觉得忽视了这个细节是不应该的。从法理来说,赵女士和之前的摊主可以视为同案,否则难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枪支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如果不存在这个前摊主,那么赵女士就不止是持有枪支这么简单的问题了。从打击犯罪预防犯罪的角度出发,天津方面没有找到前摊主同案或者另案处理是有明显瑕疵的。如果找到了前摊主,那么赵女士的犯罪行为只能作为前摊主的犯罪延续,量刑上只能作为从犯处理而不能作为主犯处理。

综上所述,我认为天津方面至少要做三件事:

鉴于此案已经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且引发舆情,希望天津方面能够公布涉案枪支的细节,比如枪击的动能检测报告,枪支的木板击穿试验,以便更多的人了解仿真枪的界定标准及致伤力。

找到原摊主,形成完整证据链。不追究源头,还会有更多的赵女士继续走上犯罪道路。

鉴于赵女士已经提出上诉,希望能够充分考虑赵犯的犯罪情节及其他因素,可以考虑重新补充侦查、判缓、允许检察院撤诉等方式。毕竟法律精神是公正、公平!

网友评论:

@后沙月光本尊:又一场司法权和话语权的争夺战。

@阿理汗:乡下老汉也认为,大众的安全感大于个人的快乐原则。

@平民王小石:仿真枪近距离仍然能够严重伤人。依法处置理所应当。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1180860635/EoTR12v1L

责编:王进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