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中美关系所面临的几个关键问题
来源:乌有之乡 2017/01/16 10:35:03 作者:张志坤
字号:AA+

导读: 很长时期以来,中国对于构筑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显得非常急迫,个中原因,说白了很浅显,就是要以此化解中美之间的严峻对抗,规避愈来愈浓重的战争阴影。

思考特朗普时期的中美关系将向何处去,重点应该思考如下几个问题:

一、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很长时期以来,中国对于构筑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显得非常急迫,个中原因,说白了很浅显,就是要以此化解中美之间的严峻对抗,规避愈来愈浓重的战争阴影。为此,中国在各方面都做了很大努力,所获得的结果就是奥巴马当局对此既没有直接地肯定承认,也没有明白的拒绝。现在,特朗普即将上台,中国会让这个重大的战略设计就这样悬而未决地半途而废吗?

显然,中国还将为此继续努力,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中国就不会放弃,因为这虽然很难,但毕竟要比重新设计规划一条中美关系的新路线省劲得多,现在关键就看特朗普的态度如何。

特朗普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感兴趣吗?

目前为止公诸于世的信息是,特朗普对中美关系的认知比奥巴马政府更为严峻。奥巴马政府认为,中国正在进行扩张并对周边国家造成威胁,挑战了美国所主导的地区秩序,为此实施了“重返亚太”战略,搞所谓的“战略再平衡”;但特朗普却在大选时发表了他对于中美关系的认定,即中国是造成美国经济萧条、夺走美国人就业岗位的罪魁祸首,中国正在“强奸”美国!这要比奥巴马的认知严重得多,性质也恶劣得多。正因为这样,特朗普并不认可奥巴马针对中国所采取的战略与策略,认为其力度不足、效果不够,而他则将做得更多、更好。

按照这样的逻辑演绎发展,他上台后转向认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并按照这个关系框架所塑定的内容处理具体中美关系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并且从根本上讲,他也不大可能接受中国曾经端给奥巴马的那盘菜,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盘剩菜,而且还是一盘已经走馊变味了的剩菜,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有兴趣吃这样的残羹。

二、美国的全球战略重点转移与“战略再平衡”

任何一个世界性大国都必要有一套自己的全球战略,唯一的霸权大国美国更不例外,因地制宜的全球战略是霸权美国的标配,任何人当总统都不例外。对于这个问题,特朗普不可能不闻不问,采取鸵鸟政策不是美国所能允许的,也不是特朗普的个性所能允许的。

确定美国的全球战略,所能走的路径无非两条,一是认可继承现有的框架,在此基础上做适当的修正加强,如冷战时期美国的历届政府做做的那样;二是重新判定世界战略重心和美国的主要战略任务目标,并在此基础上实施新的战略规划,如冷战以后从布什政府到奥巴马政府。走第一条路径轻松愉快,走第二条路径艰难曲折,而奥巴马政府恰恰是走了第二条艰难曲折的道路,结果落得吃力不讨好。但美国战略界乃至整个西方战略集团都认为,奥巴马的基本战略判断与基本战略路线并没有错,所差不过是具体举措的主次先后、力度轻重与动作频率等技术问题而已。那么现在,在认可继承现有路线与改弦更张这两者之间,特朗普会走那条路径,将做何种选择呢?

如果特朗普否定奥巴马已经实施的全球战略重点转移,就意味着他先要推翻原来既定的基本战略判断,重新塑定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并在此基础上实施美国全球战略重点转移的“再转移”。美国霸权的战略逻辑给特朗普提供了这种可能性吗?

笔者以为,庞大的霸权机器与同样庞大的霸权思想逻辑体系并没有给特朗普提供这样的可能性,现在并不是美国需要推翻其基本战略判断的时候,也并不是特朗普必须推翻过去美国的基本战略判断才行,特朗普所面对的,依然是要对既定战略进行强有力的修改修正,仅此而已。

三、修昔底德陷阱继续存在,还是已经被填平湮灭

在上述第二种情况下,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还有,还是没有?

对于这个问题,特朗普大概遇到了一个非常尴尬和相当棘手的两难。

如果在特朗普时代宣布(或者在事实上承认)没有了什么修昔底德陷阱,那么奥巴马时期甚嚣尘上的所谓中美修昔底德陷阱就是人为捏造,就是战略讹诈的产物。这等于是把美国战略集团整体性地送上了道德与道义的被告席,也等于是霸权自倒炉灶;如果承认这个陷阱客观存在,那么特朗普就必须给予直接与正面的回答,对中国是“遏制”还是“合作”,如何才能解决“中国扩张”与“中国威胁”这个重大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将无法模糊折中,也不可能简单地把中美关系归结或者聚焦于经贸关系,中美关系的核心,将依然继续拷问这一关系在战略层面的基本属性。

四、中美两国的经贸关系

怎样处理中美两国之间经贸关系,这是特朗普上台后排在案头第一号政治课题,在这个问题上,竞选时他已经做了很多承诺,一系列具体的指标数字摆在那里。兑现这些承诺,必将产生极大的冲击,需要做很多相关工作;不兑现这些承诺影响同样不可低估,也需要做很多工作。更重要的是,那些把选票投给特朗普的,人更多地是看重了特朗普的经济上的能力,如果他不能很快地从中国身上揩到大量的油水,他又从哪里能迅速捞取到实惠,以此向美国民众证实自己呢?说实话,面对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短时间内谁也无法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即使找到出奇制胜的经济妙招,按照正常的经济运行周期,也总得三五年才能显现出来,时间允许特朗普做这样的等待吗?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必定要动用非常与霸道的手段,而中美经贸关系显然就是特朗普显灵的第一号对象。至于他具体将怎样操刀,人们不妨拭目以待。笔者以为,在这个问题上,他将在相当程度上兑现他的竞选诺言。

