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媒:确保我军网上意识形态安全的战略思考
来源:《国防参考》 2017/02/16 10:34:12 作者:王明哲
字号:AA+

导读: 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社会结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全方位改变,面对网上意识形态斗争,我军必须准确把握人心争夺机理的变化。

451461199697726.jpg

美国《如何影响中国的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报告称,“互联网是我们与中共交锋的主战场”。西方军事强国早已将网上舆论斗争纳入军事战略,致力于打造网络新型作战力量。

美国自2003年在伊拉克战争中首度实施战略心理战始,相继取得了网络战理论更新和实战检验的丰硕战绩;近期,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公布了国防部新版网络行动战略报告,首次将威慑作为网络战略的关键部分;在混合战争中,美俄军队已能熟练运用信息战力量组建“公民大军”,妖魔化“侵略国”政权,从“侵略国”内部瓦解其国家意志,实现自身战略目的。当前,美西方借助网络技术和文化霸权制定国际互联网规则,兜售政治制度和文化理念,主导意识形态斗争的方向;我军则在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网络影响方面处于弱势,面临被把控、被塑造、被阐释、被标签化的困境,网络空间安全应对总体仍盘旋于战术层面非战略层面。全媒体时代,网络空间已成为人类“第二生存空间”,我军须居安思危、知己知彼,高度重视研究网上意识形态斗争应对策略,争夺网上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

1主动争锋亮剑,抢占网上意识形态斗争制高点

互联网是意识形态斗争主战场。主战场上未能掌握主导权,决定了我国在意识形态领域处于被动接招的态势。近年来,包含谷歌、苹果在内的美“八大金刚”全方位渗透到我国网络空间,通过开“后门”为美国政府提供情报,并无孔不入地向我推送西方价值理念;培养“第五纵队”、扶植“精英”发声,使之借助互联网影响力公然为西方张目;持续技术创新,凭借“影子互联网”等手段规避我

网络防控体系,支持香港“占中”等颠覆分裂政权活动;主导议题设置,针对中国军力发展先后密集抛出“中国军事威胁论”“中国谍报活动猖獗论”“中美军事冲突论”以及“南海航行自由”等议题,从学术上,舆论上全面对我压制。

反观我军,仍存在在理论研究上习惯炒冷饭、在宣传工作中灌输说教、在话语体系上刻板陈旧、在议题应对时屡屡失语、在监管打击时疲软乏力等现象,不仅造成我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困境,也为敌对势力攻击我意识形态阵地留下缺口。网络意识形态斗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面对美西方咄咄逼人的挑战,进攻比防御更具优势,我军必须认清网上意识形态威胁的严峻性,正视上述不足,通过思维理念和工作方式的全方位变革,赢得网络先机,争取战略主动。

第一阶段要竭力扭转我军被动应付局面,打好网上意识形态斗争“歼击战”。中国是目前美国在网络空间最主要的战略对手,美无疑会对其核心技术、霸权地位等严防死守,想要短期内赶超其核心技术并不可行。我军不仅要勇于争锋亮剑,也要学会“与狼共舞”,一方面应着力于就事论事,面对西方议题攻击时及时回应、有一说一,改变传统保守的意识形态工作理念,扭转以遮掩、回避为主的涉网态度,或另辟蹊径转移不利于我军的舆论潮,谨防中国故事被曲解、误读;另一方面可找准对手弱点、打痛打狠,宣传解读西方丑闻,揭露西方式民主制度弊端,评判资本主义发展困境。借鉴对手斗争手法,充分发挥资本主义国家的作用,在境外媒体、商业运作、合作交流中进行文化推广。

第二阶段是以我为主展开反击,打好网上意识形态斗争“阵地战”。利用第一阶段制造的技术发展机遇期,大力推动技术创新,可绕过美国等西方国家占压倒性优势的技术关卡,实现诸如量子通信领域的技术垄断,依托新平台实施意识形态战略反击;把维护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由传统安全领域向网络空间领域延伸,积极与他国建立网络空间合作关系,立足中国文化传统、价值体系和军事实践,构建超越西方、符合我国实际的话语体系,为国际社会提供创新性话语,为我军现代化建设、国防政策和各项军事制度正名。

