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琪:“授业”者与“传道”者岂能先失守
来源:海疆在线 2017/01/17 11:13:47 作者:心琪
字号:AA+

导读: 高等院校要筑牢意识形态的播种阵地,媒体领域要建设好意识形态传播途径,去守住思想的阵地,去守住文化的阵地,最终去守住我们的精神家园。

最近舆论关注的山东某大学教授教师邓相超事件、河南漯河市电视台刘勇事件均有了结果,二人均被所在的单位公开进行处理。

从两人的微博等社交媒体分析来看,这些微博基本上都是反共推墙的,长期否定毛泽东,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社会主义等。让我们非常失望的是,一个是青年学生成长的引路人和指导者的高等教育学府的教师,一个是和谐社会精神和谐社会价值意识的新闻媒体的工作人员。我们党和国家、人民最信任和重视重用的人才,却持这样的三观,我们不得不反思,历史虚无主义沉渣何时才能肃清?意识形态建设工作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一个是播种思想,一个传播思想,恰恰却出现了这样的“毒瘤”,这些人常年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进行虚无历史,利用社交媒体进行长期的酝酿、发酵,雾化、污化、丑化历史进程中的人民,特别是人民群众中的那些道德和英雄楷模,通过推墙取消党的领导从而颠覆我国的社会主义根本制度,这就是这些人的本质目的。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发生在他们身上真的是失望透顶。如果说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在这里希望能够在高等院校和新闻媒体两大领域进行全面肃清,否则贻害无穷。因此,若要“授业”和“传道”,那必须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否则凭什么能够让人信服呢!

高等院校的教师如何做到教书育人、立德树人,而不是“邓相超师”们让人感到出口即恶心,无底线无原则地造谣生事。那师德表现在哪里?那就是教师的言行之中。现实中,在高校的教师身上,我们看到了三种现象:

一是确实存在一些看似“标新立异”观点的教师,抓住朝气蓬勃、富有创新精神的大学生群体的特征,开始四处传播所谓的“奇谈”。把一些历史事件不顾前因后果地任意剪裁,用小细节小故事来剪裁歪曲大历史,使一些受众特别是青少年在不知不觉中受其影响。

二是确实存在一些政治思想教师没有能够充分学透和把握马克思主义思想,在思想政治教学中没能理解思想政治理论的真正的价值目标所在,肢解马克思主义的系统性、整体性,否认意识形态教育在高校教学和学生成长中的重要性,在教学实践中没有甚至排斥意识形态的渗透教育,对学生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三是确实存在一些教师没有正确的政治立场,特别是参加西方“学术交流”、“人才培养”等归来之后,常常无视我国的国情、社情、民情,在各种场合不加分析地运用西方的学术观点批判当下的中国实际,极大消解了主流意识形态教育的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学生思想认识上的混乱。

以上的现象就显现出高校意识形态建设工作的薄弱环节,与社会发展的严重不适应性。教师出了问题?谁又来监督和管理呢?那就是高校党委,归根结底就是党建工作。如果说高校形成党委统一领导、党政工团齐抓共管、党委宣传部门牵头协调、全校各部门和院系共同参加、上下协调一致、政令畅通的工作格局,那又何来“邓相超”之流,又何来历史虚无主义者沉渣的频频泛起呢?当“邓相超”们开第一次口、发布第一条微博的时候,被有力反驳、有力指正,或者造成恶劣影响及时进行处理,我想我们的高校才是真正的思想播种园地,才是名副其实的“授业”者。因此,高校各级党组织必须加快完善制度建设和队伍建设,使高校党委有责任承担意识形态工作,使广大党员干部教师都成为开展意识形态工作的行家里手,带头做好意识形态工作,成为意识形态理论研究、宣传教育和工作实践的排头兵。发现教师队伍中有历史虚无的声音或者传播负能量之类教师之时,一定要及时进行处理,绝对不能给“邓相超”们任何生存的机会和空间。同时党委一定要进一步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紧紧围绕“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如何培养人”这一主题,坚持立德树人,让高校真正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与高校教师相比,新闻媒体从业者面对的是全社会,同样也是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队伍。

新闻媒体具有份传播新闻和意识形态两种身份属性,前者是一般属性,后者是特殊属性。所以,新闻从业者报什么、不报什么、怎么报,说什么、不说什么、怎么说,都包含着立场、观点、态度。漯河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刘勇身上的标签就是新闻媒体从业者,一个河南省宣传部下属的漯河电视台制片人的身份公开发表言论,一个合格的新闻从业者应当做到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有较高的思想政治素质,而事实上“刘勇”们却借着自己新闻从业者的身份肆无忌惮,可见我们对新闻媒体领域的担忧,作为从业者和管理从业者的部门是不是改引起重视反思呢?历史虚无主义者与新闻媒体从业者联系在一起,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而现实中确实存在:

一是随着自媒体的发展,一些媒体从业者为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或者彰显“特立独行”的个性,大肆涉足历史领域,胡编乱造,博取关注,以歪曲历史、贬损国家为代价,为自己赚取名利,不惜颠倒黑白。

二是随着媒体的变革发展,一些媒体从业者传播的是低俗趣味传闻趣味和对于娱乐盲目的追求,还有就是没有真实性的谣言,处处是几乎一个角度、一样口吻的娱乐见闻,处处可见标题党,除了抄袭就是传播负能量,造就自己的乏味和大众的乏味,最终就是导致意识形态的失态和媒体的失职。

于是自由而负责、健康而纯净的媒体从业者越来越让我们觉得稀有,不了解新闻媒体的各种基本操作规范,有时甚至是缺乏一些最基本的常识性知识的储备,当然就更谈不上具有更高层次的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观、记者职业素养、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了。针对这种现象,我认为我们媒体管理部门在用人方面应该谨慎,长期对媒体从业者进行道德素质的培养和媒体专业素养的教育。媒体从业者要恪守职业道德、树立良好的公众形象,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多出作品,多出好作品,多传播正能量、传递好声音。有效利用好微博、微信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传播引领作用,多出更好的新媒体产品和服务,去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个性化的精神文化需要。

高等院校要筑牢意识形态的播种阵地,媒体领域要建设好意识形态传播途径,去守住思想的阵地,去守住文化的阵地,最终去守住我们的精神家园,将“邓相超”、“刘勇”之流在第一时间发现并肃清,将历史虚无主义的毒瘤扼杀在萌芽状态,加强防范意识形态渗透,建立完善长效机制,着力加强对一些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的分析研判,切实增强意识形态工作的前瞻性和针对性,这样才能是意识形态建设具有连续性、长远性、有益性,“授业”者与“传道”者才会名副其实。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