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河南漯河刘勇被开,中央又传来好消息,事情正在起变化
来源:产业人网 2017/01/14 09:42:30 作者:尹国明
字号:AA+

导读: 现在河南漯河电视台的刘勇被处理,给处理邓相超的政治意义增加了一笔,但河北的那个“邓相超”,目前还没有被处理的消息。其他的一些臭名昭著的吃体制饭的砸锅党,还在活跃着。

今天网上传来两则好消息。一则是说习总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指示“要把政治安全和制度安全放在政法机关工作的首位来抓”。

网上的刘建勋法官也在微博上发布:这次会议(指2016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立场鲜明的提出了以下说法:防止颜色革命,警惕国际敌对势力;维护政权与社会制度安全;反对抹黑党和军队的历史,并借此否定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个别公共知识分子与境外反华实力有勾结。

1484280176(1).png

另一则好消息是河南的邓相超,漯河电视台的刘勇,已经被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1484280204(1).png

这两个非正式的消息源互相印证,让声言的事情可信度比较高。那我们就先假定这个事情是真的,以这个为前提来分析。

政法力量和军队一样,都是国家政权的基石,保卫政权安全本来是政法机关的首要任务,但一段时间内,政法的这种职能被淡化了,具体表现,就是国家的政法力量对网络上的意识形态乱象,显得办法不多,主动出击的也不多,甚至公安系统和军队系统,也被多次成为敌对势力故意抹黑的对象。政权的专政职能被一定程度的捆住了,所以才有了敌对势力公开推墙的现象泛滥,才有了越推墙越有好处的现象出现。习总的讲话重新强调了政权机关工作的首位来抓,对改变这种现状,发出重要的信号。

邓相超事件网上舆论斗争这么激烈,本质意义上就是关系政权和制度的斗争,抹黑党和军队的历史,目的就是为了夺取政权和改变制度。这次对防范颜色革命的强调和历史虚无主义的警惕,也可以视为对这场网络意识形态斗争的回应。这也说明,公知想通过舆论话语权,用文革标签的手段,吓阻党政部门学习山东,目的恐怕要有落空的危险。

中国的这场围绕邓相超事件而展开的意识形态反击战,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解决邓相超的问题,实现了意识形态保卫战的一个小目标。但这个胜利还远不是中国意识形态斗争的决定性胜利,中国的意识形态形势依然严峻,具体表现在,媒体和教育两大领域,推墙和带路的公知,并不会因为邓相超事件就改变立场,他们还在原来的位置上,继续着吃体制饭砸体制锅的游戏。对他们,只能不换思想就换人,没有组织路线支持的思想路线是很难持久的。

处理邓相超,是一个好的开始,但能不能变成一个意识形态由守转攻的转折点,还要看那些公开推墙和带路的体制人,是不是得到应有的处理。现在河南漯河电视台的刘勇被处理,给处理邓相超的政治意义增加了一笔,但河北的那个“邓相超”,目前还没有被处理的消息。其他的一些臭名昭著的吃体制饭的砸锅党,还在活跃着。

d973cb9f97b007f8e13adbe5f588237b.jpg

这个时候就非常需要中央的态度。威胁中国政权安全和政治安全最为严重的就是这些砸锅的“体制人”。网络上自发的群众力量,只能揭露这些人,但处理这些人的权力还是在各级相关部门。是不是该处理,应该怎么处理,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部门,出现了明显的步调不一致。这个事情就需要中央定调。

中央此时如果有定调,对群众呼声做出一个回应,那就可能形成一个良好的互动,这个互动也是能够解决意识形态乱象的一个前提条件。什么时候这个条件具备了,什么时候就意味着意识形态转折点的真正形成。群众的呼声已经给中央明确态度构建了民意基础,中央对意识形态的态度,在习总的819讲话中就已经明确,强调守土有责,现在就缺各地方和各部门的落实,学习山东好榜样。

这个讲话来的正是时候,因为山东方面正在经受着“文革”标签的威胁,网友也被贴上“义和团”的帽子。用被他们污名化的“义和团”帽子来打击民众爱国的积极性,用被他们泛化的“文革”帽子来阻止有关部门守土有责的行动力,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的一贯标准动作。体制内反对他们,就是“文革”又要来了。老百姓反对他们,那就是“义和团”回来了。反对他们就是反对改革,反对他们就是要搞“文革”,他们就是用这个给自己锻造了保护壳,屡试不爽,这次也不例外。什么因言获罪了,“左”祸泛滥了。前一句是说给党政部门听的,后一句是指着那些揭露邓相超的群众,但实际还是说给党政部门听的。

