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右翼候选人菲永的“决战”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3/05 11:29:12 作者:夏文辉
字号:AA+

导读: 在美国,人们说特朗普总统拯救了纸媒,他的推特檄文让那些中招的报纸持续大卖。如果玛丽娜·勒庞当选,法国许多选民会欢呼代议制的胜利,但很多人会悲叹一场民主的灾难。菲永呢,他顶多只是黯然离去,成为被人遗忘的历史配角。

在美国,人们说特朗普总统拯救了纸媒,他的推特檄文让那些中招的报纸持续大卖。眼下法国也这模样,比如只有纸质版的《鸭鸣报》因为年初曝光法国大选中右翼候选人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妻儿吃空饷内幕,每天早早就卖完了。

越来越多人现在认为《鸭鸣报》那次爆料可能改变法国政局和法国人的命运。当时选战刚刚启动,现任总统奥朗德深知自己根本没戏,而且他所在的左翼政党群龙无首,尽管执政力量心极不甘,也只能放任中右和极右政党厮杀,阻拦极右翼玛丽娜·勒庞成为总统已然成为法国民主精英们的保卫战。当中右翼的菲永宣布竞选并在起初一路民意领先,担心新法西斯主义者上台的政治和社会力量稍有心安。如今风向大变,尽管菲永信誓旦旦参选到底,其实他心里明白,现在要争的是荣誉,而非总统了。

“空饷门”这件事有多大?据爆料,菲永的妻子佩内洛普在15年内以议员助理身份领薪至少68万欧元(约合492.9万元人民币),菲永的儿子和女儿也曾从议会领取薪酬,但由于他们被告只是挂职而没有干活,根据法国法律,议员可雇佣亲属担任助手,但受雇者必须实际工作,那么如果调查证实菲永家人挂名不干活,他的政治清白就完了。但事情没完,由于他在事件初发时坚称清白,如今其政治诚信就有了问题。更麻烦的是,菲永曾经发誓如果因为此事受到调查,他将退出竞选,可就在3月初,检方正式宣布对菲永展开全面调查,他却表示,要坚决捍卫,绝不退选。有记者就当面问他:参选决心让人敬佩,可你当时为啥把话说绝?菲永回应说,我正被政治谋害,当然要反击。

菲永的辩称是这样的:第一,针对他的是一次有组织的、很职业的政治攻击行动。第二,这次行动来自权力阵营,是来自左翼的,来自于那些知道自己不能赢得大选而选择另一个非民主战场的人。第三,有人试图发动一场制度政变。菲永这几句自辩有分量有技巧。他首先将自己扮成一个因小错而蒙冤的君子,试图挽留人们的同情和支持,其次他将枪口对准弱势的左翼,一方面因为调查来自政府,菲永很有怨言,另一方面他想把脏水泼向左翼,为自己减压。至于甩出“制度政变”这么大的帽子,是想警告法国民众小心极右翼上台的风险。

对自己的政治支持者和竞选团队,据说菲永也撂下两句话:我没事,要坚持下去;大家不要放弃,因为你们当中有些人也领过空饷,这次顶不住,大家以后都麻烦。

菲永说的没错。2013年巴黎检察机关就曾对前政府官员“徇私”和“挪用公款”进行调查。调查对象就包括菲永及其政府中的数名部长,他们涉嫌执政期间过度求助有关系的委员会和民调机构,不遵守政府购货合同的规则,损害了纳税人的利益。其中一起调查中,菲永时任总理时的法国政府与电信巨头贾科梅蒂—佩龙公司签订69.4万欧元的合同,但这个项目涉嫌私下处理,存在利益输送。

如果上次菲永躲过一劫,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最糟糕的是,坚决不退选的菲永成了彻头彻尾的“混不吝”,他所在的共和党阵营出现分裂,一些助手宣布离开,党内出现换将的呼声,可是在菲永拒不让位的局面下,就可能出现两种结果:菲永扛过这一场调查,但是错过大选机会;如果调查证实菲永有问题,他将带着共和党一起摔进沟里。

现在选情就变得相对简单但很难看了。近期在民调中排前三的玛丽娜·勒庞、菲永和新晋热门人选、前经济部长马克龙开始出现排名交替变化。勒庞的支持者坚定而数量稳定,菲永出现颓势,号称超越左翼和右翼的马克龙得到更多新的支持者。3日最新一轮民调,马克龙支持率超过勒庞,菲永罕见地跌到20%以下。

对于菲永,决战已经开始,他已经押上全部赌码。但是政治分析师的眼光已经从他身上移开,他们考虑更多的是,勒庞会不会因为菲永的肉搏而渔利,创历史地夺取政权。如果那样,法国将进入类特朗普的执政样态,民粹和孤立盛行,欧洲一体化进一步受创,欧元在强美元局面下拉弱欧洲金融和经济。在这意义上,菲永的决战绝不只涉及他个人的前途。

如果玛丽娜·勒庞当选,法国许多选民会欢呼代议制的胜利,但很多人会悲叹一场民主的灾难。如时政专栏作家阿兰特所说,鉴于法国选民成为愚蠢的种族主义者的捕获物,他们都证明自己完全不配投票。 那时候,即便政治翻天覆地。菲永呢,他顶多只是黯然离去,成为被人遗忘的历史配角。

原标题:法国大选右翼候选人菲永的“决战”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