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奥斯卡如今只追逐空洞的奢华
来源:参考消息 2017/03/06 11:08:40 作者:莉莉·洛夫布罗
字号:AA+

导读: 美国在朝鲜半岛锁定的战略目标是中俄,首先剑指中国。我一步步实现民族复兴的目标,加剧了美国的疑虑和担心,美韩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从考问现实到精致空洞

第89届奥斯卡奖颁奖典礼在高度紧张的政治时刻降临,这属于好莱坞喜欢伤感地回溯奥斯卡如何促进社会进步的时刻。像任何传奇一样,那些故事往往也是双刃剑:哈蒂·麦克丹尼尔是第一位赢得奥斯卡奖的黑人(在《飘》里扮演妈妈),但现实中的丑闻却是,举行颁奖典礼的酒店仍然实施种族隔离:她只能坐在房间后面,与其他剧组成员分开。

哈蒂·麦克丹尼尔

奥斯卡那些真正具有挑战意义的时刻之所以与众不同,原因在于它们并不与品牌、制片厂或企业的利益相一致。

这些事件不会让在座的每一位都感到舒服。比如,1973年,马龙·白兰度派阿帕奇族活动人士萨金·利特尔费尔瑟代表他拒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抗议电影业对美洲印第安人的对待。

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面临的问题是:典礼将如何应对眼下的挑战?结果会像金球奖和电影演员协会奖一样罕见地充满政治色彩?还是像往常一样消解为一场无聊的时尚竞赛?

尽管有炫耀式的手袋、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宝和贵得让人破产的裙子,在艺术或政治上没什么分量的奥斯卡现在甚至连娱乐都不再提供。如果这是反乌托邦,那也是一个无趣而苦行的地方,甚至缺乏时尚、八卦、嫉妒和代理式美好生活这些腐败的乐趣。

艾玛·斯通今年的奥斯卡礼服由资深设计师Riccardo Tisci精心打造

在刺眼的灯光、高清晰度镜头和互联网之下,好莱坞的混乱堕落硬化成完美的定型发胶。那种场面——太训练有素,太精致完美——是人类苦修的无情展示。这些演员竞争的不是最佳影片,而是最佳造型师。

苦行僧式的美容打造

直白地说,时尚警察赢了。红毯统治奥斯卡。它把本应有关电影艺术成就(其次是社会意义,第三是这个行业催生的嫉妒和八卦)的活动变成有关美容业反乌托邦的活动,除了时尚评论家之外,没人从中得到享受。

一位帮助明星准备迎接这场典礼的美容师说:“如果要走红毯,我们通常得提前一个月开始保养皮肤。我用轻微的电流来消除浮肿,强化肌肉,紧致皮肤。”皮肤色素喷雾剂、换肤、注氧活肤、LED光疗让明星们“看起来就像这一个月都在做水疗”。

但他们其实没有,对不对?他们这段时间饮食少盐,喝果汁清肠,并由专注到可怕的教练监督锻炼。

当你的职业强烈暗示,如果想成功就得忍饥挨饿、强化肌肉、把皮肤弄得光洁紧致,你想的还是自己这门技艺,或者编写执导自己的电影,或者艺术与不公之间的关系吗?不会。你将坠入自恋式的酷刑。

此外还有挑选服装这个耗费无穷时间的复杂问题。明星会试穿数十条裙子,设计师与造型师基于双方体现出来的价值把明星与品牌进行搭配。试穿需要四个小时以上的时间。造型团队会用图版演示发型、化妆、鞋、配饰等等。

红毯上的歌手法瑞尔·威廉姆斯,也许是为了故意以另类面目示人,一反常态地没有戴帽子

如果你觉得这对明星来说挺享受,请三思。一位业内人士说:“我要求他们待在家里,尽量不要跟任何人讲话。我温和地提醒他们,‘你得留着嗓子,在最需要的时候用’。”

所以,要准备为精彩的表演领奖,演员就必须在家挨饿,用盐和胡椒泡澡,接受大肠水疗(把接近人体温度的纯水注入大肠内,以排出宿便和毒素)。此外,还有牙齿美白和体雕术——后者溶解你胳膊下部的脂肪,这样穿无袖裙就不会显得松弛。然后是蜜蜡脱毛、人工接发、玻尿酸和肉毒杆菌(面部和腋下都要用:明星绝不能出汗)。

完美无暇令现场无趣

暂停。想一想有造型师之前的红毯是怎样的。看看贝蒂·戴维斯,她回收利用了一件旧戏服走红毯。看看英格丽·褒曼八字脚走路的喜悦。很多演员的服装都出自很棒的设计师,但乔安娜·伍德沃德自己做衣服,朱莉·克里斯蒂也是。

就算那些穿设计师服装因此严格说由别人来打扮的演员,比如1977年的费伊·达纳韦或者1978的黛安·基顿,也通过他们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表现着自我。这些人没有被造型师打磨成完美无暇的样子。他们是肉体凡胎,而且有趣。看看1991年的妮可·基德曼。她看起来棒极了,尽管皮肤有纹理,眉毛没有被修整成一笔一画,而且有毛孔。

妮可·基德曼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和20年前比,这幅装扮丧失了些许的“天然感”

问题在于,精通时尚不应成为推进演艺事业的前提条件。但是,眼下,情况基本如此:想保持简单、坚持一种适合自己外貌的女人(比如珍妮弗·安妮斯顿或者安吉丽娜·朱莉)都遭到批评。不关心红毯的女演员,如果年轻,就会被人告诫;如果年老,就会被讽刺为疯婆。

一个滑稽的后果在于,奢华不再像是享受。眼下,奢华意味着你有条件快速消除从裙子边上挤出来的多余皮肤。有一种好用的新工具称作“快乐提升”,提升上下唇,使之变成笑容,避免明星在没得奖时不由自主做出的“失败者的脸”:来一剂瑞蓝玻尿酸,你就可以假装不在乎输赢。

奢华就是有能力把嘴提升成快乐的表情?好可怕。

谁都不想看到一场人人都完美无暇、都露出完美笑容的奥斯卡颁奖礼。最伟大的奥斯卡时刻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大家都在现场,反应热烈,投入其中,从艺术角度和美学角度都是如此。奥斯卡应该围绕艺术,以及竞争过程中的八卦乐趣,还有艺术家能够探索的伦理问题。

【美国《一周》周刊网站2月24日文章】题:奥斯卡奖曾经围绕艺术,现在却围绕奢华,这很粗俗

原标题:美媒:奥斯卡如今只追逐空洞的奢华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