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82年前红军就有“春晚”
来源:东方网 2017/02/03 11:11:58
字号:AA+

导读: 1935年是我党我军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年!“遵义会议”“四渡赤水”“强度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突破腊子口”等都发生在这一年。正是红军指战员们那个春节的披肝沥胆、浴血奋战,才使得中国的革命实现了重大转折,使得国民党反动派扼杀中国革命的企图落空,也为抗日战争积蓄了强大的量。

82年前的此刻,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无数革命烈士正赴汤蹈火,为民族命运与人民幸福而浴血奋战。那么那时他们是怎么过春节的呢?

 

春节来临,举国上下沉浸在欢乐、祥和、安宁的喜庆氛围中,人民解放军仍然坚守在岗位上,保卫着祖国和人民。回溯历史,82年前的此刻,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无数革命烈士正赴汤蹈火,为民族命运与人民幸福而浴血奋战。那么那时他们是怎么过春节的呢?

十送红军

提前上演的战地“春晚”。1935年年关将近,为欢度新春、鼓舞士气,红军将士们策划了一场“战地春晚”,准备于2月3日除夕举行,但终因征途转战,这场从元旦起精心筹划的“春晚”提前上演了。

1月26日(离除夕还有八天),军委纵队行程70余里,顺利从宿营地东皇殿大兰场到达土城时,这个黔北小镇已洋溢着浓浓的“年味”。由于路途顺利,军委纵队抵达时间比较早。当夜晚的篝火燃起,将人们征途劳顿的面容映红时,休养连指导员李坚真情不自禁地先唱了起来:“滔滔乌江急又深,手拉手来心连心。阶级姐妹团结紧,不怕敌人百万兵。”

涛涛湘江血染红

她的歌声刚落,在大家的喝彩声中,表演“凤阳花鼓”的危拱之又接着唱起来:“咚咚锵……红军强,红军强,千难万险无阻挡,行军路上揍老蒋,北上抗日打东洋……”

就好像“春晚”的预演一样,在掌声的鼓励下,李伯钊跳了一支《水兵舞》。阑珊夜空、篝火映红,大家打着拍子,哼着调儿,沉醉在她轻盈而欢快的舞动中。李伯钊一曲刚跳完,只见徐特立反穿羊皮袄,头戴破毡帽,闷着头,慢慢悠悠地走上场,跳起《捉虱舞》,将虱子在人身上令人奇痒难耐的神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大家先是一愣,而后爆笑如潮……

最后,应大家要求,蔡畅唱起法国革命歌曲《马赛曲》。随着蔡畅的歌声,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周恩来、张闻天、伍修权……大家不由自主地跟着轻声哼起来,逐渐汇成合唱,雄浑的歌声在土城上空久久不散,温暖着这个寒冷的冬夜……

翻越老山界

朱德亲上前沿指挥作战。1935年1月28日拂晓(离除夕还有六天),中央红军决定先西渡赤水,后北渡长江,进入四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前进途中,中革军委决定在土城以东的青杠坡设伏,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尾追而来的川军。情报表明他们只有4个团,不到六千人。然而战斗打响后,敌军火力凶猛,援兵不断,红军伤亡较大。原来对手是由外号为“熊猫”的郭勋祺指挥的川军精锐,少说也有一万多人。此时,红军领导层已经察觉到对敌情判断的失误,党中央政治局迅速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撤出战斗,西渡赤水。

滚滚乌江重飞渡

为保护党中央和军委安全撤退,朱德总司令把心一横说:“我上一线指挥!”毛泽东默不做声,静静地抽烟,头也没抬,紧锁的眉头里写满对老战友的担忧。朱德看出毛泽东的心思,他把帽子一脱,爽朗地说:“得了!老伙计,不要光考虑我个人的安全,只要红军能胜利,区区一个朱德,即便死又何惜!敌人的枪是打不中我朱德的!”事关成败,毛泽东只好答应。

四渡赤水

红军指战员见自己的总司令来到前线,士气一下子振奋起来,越战越勇,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但疯狂的敌人似乎也很顽强,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激战了一个下午,红军的弹药快打完了,连用来打击敌人的石头,也所剩无几。黑压压的敌人一次次蜂拥而来,红军一次次用刺刀、大刀、石头把他们打退。

