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彪:“李专员”们的建议,能管用吗?
来源:东方思想库 2017/01/20 11:13:56 作者:郑彪
字号:AA+

导读: 凤凰卫视有一个“大嘴巴”评论员,前不久曾妄论中国最高层已经不知道怎么改革,殊为可笑。或许,这才需要再设改革委员会,再次恭请“李专员”们出来进行“顶层设计”并指导中枢,两者似乎是交相呼应。读者朋友,您说,“李专员”们的建议,能管用吗?

长期以来,流行一个说法,说中国人不懂幽默,这也是“西方中心论”和自由主义制造的一个神话。其实,幽默大师在中国历史上多有,我认为庄子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也是最了不起的幽默大师。《史记》中有《滑稽列传》,第一位就是齐国的淳于髡,其次是楚国的优孟,都长于政治幽默。汉代又有东方朔,到清代,有纪晓岚。20世纪以来,最家喻户晓的一位,就是钱钟书先生笔下的“李专员”。“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钱钟书在《围城》里刻画的民国时期教育部洋奴官员的一个典型形象——李专员,前些年搬上电视剧,妇孺皆知,这句台词也成为当代政治讽刺(今称搞笑)的经典名句。众所周知,民国时期也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个最为崇洋媚外的时期,李专员是教育部专员,搞教育改革,照抄英国,推行导师制。无独有偶。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进程,同时也再次涌起照搬西方模式的浪潮,欧风美雨,卷土重来,铺天盖地,比起李专员那次,许多方面是否有过之而无不及?长期以来,“李专员”早已无所不在,占据要津,比比皆是,只是二三十年来,流行洗脑,人们耳濡目染,习惯成自然,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特别是经济领域的“李专员”们,成为时代的弄潮儿,“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星(条)旗旗不湿”,从最初推波助澜,到长期兴风作浪,技艺高超,着实了得。惜乎近年来时去运转,行情暴跌,名声大坏,政治上已经再次历史性地边缘化了。

《围城》里李专员的一席话,那个版本,调换一下时空和内容,大约如次:

“哼,哼(抽鼻声),兄弟——我在美国的时候,我跟一些专家讨论过经济改革。兄弟以为,美国的经济体制比较好,是因为美英的经济理论比较好。美英的经济理论,主要是自由主义理论,其要点无非三条:一是民营(私有)化,二是市场化,三是政府只管“看守”,不甚作为。兄弟——我在美国的时候,我发现了大国崛起的秘密,英美先后成为世界最强国,就是靠自由主义(不是靠重商主义的殖民战争),主要靠这三条。但是,战后美国的体制,(受苏联和新中国影响)也有缺点,就是政府承担了太多的社会福利,不堪重负,主要是富人不堪重负。所以里根经济学和撒切尔改革比较好,我们中国的经济改革,特别是财政税收分配改革,就是学习里根经济学,比较成功。后来改革进入深水区,特别是近年来,经济改革停滞,政治不改革,无视西方普世价值,改革事业在中国有失败的危险。美国朋友和我们都很着急。兄弟——我最近又去了美国,美国朋友也常来中国,我们一致认为,80年代设立国家体改委,是一个非常好的做法,推动改革攻坚,非常成功有效,例如价格改革,价格闯关失败,完全是由于改革不到位。后来撤消了体改委,非常可惜。中共十八大再次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等于重新定义了经济改革,还有政治改革,甚至重提“共产主义信念”和强调“共同富裕”,这么做,最违反普世价值了,这简直是亡国之路。所以,兄弟——我后来又到“中美国”的时候,我们讨论的结果,是建议,为了完成改革攻坚,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攻坚,需要重新设立国家改革委员会,重新集中我们这些改革精英,进行顶层设计,并主抓改革。尽管这样做,实际上否定了十八大,并凌驾于政治局之上,但是,鉴于形势和时局艰危,哼,哼,兄弟——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凤凰卫视有一个“大嘴巴”评论员,前不久曾妄论中国最高层已经不知道怎么改革,殊为可笑。或许,这才需要再设改革委员会,再次恭请“李专员”们出来进行“顶层设计”并指导中枢,两者似乎是交相呼应。读者朋友,您说,“李专员”们的建议,能管用吗?

原标题:郑彪: “李专员”们的建议,能管用吗?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