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瞭望:退出TPP后,美国贸易政策走向何方
来源: 瞭望 2017/01/25 14:42:39 作者:郑昊宁
字号:AA+

导读: 此外,李巍认为,特朗普的许多政策还可能遭到国内、国际社会和美国传统盟友的反对。美国工人的反应尚不得而知,但美国退出TPP却让日本伤透脑筋。在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后,安倍仍不愿接受现实,表示要继续劝说美国。看到美日围绕TPP的纠结,中国更加坚定本国参与和促进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决心。

QQ截图20170125143918

◆ 特朗普不断表示美国要退出TPP,并代之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从“团购”变为“单点”

◆ 退出TPP、减少进口、保护国内就业并不意味着美国将走向贸易政策上的孤立主义

◆ 特朗普放弃多边体制、改为双边贸易,主要是为了尽可能扩大谈判优势

◆ “特朗普经济学”存在许多相互矛盾之处

◆ 附文:《该跟TPP说再见了》

文丨郑昊宁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3日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彻底推翻了他的前任贝拉克·奥巴马留下的一大政治遗产。

自竞选以来,特朗普不断表示美国要退出TPP,并代之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从“团购”变为“单点”。专家认为,由于TPP已打好谈判的基础,特朗普如若推进FTA谈判的话将变得相对容易,甚至可以将FTA谈判与美国的双边同盟体系相结合来推进。

只不过,这样做对美国国际信誉将带来巨大影响,或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变多边为双边

自参加美国总统竞选以来,特朗普多次抨击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承诺当选后不再签署大型区域贸易协定,而是注重一对一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他23日签署行政命令时表示,退出TPP对于美国工人来说是件“大好事”。

就在一天前,特朗普还提到将很快与墨西哥、加拿大两国领导人讨论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重新谈判。白宫网站22日说,如果加拿大和墨西哥拒绝重谈协定、不把协定变得对美国劳动者更为有利,美国将退出这一协定。

如此看来,特朗普会使美国在对外贸易上走向孤立主义吗?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巍认为,这并不绝对,因为“美国想要发展经济的话,还是要继续对外扩大自己的贸易”。

“特朗普之所以频频对多边贸易框架出手,首先是为了兑现自己在竞选时期内的一系列承诺,”李巍说,“从其经济团队组成上看,军人和‘高管’居多,执行力较强,因此特朗普政府近期还可能继续紧锣密鼓地出台对外贸易新政。”

李巍认为,退出TPP、减少进口、保护国内就业并不意味着美国将走向贸易政策上的孤立主义,这些政策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最大限度保护美国利益,向特朗普口中的“美国优先”靠拢。

“特朗普放弃多边体制、改为双边贸易,主要是为了尽可能扩大美国的谈判优势,”李巍说,“在多边体系中,美国没有太多谈判优势;只有在双边、一对一的时候,美国才能最大幅度体现谈判优势,争取更大利益。”

加快FTA谈判

如果把政治和经济结合来看,特朗普的对外贸易战略更不可能收缩到彻底“无所作为”的状态。

“美国主导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多边体系,特朗普对这一组织有所诟病;但美国在亚太地区一直都在推行双边同盟体系,”李巍说,“因此,未来双边FTA谈判很可能配合美国的双边同盟体系,最大限度扩张美国利益的同时,保持相对灵活性。”

此外,TPP被视为奥巴马最大政治遗产之一,特朗普否定TPP也就是否定了奥巴马、美国民主党和美国建制派精英。“因此改多边为双边最符合特朗普的利益需求,”李巍说。

他判断,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加快对FTA的谈判。“因为TPP已给美国打好底子,美国政府可根据不同国家的不同情况对少数条款进行修改,双边FTA的谈判有可能会相对容易一些”。

说得容易做时难

清华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17日举行《清华全球报告》发布会,其中一篇报告由李巍主笔。该报告认为,特朗普当选时恰逢美国国内社会和经济状况出现重大变革。美国传统制造业外包后,国内制造业走向衰落,导致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扁平橄榄型社会结构逐渐崩塌。

“因此,特朗普很可能将提出一整套不同于其前任的‘特朗普经济学’,其本质就是对内的新自由主义和对外的保护主义和本土主义,”李巍当天在发布会上说。

不过,包括李巍在内的不少与会专家都指出“特朗普经济学”存在许多相互矛盾之处。“比如大幅减税和加强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推进的情况下,钱从哪里来?”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世俭问道。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员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也指出,特朗普已多次表达要给华尔街“松绑”的意愿,包括推翻金融监管法案(又称《多德-弗兰克法案》)。这种情况下,华尔街可能会多赚数万亿美元。

“金融业越发达,特朗普所希望的制造业复苏就会越艰难,”张建平说。

此外,李巍认为,特朗普的许多政策还可能遭到国内、国际社会和美国传统盟友的反对。以TPP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举例,如果美国退出的话,“各种成本由谁承担?一个国家的国际信誉何在?美国能不能承受成为‘孤家寡人’的可能”?

该跟TPP说再见了

来源丨人民日报海外版

文丨苏晓晖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华盛顿时间1月23日,刚就任仅3天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称此举对美国工人来说是件“大好事”。

美国工人的反应尚不得而知,但美国退出TPP却让日本伤透脑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多次释放信息,希望特朗普理解TPP的战略和经济意义。在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后,安倍仍不愿接受现实,表示要继续劝说美国。

安倍之所以不甘,是因为TPP曾被赋予过度的战略意义。在日本眼中,TPP是日美同盟的重要纽带。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大力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而TPP恰是该战略在经济领域的重要抓手。安倍政府力争使日本在美国的地区战略格局中发挥更大作用,将日本纳入美国的地区战略布局,因此不顾国内多方反对,做出加入TPP谈判进程的决定。同时,日本试图借此参与美国对地区经贸、投资、服务新规则的塑造,助美国维护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力”。正是种种私心和私利的存在,使TPP违背了自贸合作的真意,失去了生命力和科学性。世人同它说再见,恐怕是迟早的事。

看到美日围绕TPP的纠结,中国更加坚定本国参与和促进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决心。

首先,中国坚定认为,各国的经贸政策应符合时代发展潮流。当今世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在经贸领域,逆潮流而动、搞“零和博弈”、小团体利益至上的做法都只会损人而不利己。各国应共同推动国际经济秩序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实现共同发展和互利共赢。

第二,中国审时度势,为世界经济发展注入信心。当前,世界经济增速处于7年来最低水平,全球贸易增速继续低于经济增速,贫富差距、南北差距问题更加突出。“反全球化”思潮抬头,经济全球化进程遭遇挑战。中国一再指出,各国共同的目标应是同舟共济,促使世界经济走出困境,而亚太地区更应继续发挥世界经济引擎作用。

第三,中国坚持原则,为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规划正确道路。中国多次强调,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是开放、包容、联动的发展道路,谋求合作共赢。中国一贯主张,照顾亚太地区经济发展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实现开放透明、互利共赢的区域自由贸易安排。

最后,中国无私奉献,支持亚太自贸区的愿景与计划。2014年,中国成功主办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亚太自贸区进程在北京雁栖湖畔正式启航,实现了从梦想到行动的历史性进展。

事实上,在许多重要的多边场合,中国领导人都提出中国方案,为世界发展注入了正能量。在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中,相比某些国家念念不忘的“领导”作用,中国更为重视“责任”和“担当”,真诚地为解决当前世界面临的各种问题、为促进世界的共同发展繁荣贡献力量。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