“左”被敌对势力泛化为一切反对和抵制他们推墙的言行,“左”的外延先被扩展到支持社会主义,这几年又被进一步扩大到爱国主义。按这套逻辑,只有反对社会主义反对爱国主义,才是理性的声音,才不是“左”的。这样舆论场左翼的空间会被不断压缩,最后的结果就是极右独霸话语权,回到2011年温州动车事件那个巅峰状态,那是公知最为怀念的时光。极右势力几乎完全控制网络话语权,指哪打哪,铁道部没有了还嘴之力,红会也失去了辟谣能力。只是因为他们做的太过火,从2012年,网络上的爱国力量崛起,成就了今天的自干五现象,公知自由派垄断网络话语权的辉煌逐渐成为过去,网络这个意识形态主阵地,也不再是只被有谣言的雾霾笼罩,意识形态反击战,在民间层面效果很明显,实现了一个又一个小目标,网络也开始雾霾退却,照进阳光。

执政党一定要自信,不要被极右话语泡沫迷惑,支持党的群众大有人在,虽然党有这样那样的一些问题,但在目前的中国,没有第二个政治力量能够做的更好。尤其那些要取而代之的自由派势力,他的丑陋吃相,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他们有了警惕。吆喝完了民主,吆喝自由,吆喝完了自由再吆喝宪政,吆喝一个形象毁一个。在民间层面,自由派的形象已经从巅峰滑落。但在体制内,自由派的力量还是没有削弱。在可预见的将来,自由派的话语权将会进一步被网络正能量的洪流淹没,意识形态保卫战,能不能取得成功,就看党如何清洗体制内的砸锅带路党了。如果大量的邓相超砸锅却没有人管,那么民间层面的舆论反击,并不能转化为政治的最终胜利,也不能解除颜色革命的现实威胁。和平演变从来都是自上而下的“革命”,体制内的异见力量才是推动颜色革命政权更迭的基础力量。

处理邓相超的政治意义正在这里,开始和民间正能量的呼声形成和互动。中央有了态度,可能将这种互动从山东范围扩大到全国范围,这样全民族的意识形态反击战,才真正具有了从一个小目标到另一个小目标,从一个胜利到下一个胜利的条件。互联网的技术平台实际控制在美国和资本手里,互联网曾经为美国视为“扳倒中国”的一个有力工具。中国要想在这个意识形态主战场取得胜利,只能走群众路线,搞网络人民战争,才能让资本的强势消解于人民的汪洋大海里。

这也是敌对势力所担忧的,他们担忧来自于对自己推墙前途的悲观。曾经有那么几年,他们感觉目标似乎伸手可及,现在又看起来像月亮一样遥远。目标一旦落空,他们多年的付出、努力也就清零,各种总统梦、美丽岛梦、美利坚梦,也就破灭了,资本统治中国的宪政梦也就成泡沫了

因为日益增加的绝望而歇斯底里的到处张贴文革标签,批发义和团帽子。让敌对势力有绝望感,让推墙有成本,让带路有风险,才能打断推墙经济链的继续运转,终结越推墙越有利益的怪现象。前几年,这些人用一个动车谣言,就差点瘫痪掉中国的高铁计划,让多少正能量网友产生了内心的恐惧。邓相超们的肆无忌惮,又让多少人产生了深深的忧虑。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希望中国复制苏联的悲剧,更不希望中国复制南联盟、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的悲剧。让这些敌对势力得手,悲剧在中国上演,那个时候对中国人民来说,就不只是恐惧的问题了,只有看不到尽头的绝望。

看看今天的极右公知的言论,就可以理解当年为什么会反右,实在是不得不做,被逼得没有办法。邓小平都说"1957年反右派斗争还是要肯定。三大改造完成以后,确实有一股势力,一股思潮是反社会主义的,是资产阶级性质的。反击这股思潮是必要的。我多次说过,那时候有的人确实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于扩大化"。现在的山东处理邓相超,也同样是被逼的,一再的让步并没有换来敌对势力的收敛,而是变本加厉。一些人,只允许美国在美国反左,只允许他们在中国反左,却不允许中国反右。有些人老拿形左实右的“左”来混淆概念,把左混同为“左”,把自己从极右偷换为理性。实际上,“左”本来就是极右的B面,形左而实右,文革中的很多西纠联动分子,不是从当年的“左”摇身一变成现在的极右了吗?

敢于体制内砸锅党,是自信的表现,也是检验三个自信的一个尺度。不要怕推墙派反对,推墙派的反对,说明我们作对了;推墙派的绝望,是对中国正能量的最高奖赏。

原标题:【原创】网络传来好消息,事情可能正在起变化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