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继续重男轻女?彩礼更要上天!
来源: 文摘报 2017/02/15 15:11:22 作者:观澜君
字号:AA+

导读: 对于纯女户家庭来说,父母索要高额彩礼,往往有养老方面的考虑。红网@苏州大学邵楠对此评论,我们已经走出了农耕时代,经济效益的创造好像已经不再和性别挂钩。是啊,梦想即将启航,怎能让“天价彩礼”成为“拦路虎”?

2

这个情人节,河南农村青年陈某某要在监狱中度过。

一个月前,他在新婚之夜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新娘。据他说,二人因为彩礼起了争执。

在多地农村,“儿子娶媳妇,爹娘脱层皮”,动辄几十万的彩礼,给本应喜庆的婚事,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3

《人民日报》刊文《六旬老人为何又去打工》指出:“农村结婚彩礼高企已成农民全面小康路上的一大拦路虎”,并呼吁“基层政府应花力气想办法引导解决。” 

近日多地已下发文件,对彩礼给出“指导价”。@澎湃新闻网就此发问,这些“指导价”真能遏制住“天价彩礼”吗?

央视评论说“天价彩礼本质上是买卖婚姻”。原因,恐怕没那么简单。微信公众号“书生香评”@舒圣祥说,评论员将“天价彩礼”想象成“卖女儿”,但被卖的女儿并不是傻瓜,会心甘情愿让父亲把自己高价“卖”了,然后跟着欠了一屁股债的老公去还债?

4

澎湃新闻网则评论道,辨析女方家庭索要高额彩礼是否妥当,不能仅关注数额大小,还应该考察女方父母处置彩礼的方式。

女方父母索要高额彩礼后,如果以嫁妆或其他名义返还给女儿和女婿,那么彩礼发挥的核心功能就是财产转移,即从男方父母那里转移到新成立的小家庭中。

女方父母索要高额彩礼后未返还,如果将其作为自家儿子讨媳妇的本钱,那么,高额彩礼现象就要基于女方家庭再生产的角度进行理解。

对于纯女户家庭来说,父母索要高额彩礼,往往有养老方面的考虑。毕竟,在从夫居传统中,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女儿婚后不再承担父母养老责任,所以父母通过彩礼为自己攒养老本钱。

在一些农村地区有“两头走”的婚姻形式,即年轻人成婚后要赡养照料双方父母。这种情况下,男方支付的彩礼往往不会太高,主要是象征性的。

在观澜君看来,“从夫居传统”“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女儿婚后不再承担父母养老责任”这些重男轻女观念及其在农村生活中千百年来的实践,才是“天价彩礼”产生的根源。

@每日财经网一针见血指出,彩礼就像一种支付,让女性必须遵从父权制的从夫居的传统,在婚后生几个孩子、能不能工作等问题上缺乏自主权,还必须赡养公婆,承担帮助婆家亲戚的很多义务。

在春节,我们就看到了婚后许多女性被要求必须在婆家过年,在很多地方的农村至今仍然存在待客时,妇女做了一桌子菜却不能上桌吃饭、只能在厨房吃饭的重男轻女现象。

果园工社动画@管铸说,人家辛苦养育二十几年的女儿嫁到你家去,给你生孩子伺候你爸妈,你连十万块都舍不得补偿他们?何况很多地方彩礼不过是给小两口的结婚基金,父母并没有要。

有位母亲针对此事发表评论说,我生俩女儿,幼儿园正月十六开学,学费一学期六千多,幼儿园都读了我好几万。以后还要小学初中大学算起来需要30多万。女儿嫁出去了我还得自己养老。不要彩礼我老了吃什么?该评论获得1万2千多点赞。

凤凰网@彭晓芸说,“天价彩礼”折射了农村养老困境。那些把婚姻等同于爱情的人,往往没有看到爱情发生的条件,以为婚姻就是爱和情。在“养儿防老”还是主流养老方式的农村地区,爱情需要的条件——“自由与独立”是奢侈品,是不太可能有生长空间的。

5

6

农村地区包括多数传统的中国家庭,婚姻是缔结一种财产继承和经济合作关系,其中包括生儿育女,也包括养老。而养老不仅仅是夫妻之间的养老扶助,还包括儿子儿媳对家中老人的供养、照顾,这后一种就是中国式社会保障体系的家庭化模式。女性在这种家庭养老社会体系中扮演的角色、承担的功能是生育和家务劳作,留给个人情感需求的空间是极为狭窄的。

生养了女儿的农村家庭,只能指望从彩礼中一次性收回养育女儿的成本,从经济上得到养老的一点保障和回馈。既然养老成本越来越高,“彩礼”随之水涨船高,也就在这种经济计算的合理逻辑之中。

城市居民因计划生育政策而产生独生子女现象。独生子女之间的婚姻,男女都承担着赡养双方父母的责任,于是,我们看到城市白领们关于回谁家过年的争执,他们想出了各种解决办法,有的轮着来,一年回男方家,一年回女方家,还有的干脆把双方父母接到一块过年。

观澜君每次回到故乡鲁西南的某个村子,总会听闻这样的事情,谁家媳妇在打过几次胎后,终于生了个男孩。有一个本家大嫂的儿媳妇在生过一个女儿后,为要男孩,跑去郑州作胎儿性别鉴定,由于判断失误,把本是男孩当成女孩打掉了,全家人相互埋怨好一阵子,听说最近他们终于生了一个男孩,这真是令人唏嘘。检索新闻报道,这种情况也不是某一地的个别现象。

破土综合@破土说,重男轻女严重的地区人口的性别比越是失衡,而到了婚配的年纪男性越是难找到配偶,彩礼越是会成为一个大问题。网友创作了《爱情买卖》新的歌词来描述这一现象:

当初是你要堕胎,堕胎就堕胎。现在又要女人爱,女人哪里来?

@人民法院报报道,2015年11月24日,江苏南通,一位奶奶重男轻女,杀死出生仅4天的孙女。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张爱芬有期徒刑十年。

红网@苏州大学邵楠对此评论,我们已经走出了农耕时代,经济效益的创造好像已经不再和性别挂钩。可在生产力相对低下的农村,却依然流传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养儿防老”的古谚。张爱芬只是千万典型中的代表。姜丽婆婆“逼生了女儿的姜丽离婚”,孕妇们“接男宝棒”“求女翻男”,他们,离张爱芬又有多远?

在情人节的前一天,观澜君还看到一则具有冲击力的新闻,《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文章指出,未来10年内,我国平均每年新进入结婚年龄的男性比女性约多100万人;未来30年内,3000万适婚男性找不到对象。中国已进入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型社会。

7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给出了两个原因:一是强烈的男孩偏好,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追求生男孩的观念一直存在。二是现代技术条件的发展,使得生男孩变得容易。超声波检测技术,如果检测出是女孩,很多家庭会选择让孕妇人工流产。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陆益龙说:“这些因素会刺激并加剧落后地区天价彩礼、拐卖妇女、买卖婚姻、性犯罪现象的发生。”

解决“天价彩礼”难题,本质上要求我们把重男轻女、男娶女嫁、从夫居、传宗接代等传统观念消除殆尽。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上指出,要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努力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成为人们梦想启航的地方。

是啊,梦想即将启航,怎能让“天价彩礼”成为“拦路虎”?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