在阵地上的朱德,急得眼睛都红了,他带领干部团一起向敌人冲击,旁边的干部团团长陈赓、政委宋任穷挡也挡不住,任他一次又一次地亲自带着队伍向敌人冲去……是夜,土城战斗结束,血洗一般的青杠坡,恢复了满身伤痕的宁静。

飞夺泸定呈英豪

毛泽东的年夜饭:唯一一碗腊肉送给了伤员。1935年1月29日(离除夕还有五天),拂晓,红军从土城浑溪口、蔡家沱、元厚等渡口迅速渡过赤水河。“四渡赤水”的序幕也是由此揭开的。2月3日(大年三十)部队撤至四川叙永县城南的石厢子,已是大年三十的傍晚。这里与贵州毕节县大渡乡和西云南威信县水田寨接壤。雄鸡报晓,三省可闻,故而而三地交汇处统称为“鸡鸣三省”。适时,石厢子是一个仅有400多人的小村庄,75户汉、彝、苗人家杂居。地处大山深处,老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连除夕之夜的爆竹声也是稀稀拉拉。警卫员好不容弄来一碗腊肉,却被毛泽东送给了伤员。那一夜,中央领导们以通宵会议完成了除夕“守岁”。

突破腊子口

博古交权:革命历史实现重大转折。1935年1月中旬,遵义会议决定取消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1935年2月5日(大年初二),红军转移至云南信威境内。当天晚上,在水田寨一栋因门窗雕有花草虫鸟图案而闻名的“花房子”里,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博古交出了装有文件、材料、公章等象征着中央最高“权力”的几副挑担。实现了中国革命史上的重大转折。

草地跋涉苦难多

扎西整编:红军师长当团长,10个连长一个班。扎西会议前,由于长征中减员严重,中央红军各军团番号虽然存在,但有的军团实际兵力不及以前的一个师,有的师实际兵力不如以前的一个团,有的连队甚至只有干部没有战士。单位多,层次多,机关人员臃肿,战斗部队人员缺乏,作战能力下降,形成了“头重脚轻”的局面,严重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

扎西休整期间,1935年2月8日(大年初五),毛泽东提议,必须整编部队,实行轻装,精简机构,充实连队。1935年2月10日(大年初七)凌晨,经中央政治局彻夜研究,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恩来、王稼祥签署了《关于各军团的缩编命令》。

红军过沼泽

整编后,中央红军由30个团缩编为17个团,机关和后勤人员大幅精简,充实基层。运输队、掩护队、保卫局、供给部等机构的大部人员,以及司号员、理发员、炊事员、通讯员等等,大都编入了作战连队。整编后一个团兵力达2000余人,相当于整编前的一个师,战斗力明显提高。

更喜岷山千里雪

红三军团取消师级编制,红四师师长张宗逊和政委黄克诚到10团任团长、政委,五师师长彭雪枫成了13团团长,政委钟赤兵改任12团政委。另一位师长李天佑改任军团司令部作战科长。而团长、团政委则改任营长、教导员。四师10团9连连长黄荣贤回忆,他们团在长征中损失很大,当团政委杨勇告诉他9连解散,将他调至新组建的团部通讯班当班长时,他大吃一惊。谁知,来到团部报到时才发现,自己这个班的另外9个人,都是曾经与他一样的连长。是名副其实的“连长班”。

三军过后尽开颜

扎西整编后,中央红军丢掉了“包袱”,实现了“消肿”,突出了红军运动战的特长,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彻底改变了长征以来“叫花子打狗,边打边走”的局面。趁着国民党几十个团匆匆在长江南岸布防阻拦,贵州兵力空虚之际,毛泽东再度挥师黔北,杀了敌人一个回马枪。红军先头1个团先敌抢渡二郎滩,成功掩护部队于2月18日至20日,第二次渡过赤水河,取桐梓、夺娄山关、重占遵义城,5天内歼灭和击溃蒋介石谪系吴奇伟部两个师另8个团。这是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红军东征

【结语】

1935年是我党我军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年!“遵义会议”“四渡赤水”“强度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突破腊子口”等都发生在这一年。正是红军指战员们那个春节的披肝沥胆、浴血奋战,才使得中国的革命实现了重大转折,使得国民党反动派扼杀中国革命的企图落空,也为抗日战争积蓄了强大的量。

原标题:厉害了!82年前红军就有“春晚”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