在中国方面来说,中美经贸关系是中国经营中美关系可依托的最重要的资产,这份资产已经成为中美两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夫妻关系的基石,也是中美两国可以并肩齐驱、风雨同舟、殊途同归战胜一切风浪的“压舱石”。用密切的经贸联系保障中美关系,就是保和平,为此代价将在所不惜。这大概是一种变相的“用金钱换和平”的道路,北宋南宋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国策。现在,有些人可能不好意思直接干脆地歌颂赞美“用金钱换和平”,于是就采用借古喻今的办法,歌颂起历史上著名的城下之盟来了(见人民日报2016年11月24日《大道兮低回——大宋王朝在景德元年》一文),把澶渊之盟的伟大意义及其所带来的好处着实都赞美了一番。从上述迹象看,中国将继续贯彻中美关系的这一基本设计,至于最后能得到特朗普怎样的回应配合,也不妨拭目以待。

五、两国的之间“分歧”如何“管控”

现如今中国国家安全保障的基本对策之一,就是绝不反对美国,绝不同美国对着干。正因为这样,所以在中国社会的主流语境中,中美之间不存在根本性的战略冲突,彼此之间是“命运共同体”,因而也不存在战略上的对抗,根本不存在世界范围内谁战胜谁、谁取代谁的问题。中美之间所发生的一些冲突,比如美国派军舰侵入中国领海,向台湾出售武器,美国总统接见达赖之类,统统都属于“分歧”,也就是说,中国主流语境只承认中美之间的“分歧”而不承认中美之间有对抗;中美之间这些“分歧”的存在,源于彼此之间的看法不同,互信不足、沟通不够,并非是哪一方恶意为之。因此,“管控”就成了维系中美关系向前发展所必须的功课,是十分正常也是十分必要的。这大概就是中美关系管控论的理论基础与思想滥觞。

美国奥巴马政府也接受这样的说法,也认可认同中美之间的“分歧”需要强有力的“管控”。于是,人们看到,这些年来,中美两国一直都共同地“管控”着中美两国的各种“分歧”。特朗普上台后,对这些“分歧”怎样“管控”,将成为中美关系实际发展状况的晴雨表,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问题上:

一是台湾问题怎样处理

美国不会宣布支持“台独”,但特朗普对于实际上已经当权在位的“台独”采取怎样的政策,其中大有文章。考虑到今后几年台海两岸还不至于走到动武的边缘,所以美国将不会面对航母编队开到台海附近的考验,但是,从特朗普最近一个时期与台湾的互动来看,美台关系日益密切将成为基本走向,所以,突出的是,美国会不会再次大规模向台湾出售武器,这将具有突出的战略意义,将相当程度上影响中美关系的波动。

二是“朝鲜威胁”怎么办

在美国及西方的战略概念中,“朝鲜威胁”是全面而深刻的,当前突出地表现为朝鲜在开发和部署弹道导弹及核武器,这非常可恶,对此必须予以扼杀才行;中国政府部分地认同认可“朝鲜威胁”,表现在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支持联合国关于禁止朝鲜使用弹道弹道技术发射卫星的决议等,等于间接地承认朝鲜的核武器与弹道弹道也是中国的威胁。当然,中国不承认朝鲜在其它方面的对中国构成威胁,所以,中国外交部可称之为“朝鲜部分威胁论”者。中美在朝核问题上既有“分歧”也有共同利益,因此,在朝核问题上深化“合作”,早已成了中美战略“合作”的典范案例。

但遗憾的是,中美两大国如此隆而重之的战略“合作”却成果堪怜,迄今为止非但没能有效地解决朝核问题,相反却让朝鲜的核武装日趋做大做强,于是,美国对这种合作变得不满意、不耐烦了,特朗普在候选时就是这样,他说要把朝核问题甩给中国,这可能是他目前有关应对“朝鲜威胁”的政策纲领,问题是正式上台后怎么办。如果他继续坚持在中国身上寻找朝核问题的出路,严令中国必须全面彻底按照美国的要求对待朝鲜,那么,中美关系在“朝鲜威胁”问题上就将出现新的互动,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中美关系的新面貌。这将开辟中美“管控”“分歧”的新机制。

三是南海争端如何解决

美国已经深度介入了南海地区的岛屿争端,奥巴马时期美国军舰飞机屡屡侵入中国领海,等于是对南海这块区域的战略深耕,业已留下深深的足印。虽然中国继续填海造岛的可能性不大,但特朗普的美国是追寻过去的足迹继续前行,还是不再重蹈旧辙,着却干系十分重大,其战略影响远甚TPP。所以,对南海争端抱怎样的态度,如何诠释南海问题同美国战略利益的关联性,中美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如何“管控”,同样在相当程度上决定着中美关系的雨雪阴晴。

当然,除上述三个问题外,其它诸如钓鱼岛争端,美国总统会晤达赖等也是中美之间的“分歧”,也一直都在“管控”之中,今后照样继续“管控”就是了,笔者以为,这些问题不会出现什么特别的“凸起”,虽然钓鱼岛争端曾一度引发战争危机,而且美国也卷了进来,但预计今后将趋于平稳,因而也不会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

通过对以上几个问题的思考分析,笔者以为,中美关系的前景未必可以看好。很长时期以来,有人建立在中美两国经济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这一重要判断的基础上,认定不管谁在美国当政,中美关系都是乐观的、向好的,但笔者的感觉却恰恰相反,鉴于中美两国在战略结构上的深刻对立,不管谁在美国当政,中美关系都难堪乐观,更不会有什么向好的发展。

原标题:中美关系所面临的几个关键问题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