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刘仰
刘仰曾经从事出版行业,参加过季羡林先生主持的国际文化交流学术会议,现从事电视媒体行业,并涉及文化评论、影评。2008年与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一起出版影响力很大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在全国掀起很大一股阅读热潮。
作者其他文章
刘仰:花大钱也买不到的才珍贵
来源:作者微博 2017/01/07 10:12:01 刘仰
字号:AA+
刘仰:花大钱也买不到的才珍贵

导读: 对于平安,一旦警察在民众和舆论的非理性唾沫中变得畏手畏脚、不敢与犯罪行为作斗争,一旦警察再也不以身上的制服为荣、为责任,到那时,失去平安的后果没人会愿意接受。

刘仰:花大钱也买不到的才珍贵

但凡有时间而且天气不太坏,每天我都会在我住地附近的河边运动一个小时左右。去年去新疆,白天忙完了,为了保持这个习惯,晚上便叫上一个同行的“网红” 小伙一起逛街散步,顺便也看看那个难得一去的城市面貌。我叫上他并不是要拉人壮胆,而是这小伙嚷嚷着要向我学习,要经常锻炼,以图减肥,早日恢复他曾经的帅模样。在街上边走边逛,看到有兴趣的商店、摊点,问个价,尝个鲜,与店主聊几句,买点土特产,这就是生活的乐趣。

没有当地朋友陪同,对这个陌生城市的道路不太熟,左拐右拐几公里出去,不知如何回去,只好用手机导航。小伙突然问:会不会有暴恐分子突然出现?我一点都不担心地说:不会,放心吧。小伙居然开玩笑说:如果有暴恐分子出现,我肯定跑得比你快,你跑不过我。我只能在心里说:交友不慎,只能怪自己。眼见着越走越僻静,小伙不断问:导航准不准啊?还有多远啊?我便一路嘲笑他这个胆小鬼。我说要相信警察,社会治安是个大事情,任何对民众负责的政府,都不会允许社会治安陷入人人如惊弓之鸟的状态。回到住处,平安无事。当地朋友也只问了一下去哪了,没有紧张和担心。

几乎在中国的任何城市、农村,像我这般随意闲逛都没什么问题。以前当记者时,不管白天还是夜晚,不管到形势多么复杂的地方,我从来都没有事先的担心。曾经遇到过小偷,但并不影响我对社会治安的信心。常住北京时,有一次小区里因为宠物问题两拨人争吵,警察很快到达,事态也很快平息。我认为,平安是当今中国社会给予每个公民最大的财富之一。而且,平安对每个社会成员来说是最公平的财富。在一个缺乏平安的社会,有钱人虽然可以雇保镖、建高墙、装监控,也未必能真正保障平安。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全社会的平安,个人花再多钱,也未必能拥有平安。古今中外,多少有钱人或担心或遭遇绑架、撕票,就说明了这一点。虽然我们不能说中国社会如今的平安已经没有问题,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相比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中国社会的治安真的是相当不错,甚至是令很多外国人无比羡慕的。安全感是一种心理感受,社会安定则是一种现实。老百姓说,有两样东西花再多钱也买不到,一是健康,二是平安。如果说健康很大程度上要靠自己,那么,平安则更多是政府的责任,社会的红利。于是,我们就不应该忘记和忽视那些为民众的平安日夜守护的公安民警。

平安很重要,老百姓很在乎,这个道理谁都懂。关于平安也有很多社会学、政治学、历史学、经济学理论。古人曾经设想过“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那种淳朴的平安,但是,抛却战争不说,任何社会、任何时候都会有罪犯、坏人,都会使民众的平安面临威胁。因此,将警察、消防等被称为“和平时期的战士”是一个恰当的说法。除了道德教育、法制教育、民众自觉外,警察是守护民众安全的重要保障,他们是除了战争以外,保卫民众平安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们可以对警察提出更规范的要求,但我们不应该抹黑他们的存在,无视他们的贡献。

当今中国社会面临巨大的变化,从城市化率超过50%并且还将继续上升这一点就能感受到这种变化的力度。它使得以前固定化的社会结构发生深刻转变,使得社会在这一转变中出现无数新的、以前从未遇到的问题。比较而言,金砖五国的其他几个国家,在这一社会转型过程中都出现严重的社会问题,例如贫民窟、城市社会治安、黑社会帮派等,都成为长期性的老大难。比方说在印度,由于社会治安不好,警方办事不力,民间出现了一款手机软件,中国人戏称为“滴滴打人”,即谁如果遇到强奸、抢劫之类,手机信号一召唤,注册的“打手”“保镖”几分钟内便赶来保护,然后赚点小钱。然而,如果犯罪团伙也用这一招,是否会经常出现街头群殴呢?印度警方想取缔这个软件,但谁让他们自己不给力呢?中国虽不是十全十美,但实事求是地说,在近几十年社会飞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的社会治安能得到大多数中国民众的肯定,国际社会某些爱在鸡蛋里挑骨头的人也没法拿中国的社会治安说事,这就说明了中国的警察值得表扬。

以北京来说,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都已不再是过去的状态。虽然曾经有人说要限制首都外来人口,但这种说法显然得不到社会的认同。如今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北京已开建七环了,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值得期待。作为国家的政治、文化、金融、信息等中心,北京的社会治安尤其令人瞩目,北京警方历年来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首都相比,在警力配备、警察待遇都不如发达国家的条件下,北京的社会治安状况毫无疑问名列前茅,背后就是数万首都民警的付出。当我们走在北京的每一个角落,当我们在任何时间出门、回家,也许看不到警察的身影,但我们知道,那份安全感来自于他们对于职责的忠诚。

当然,在社会变迁的背景下,警察自己也面临着新挑战、新考验。例如,有些老做法、老习惯可能就不管用了,需要适应新的社会现实。再如,随着技术进步,社会平均文化水平的提高,对于警察队伍的素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警察不能与时俱进,则很有可能成为社会舆论诟病的对象。人们完全有理由对于警察执法的错误、缺陷、不足提出批评,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批评就是对国家政权的批评,就是民主的体现。中国古时候,各级官员有不同的官服,便于民众辨认、监督。如今,各级官员没有了特殊制服,代表国家政权的,大概只有军人和公检法制服,其中,警察是与民众接触最多的。因此,身着警察制服就代表着国家政权,民众看到它就可以有安全感、信任感。所以,我们一方面希望警察自身不要辜负民众的信任,另一方面也希望民众和舆论不要破坏和伤害这一应有的信任。恰如人们说,病了才知道健康多宝贵。对于平安,一旦警察在民众和舆论的非理性唾沫中变得畏手畏脚、不敢与犯罪行为作斗争,一旦警察再也不以身上的制服为荣、为责任,到那时,失去平安的后果没人会愿意接受。警察需要接受监督,同样也需要被尊重。尊重警察就是对我们身处的国家的尊重,就是对我们所渴望的社会良好秩序的尊重,就是对每个人都希望的平安的珍惜。

平安是赚多少钱、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平安是每个人可以有梦、可以期待的基础。

只有平安得到保障,才能放心地撸起袖子干!

新年到了,写此文算作新年寄语:

——让我们大家都平平安安!

原标题:刘仰:花大钱也买不到的才珍贵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