2力行支撑立言,以人民军队优越性实现主流意识形态 软征服

硬实力是软实力的根本支撑,西方意识形态之所以能在全球占据上风,关键在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普遍发达、人民生活水平较高,而苏东剧变的关键则在于国民经济几近崩溃、政治清洗丧失民心、社会矛盾不断激化。革命战争年代,我军遭遇内外夹击,却抵御了西方“和平演变”,根本原因就在于当年我军的意识形态工作做到了“内圣外王”。反思当前,部分单位和个人治军不严、言行不当、行为不端,削弱了军队战斗力,抹黑了军队形象,为别有用心之人抨击我制度、离间党群关系留下了把柄口实,为敌对势力实现其兵不血刃的政治目的提供了便利空间。

此外,官兵成分结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正在发生深刻改变,一旦因军内风气败坏导致他们信任的丧失,便容易造成理想信念滑坡,等于为西方渗透打开了缺口。相当一段时期内,我军处置行为失范事件时往往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尤其是郭伯雄、徐才厚案件重创官兵“三观”,同时美西方加紧推送资产阶级建军理念、展示军事实力进行震慑、攻击我军特有优势,这使我军意识形态工作陷入双重困境。网络时代信息鱼龙混杂,面对敌对势力的蓄意诋毁更需要“自身硬”。

我军应发挥好擅长摆事实讲道理的传统优势,先摆好事实,再讲清道理,以开放、包容的态度正视网民对军队的监督实现与网民的良好性互动,并以此为动力改进作风、规范言行;坚持网络空间治理与现实空间规范两手抓,对军队自身问题,既不粉饰护短又不允许造谣抹黑,消除负面思潮、舆论产生的根源,以我军良好的形象抵制西方攻击渗透,增强主流意识形态感召力。

3以网治网,提升我军意识形态斗争的网络思维

互联网的发展催生了社会结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全方位改变,面对网上意识形态斗争,我军必须准确把握人心争夺机理的变化。网络发源于西方、成长于西方,西方不仅在技术上有比较优势,而且与互联网文化高度契合,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都由西方率先突破,网络中心战等互联网作战概念由美军率先提出,互联网“行为规则”也由西方主导,美国是全球主要信息源。而我军在网上意识形态斗争中仍处于劣势,如不能跟上网络时代变化,将会陷入彻底被动的局面。

当前,我军对过好“网络关”的愿望和动机日趋强烈,筹划网上意识形态斗争须重点突破的问题也基本清晰,但仍缺乏“互联网+意识形态斗争”的有机融合,难以真正掌握斗争话语权、主动权。面对网上意识形态斗争的严峻态势,我军需要一场互联网“头脑风暴”,全面提升网上意识形态安全应对能力。要以打破核心技术垄断为主要着力点,突破美国遏制我的“命门”,建设自有信息传输系统和网络安全防护系统等,争取以创新技术领跑全球,打好意识形态“反手仗”,以创新驱动取代亦步亦趋,以技高一筹破除西方霸权;要增强我军网上意识形态工作创意思维,我军一向强调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然而互联网传播要求创意思维、先机意识、平台运作和行动能力,军营应紧跟潮流,尽快发展网络直播等多种传播媒介,尝试将主流文化传播嵌入创意产业。

4关紧法治笼子,清除网上意识形态阵地“杂音”

新媒体技术的发展开启了“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传播规律发生变化,舆情监管难度加大,思维争锋愈加激烈,但依法管网治网的脚步却未跟紧。

当前一个紧迫的问题就是:危害我意识形态安全的现象普遍存在,部分敌对势力公然叫嚣,西方敌对势力不仅在我境内大力栽培“公知”“大V”,收买网络水军,组织邪教、民运宗教极端势力等极端反共分子进入网络舆论场,致使各种危害国家和军队安全的信息大量充斥于网络信息平台。

当前,军队信息化建设如火如荼,我军针对新媒体管理的立法进程却相对滞后,涉网法规制度不健全,网上意识形态斗争缺乏规范,对部分危害意识形态安全的行为是否违法、如何处理语焉不详。

