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文:西方民主的葬礼
来源:草野思想库 2017/01/25 11:11:17 作者:郭伯文
字号:AA+

导读: 民主的葬礼正在进行中;而历史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同情。

西元2017年1月20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凄风冷雨,愁雾低回。偌大的广场,四年一度的例行聚会——虽然规模远逊四年前、八年前,但依然算得上黑压压云集。众人神情肃穆,眉头凝重;不时哗起一阵强颜欢笑的、应景式的相互问候打趣声和掌声,随即复归寂闷。军乐队努力试图奏出欢快的曲调,无奈在淅沥潮湿的空气中,或低沉而郁塞,或高锐而突兀……

举世瞩目的第45任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特朗普就职典礼举行。

会场外,蔓延全美、乃至全世界许多大城市,数以百万人参加游行抗议活动,冲突不断,数日不绝。

特朗普的就职演说是一篇战斗的檄文、革命的檄文。他说,我们美国已经是那样的惨,工厂倒闭,工人失业,基建失修;当凯子一样无度地援助外国、保护外国,却造成国内无数中产阶级沉沦;母亲和孩子陷于贫困,教育黑暗、充斥权钱交易,青年失学,犯罪横行……“这些屠杀行为将永久结束在此地、结束在此刻”。

够了!是的,特朗普没有提到长久以来美国人引以为豪的、天堂般美好的“灯塔”、普世价值,这点足以让中国公知和美迷郁闷透顶。但特朗普提到了“民主”!虽然貌似并没有出现这一字眼,但却抓住了其本质。他说:

“今天我们是将权力由华盛顿交接到了人民的手中。”“真正重要的并不是政府由哪个党派掌控,而是政府让人民做主。2017年1月20日,这一天将会被铭记,美国人重新成为了国家的主宰者。”

什么意思?因为美国以前实行的是假民主——

“长久以来,华盛顿的一小群人攫取了利益果实,代价却要由人民来承受。华盛顿欣欣向荣,人民却没有分享到财富。”“这些是正直的人民,正直的公众发出的合理诉求。但是很多人面对的现实却与我们的期望不相符”……

但,(随着我特朗普上台),“曾经被忽视的美国人不会继续被忽视”了!

必须承认,特朗普上台,的确是“民主”的胜利——至少今次美国总统大选,舆论民主方面比以往大选更胜一筹。众所周知,美国大选是金钱游戏,金钱资本掌控的新闻媒体,因为垄断了舆论导向,往往对大选结果起着主导作用;何况经过精细“顶层设计”、成熟无比的美国民主制,两党所派出的候选人,几乎都是同一个精英圈子里的自己人——拿特朗普的话叫做“建制派”,总统大选无非就是一场貌似火花四溅的嘉年华而已。互联网的急速普及颠覆了这一传统,至少资本精英层低估情势,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应对准备。

虽然是著名土豪,但具有疯子气质的特朗普并非资本精英“圈内人”。凭着天生的狡黠和敏锐,特朗普接地气、懂民意,一手推特打天下。刚开始可能想借参选总统蹭热度扩张生意,孰料过五关斩六将登上巅峰。互联网自媒体打破传统媒体的垄断——也即资本和权力的垄断,使得特朗普以差距一个数量级的竞选资金赢了对手,打了整个精英层一个措手不及、目瞪口呆!他们至今内心并不情愿接受这个结果(全球风起云涌的抗议热潮,多出自他们的推动),只是暂时必须表面上尊重既往制定的规则而已。

“民之所欲,长在我心”——特朗普的胜利,比以往任何总统选举都更是民主的胜利;但特朗普却唱响了美国在二战后、特别是冷战后一直奉行的普世价值民主制度的挽歌!

他反全球化,要建贸易壁垒,甚至物质的边界长城,“我们要保护我们的国界不受其他国家的破坏”,“只有保护,才能有真正的富强”;他要遣返“非法移民”,“我们将遵循两条最简单的原则——买美国的商品,雇美国的工人”;我们文明世界会团结起来,“抵御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我们会把他们从地球表面全部清除”,“战斗力和精神可以克服任何挑战”,“现在是时候让美国的‘斗士们’再次记起一种古老的智慧”……我们会让美国“再次伟大(强大、富有、骄傲、安全”!

总之一句话,特朗普要告别美国在全世界到处强塞、推广,且甜且毒、已经令人腻得发齁的普世价值,回归到一种两三代人之前无比熟悉、且更加痛恨的路数,那就是臭名昭著的——

帝国主义。

话说当初西方、美国从苏联手里硬生生夺去“民主”大旗,将其包装成华丽香喷的“普世(普适)价值”;短短数十年,民主将死,普世价值臭了大街。为什么?

