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张维为
张维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为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现为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春秋综合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复旦大学兼任教授。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中国触动全球》等著作。发表过许多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
作者其他文章
张维为:“普世价值”的普遍困境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2/28 10:52:08 张维为
字号:AA+
张维为:“普世价值”的普遍困境

导读: 讲到自由、民主、人权,我们把这些概念要适度具体化,西方是从纯抽象化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这样听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反对,这人权挺好,民主挺好,但我说你把它适度的具体化,你就“忽悠”不了人了。

张维为:“普世价值”的普遍困境

生活当中,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个词——“普世价值”。我们说要想解构西方话语,首先要解构西方不少人坚持的所谓“普世价值”。那么何为“普世价值”?它是如何产生、怎样发展的?时至今日“普世价值”正在遭遇着怎样的普遍困境,又带给我们哪些反思与启示?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把时间交给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

【张维为】大家可能知道,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到今天,西方很多国家坚持世界上有一种“普世价值”。

什么是“普世价值”?从字面第一眼很容易解释:

“普世价值”的普遍困境

1)程序困境

自由、民主、人权挺好,为什么不能接受呢?但我就要提一个问题,我叫做程序合法性。如果你说这个权利是全世界都应该接受,所有人民都应该接受的,它总要经过某个程序吧,大家讨论过吧。怎么界定、哪些属于普世的、哪些属于非普世的、哪些属于一个地区的?但这个程序,这个过程从来没有真正进行过,我们没有听说过召开一个什么会议讨论“普世价值”。然后通过投票,多数国家、或者全世界国家都接受了,没有经历过这么一个过程。

我还可以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你比方说,自由、民主、人权是“普世价值”,那和平、发展、和谐、消除贫困为什么不能是“普世价值”?

如果你说,可以啊,和平应该成为“普世价值”,但美国就不同意,美国保留发动战争的权力,他认为他代表正义。那么发展为什么不能成为“普世价值”?你总得说出个道理来对不对。

我们中国作为一个崛起大国,我们有很多理念,甚至包括仁爱,我们认为这是很好的价值,应该像全世界推广的,但它能不能成为“普世价值”?所以解决一个程序问题,如果不行你告诉我什么程序证明它不行,如果可以那么通过什么程序把它变成“普世价值”。甚至我说你这自由、民主、人权是“普世价值”,那么我还要增加一些“普世价值”,怎么增加法?它要有一个程序,但现在这个程序根本就没有。

世界上的事情要各个国家都有权发表意见,我们叫国际社会的民主,然后再达成共识,然后再形成什么叫“普世价值”。

所以说西方到今天为止推动“普世价值”,没有能够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2)理念困境

讲到自由、民主、人权,我们把这些概念要适度具体化,西方是从纯抽象化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这样听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反对,这人权挺好,民主挺好,但我说你把它适度的具体化,你就“忽悠”不了人了。

比方你说民主,什么样的民主你告诉我,钱主算不算民主……都把它适度的具体,这样就可以把问题看得非常清楚。

3)实践困境

比方说乌克兰,各种民调都证明东部地区由于种种原因,包括族裔、宗教等等原因,他传统上就是亲俄罗斯的;西部地区传统上就是亲西方的,很多是波兰人的后裔。那你投票来投票去,这个国家一定是分裂的,所以如果从乌克兰自己的利益来说,你应该是跟两边都发展比较好的关系,保持某种中立。但是西方就是一股脑,以“普世价值”的名义说,你就必须采用西方的民主制度,就必须站在西方的一边,不能站在普京这一边,结果这个国家现在就陷入内战。

“普世价值”导致了很多的“水土不服”。

精彩提问

现场观众:张教授您好,在很多年前,撒切尔夫人就说过:“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超级大国,因为中国没有可以向世界输出的价值观。”但是我们现在有自己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您刚才所讲的西方所倡导的普世价值观,和我们现在所提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没有可能做比较分析?

张维为:首先撒切尔错了,她对于中国的历史文化太缺少了解了。当初上世纪80年代到中国访问的时候,邓小平已经给她上过课了,她不想把香港归还给中国,邓小平说:“如果我们达不成协议的话,我们将单方面采访措施。”结果她跟邓小平谈话之后,在人民大会谈摔了一跤,这个背后就是中国人的理念太精彩了,而且这个世界需要这些理念,这是最关键的。我觉得你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好,或者用中国人的理念也好、或者中国的价值观也好,它的基本道理很简单,就是我这个民族有大量的智慧和价值,向全世界都可以分享。

我跟西方人说过的,我说你看整个中国的历史传承,你们欧洲历史上光是宗教战争就打了上千年,各种基督教教派之间、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我说你看看中国,几乎没有过宗教战争。我们儒释道是和平相处的,甚至互相借鉴的,这个启示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文化更加包容。西方历史上因为贸易而打仗,兵戎相见的历史比比皆是,我中国历史上贸易非常繁荣,我们看到《清明上河图》,欧洲在当时怎么可能达到这个水平,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因为贸易引起的战争。你们欧洲历史上有多少种族战争,包括对印第安种族灭绝,我说中国历史上没有这样的战争。

我说我就这三点,我背后这个价值理念,对今天这个世界,可以作出巨大的贡献。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自信,特别随着中国崛起,你有底气可以讲这个话。

原标题:《有理讲理》之“维为道来”:“普世价值”的普遍困境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