一方面,正常的意识形态管控往往被曲解为限制言论自由,一旦为敌对势力所利用则可能引起我军官兵思想波动,导致事态进一步恶化;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相关规范,对涉事个人群体的处理往往不了了之,甚至经常为少数错误行径“买单”,致使意识形态杂音得不到清除,久而久之,意识形态工作机构公信力严重下降,军队和国家也可能陷入“塔西佗陷阱”。

网上意识形态斗争起于价值理念、政治制度的对抗,却可能表现为“去意识形态化”的公共舆情和大众文化。信息在网络空间内“裂变式”传播。过程中不排除别有用心的个人群体添油加醋、推波助澜。因此,打赢网上意识形态斗争,我军应把依法维护意识形态安全问题摆到战略位置,整肃涉军网络环境,完善国内立法,坚决打击危害意识形态安全的行为,创造良好网上舆论生态。

一是站在总体国家安全的高度推动立法修法,重点规范文化传播领域目前存在的“寻租”现象、管理漏洞、权责分割不清、监管不力等问题,确保各项工作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二是依法监管,对经常散播不良信息的网站实施精准监测,依法责令限时整改,对于涉嫌威胁意识形态安全的负面信息依法屏蔽删除。三是执法从严、违法必究,对危害我军意识形态安全的信息实行全维全时监测,对恶意散布负面舆论的组织、个人和履行监管职责不力的部门,坚决依法处理,不留法外之地,形成法治震慑。

5注重军民融合,打响网上意识形态斗争的人民战争

历史上,我军在作战和执行军事任务前都要进行战斗动员,以鼓舞士气激发斗志,同时争取广泛的群众支持。不论是动员讲话、新闻宣传还是简短响亮的战斗口号、生动活泼的文艺形式,都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使我军正义、文明、威武的形象深入人心,为我军整合军地资源、发动人民战争奠定了良好基础。

网络时代,信息交互打破了官方和民间、军队和地方的界限 ,我军应继续发挥动员优势,打开我军意识形态工作新局面。人民群众是参与意识形态斗争最广泛、最强劲的力量,我军争取网上意识形态斗争主导权,不能只依靠宣传保卫部门的力量,还必须做好军民融合,打响网上意识形态斗争的人民战争。我军要发挥好动员优势,吸引群众参与,引导舆论走向。

同时,要运用好网络平台,运用好潜藏于民的巨大能量,把网民爱国热情向正面疏导,在民间形成主流意识形态汪洋大海,使我军内部堡垒坚不可摧,使境外敌对势力知难而退。军民融合还能有效破解我军在网上意识形态斗争中力量阵地不足的问题。首先,平台建设不足导致我军声音传不出、局面打不开。近年来,我军在传播平台建设上仍存在不足。我军目前较有影响力的几家新闻网站更新缓慢,新闻内容依然偏向传统的宣传、说教,新兴的涉军微信公众号也因存在上述问题,以致“吸粉”能力不足,并且我军在新媒体、新平台的使用方面常常“慢半拍”。

应加强与地方官媒、民营媒体的交流合作,合作建设。同时,从传媒大学、知名企业、网络名人中邀请经验丰富的人士,定期组织交流培训,吸收媒介建设先进经验,加速改进网络涉军舆论引导平台,争取打造一批受众广泛可看性强、可信度高的品牌媒体。其次,网络危机对能力不足导致我军屡屡失语。目前,我军网络空间力量建设有限、人员配备不足,导致信息监测、过滤能力受限,涉军负面信息一旦发酵为舆情,单靠现有的技术手段和人力资源将难以有效处理,将使我军陷入网上意识形态斗争的不利境地。

因此,我军应加强与地方职能部门合作,加强军地网络工程师合作研发信息监测软件和过滤系统,使恶意散布的不实言论难以扩散。同时,一面广泛吸收地方人才为我军所用,一面吸纳退役军人进入地方意识形态工作队伍,联合培养一批政治过硬、思维过新、技术过精,能熟练进行舆情分析、舆论引导、网络监管的专制网络管理员队伍,形成人民战争坚不可摧之势。

作者:王明哲

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中心

原标题:军媒:确保我军网上意识形态安全的战略思考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