五年前此时,本人因为不忿一位貌似文化不高的青年也敢大话炎炎“说民主”,乃开博作文,以“炮轰民主”为主,论及于此凡几十篇,在社会上泛了一点点涟漪。在此郑重惶恐声明:民主不是被我唱衰的,更不是我轰倒的。民主会死,而且速死,理由千千万。

首先,西方民主不是真民主。谁当选都差不多,当选者并无太大的经国理政的权力(被“关进笼子”),甚至中央政府空缺几十天、几百天都碍不了大事……你说这种选举游戏叫做“民主”?别逗了。选出近乎无权、无用者,本身就是西方民主的悖论。西方可以没有“政府”而保持社会稳定,是因为政府背后还有政权,政权才是社会的定海神针;西方民主选举的是政府而不是政权,政权从来不是选出来的。但美国在非西方世界强卖民主大力丸,事实上却是让这些国家票选“政权”。焉能不乱?

现在特朗普及其政府比以往更接近于“真民主”。他能颠覆建制,革命成功,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政权”,并在此基础上大展拳脚吗?难。特朗普未必有希特勒的才干、精力和机遇,更重要的是美国还没有沦落到希特勒接手时的德国那种无比困顿、凋敝的程度,美国目前还是世界一哥。特朗普还没这个能力发动全民为之而战,建制派的实力也还远远超过于他。

其次,百年来“民主运动”的实质是弱势阶级要求生存保障,提高经济政治地位。它的另一面——甚至一度占据主导地位的一面,就是曾经轰轰烈烈、经久荡涤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作为妥协,西方内部经济上逐步施行福利制度,培养中产阶级;政治上逐步扩大选举权,让广大民众有了一种“可以当家作主”的幻觉。西方人如此欢天喜地地玩了几十年,让无数发展中国家的屁民羡慕嫉妒恨,目之为天堂和灯塔。殊不知,经济上的高福利是西方民主制的基础和前提,但他们却将政治上的票选制度包装成普世价值,告诉发展中国家:这才是“仙丹”。

西方依靠在帝国主义阶段积累的科技、文化和军事等方面的优势,把控了全球大部分的资源和战略通道,培育壮大了居于利益链上游的产业,因此在其相当长的“民主制度”阶段,在自己制定的“公平”自由贸易规则下的全球化时期,可以较轻松地实现利益的定向输送——高附加值的产品外销、穷国提供廉价原料和低端产品与之交换。巨大的“剪刀差”导致富国愈富、穷国愈穷,富国由此可以宽松地发福利,优雅地搞民主选举;穷国百姓只能眼球充血地看着他们“人民当家作主”,回头怨恨本国政府“腐败”,“制度”落后。

显然,有钱分(高福利)才有这种民主制度。这种“分钱民主”用更贴切见血的词说,应该叫做“分赃民主”。高福利分的钱并非从资产阶级的原有利润中匀出来,而是从外界攫取、流入的巨额浮财的一部分。西方资本获得的利润反而比原来多得多。

问题恰恰也就出在这里。资本追求利润的饕餮无度促使其疯狂地“全球化”,导致在其母国出现特朗普所说的“我们帮助别人走上了富裕之路,我们自己的财富、力量和自信却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我们的工厂一个接一个倒闭,而我们成千上万被落在后面的工人被长久忽视”。资本和财富之根是其国家的强大、社会的稳定,而资本的全球化正在急剧地走向自己的反面,将颠覆其本身。“资本没有祖国”是一句自欺欺人的话,犹太人腰包里即使有再多的钱,如果不掌握政权,没有自己的祖国,他们终归还是流民,随时会被“希特勒们”屠杀掠夺。

美国和全西方的底层民众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特朗普和欧洲许多右翼政治人物也看出了这一点。特朗普们着急地想阻止这一进程,他们要扎紧篱笆,养伤治病,培根固本,再造掠夺世界和财富吸血的超强能力——简言之,重走帝国主义老路,“去他妈的民主、普世价值!”

他们会成功吗?基本没有可能。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安逸享受惯了的人,身懒体衰,斗志锐减,“心虽至而力不能往”,绝难重拾吃苦奋斗强悍打拼的精神——当初的八旗子弟如此,如今的西方人也一样。上帝的子民也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

何况,特朗普们并没有什么新招,还是贸易壁垒和民粹主义那一套。几百年来的历史告诉我们,贸易壁垒的结果就是战争:敲开别人市场的叫做“鸦片战争”;列强争夺市场的叫做世界大战。而民粹主义的后果则是种族屠杀。

何况,“文明”日久、“政治正确”红线赫然的西方,内部文化和种族混合(不说融合哈)弥深,羁绊掣肘多多,早不复百年以前的骄锐气盛;更重要的是,他们如今面对的世界,早已不是百年前任人宰割、可以予取予求的案上鱼肉……

特朗普和特朗普第二、特朗普第三……会接连依靠“民主选举”而走上前台,接连仰天唱响“再次伟大”的悲吼——那是民主的挽歌。

民主的葬礼正在进行中;而历史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同情。

原标题:郭伯文:民主的葬礼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