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刘仰
刘仰曾经从事出版行业,参加过季羡林先生主持的国际文化交流学术会议,现从事电视媒体行业,并涉及文化评论、影评。2008年与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一起出版影响力很大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在全国掀起很大一股阅读热潮。
作者其他文章
(原创)刘仰:谁最恨广场舞大妈?
来源:海疆在线 2017/01/04 12:00:31 刘仰
字号:AA+
(原创)刘仰:谁最恨广场舞大妈?

导读: 问:广场舞大妈能让谁赚钱?好像看不到。再问:广场舞大妈让谁赚不到钱?这个问题就很有意思。近几十年来,中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全家人围坐一起看电视,是在很多广告中出现的镜头。大家看电视,收视率高,电视台就高兴,制片商、广告商、大小明星就赚钱。然而,近年来,年轻人越来越远离电视,对于收视率起中流砥柱作用的电视剧来说,相关调查指出,中老年人、中老年妇女是电视连续剧的主要观众群,收视率几乎就是冲着这些人去的。于是我们发现:当大爷大妈、大姑二姨们都去跳广场舞了,电视更没人看了,收视率更惨了!

(原创)刘仰:谁最恨广场舞大妈?

我对广场舞没多大兴趣。不过一直有点好奇: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广场舞?我曾经想弄明白。好友黄纪苏先生有个爱好,凡是与他一起去外地,他几乎都要关心当地哪里有跳广场舞。他不光要去看,还经常会与广场上的大爷大妈一起跳。即便在北京也是。吃饭聊天时,他还会说出关于广场舞很多有趣的故事。对于广场舞,黄纪苏先生比我上心多了。按理说,这篇文章由他来写更合适,但是,我想作为一个旁观者,说说对于广场舞另一方向的猜测和理解。

本来,关不关心广场舞,参不参加广场舞,是一件挺轻松的事情,但是,有一阵,很多网络文章开始抨击广场舞。虽说抨击的重点在于广场舞扰民,说起来也有点道理。但以我走过的很多地方,以及伴随黄纪苏先生“考察”广场舞的经历来说,我并没有发现离居民点很近的广场舞。一般来说,广场舞大都在公共场所,市中心广场,免费的公园、空地等,离居民点都有相当的距离。如果说它扰民,在我看来,它并不比街边商店、商贩开着音乐、小广播吸引路人、向路人推销更扰民。当然,我并不能说扰民的广场舞不存在,毕竟我没有做过完整全面的调查。但是,我总觉得抨击广场舞大妈是一件颇为蹊跷的事情。

我们身处急剧变化的中国社会,在这个急剧变化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新问题、新现象。客观地说,与很多新问题、新现象相比,广场舞并无多大危害,相反,它还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例如,它能锻炼身体,还能增进社交,减轻在家无所事事的孤独感。当我们住在楼房里,对面的房主、房客都不认识,几年都没说过一句话,广场舞实际上形成了一个新型的社交圈,它的紧密、自发、自我管理,甚至比微信朋友圈都更有凝聚力,更有协调感、组织性,而且对社会很少产生不良影响,形成社会基层的某种自治。因此,某些主张“基层自治”的理论,其实更应该支持广场舞这一自发的群众性活动,为何舆论圈对于广场舞大妈似乎产生了不共戴天的仇恨,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呢?

比较而言,手机上网普及之前,网吧曾经非常火爆,一些年轻人在网吧里夜以继日,有的甚至在网吧里猝死,我们发现,媒体对网吧的抨击远不如对广场舞大妈的抨击。这种差异多少有点奇怪。有人说是因为广场舞伴舞的歌曲有不少红歌,所以遭到某些人的痛恨。事实上,就我了解,虽然的确有红歌,但也有很多民歌、西洋歌曲。广场上跳的,既有秧歌之类,也有专业舞蹈家的编舞,也有年轻人学西方的现代街舞,还有西方文化的交谊舞、国标舞等。如果就因为林林总总的广场舞曲中有一些红歌,就惹得某些人诅咒“坏人变老了”,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所以,我觉得,痛恨广场舞应该还有别的原因。比方说,沉溺于网吧的危害比广场舞大多了,为何舆论很少抨击?那就让我们闭起眼睛想一想,年轻人沉溺于网吧在干什么?一般来说,沉溺于网吧的年轻人大都在玩网游,打游戏。于是我们发现,让更多的年轻人沉溺于网吧,其实是某些资本势力希望的、求之不得的、大力推动的。因为,年轻人沉溺于网吧可以让它们赚钱!因此,即便有人在网吧猝死,媒体轻轻批评一下,点到为止就算了。要知道,多少媒体都靠广告为生,而网游广告又是多少网站、网络媒体的大施主,它们哪里敢、哪里愿意得罪网游公司老板呢?所以,从这个角度探讨谁在痛恨广场舞大妈,能否给我们一点新的启示呢?

问:广场舞大妈能让谁赚钱?好像看不到。再问:广场舞大妈让谁赚不到钱?这个问题就很有意思。近几十年来,中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全家人围坐一起看电视,是在很多广告中出现的镜头。大家看电视,收视率高,电视台就高兴,制片商、广告商、大小明星就赚钱。然而,近年来,年轻人越来越远离电视,对于收视率起中流砥柱作用的电视剧来说,相关调查指出,中老年人、中老年妇女是电视连续剧的主要观众群,收视率几乎就是冲着这些人去的。于是我们发现:当大爷大妈、大姑二姨们都去跳广场舞了,电视更没人看了,收视率更惨了!而且,大爷大妈们晚饭后兴致勃勃地跳广场舞,这个时间段正是电视拼命争夺观众遥控器的黄金时段。现在,大爷大妈们扔掉了遥控器,自说自话、自娱自乐地自己寻开心去了,你们让制片商、广告商怎么活啊?如果你们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就能让某些人赚钱!即便你们窝出了一身病,去医院看病,也能让某些人赚钱,那些赚了钱的医药公司还能给电视广告费。如今,大爷大妈们毫无怜悯之心地站起身,决绝地与电视机告别,走出门去,到广场上自娱自乐,你们开心了,不孤独了,身体健康了,多少资本家赚不到钱了!知道吗?能不恨你们吗?

如果年轻人不看电视,一般来说,他们不会去跳广场舞,他们可能去健身房,去旅游,去酒吧,去电影院,等等,反正,年轻人用来替代电视的每一项行动,大都是某一个资本家早已张开口袋等着年轻人跳进去的赚钱新路子。甚至,国外有些大型传媒企业,多种化经营的范围已经把年轻人可能选择的每一个行为都完整覆盖了,例如那个叫做迪士尼的巨无霸媒体企业,不光年轻人,连你们的孩子都已经被他们紧紧地盯上了,想逃走?想捂住钱包?休想!年轻人再怎么看起来是自由选择,都像孙悟空跳不出如来神掌那样逃不脱资本家的天罗地网。唯独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无视资本家的每一个口袋阵!而且,据说大妈们爱买黄金,还很有经济实力,你们居然轻易就逃脱了资本家的八卦阵,居然不为资本家做贡献!你们该当何罪!不骂你们骂谁?不痛恨你们痛恨谁?在资本家眼里,你们自娱自乐,不让资本家赚钱,你们就是敌人!让你们在广场上欢乐地跳舞,简直天理不容!

本文不代表网站观点,也不代表本人观点,更不代表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姑二姨们的观点。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