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世界滑向“迷茫时代”
来源:青年参考 2017/03/07 10:38:20 作者:孙兴杰
字号:AA+

导读: 英美的“黑天鹅”起飞至今,短短半年多,主流与非主流思潮正在易位,地缘政治的博弈与文明冲突的咒语相互交叠。当下也许是世界秩序走向重构的前夜,也许是跌入混乱的开端。

u=2129595449,3339516639&fm=21&gp=0.jpg

2017年转眼过去了两个月,各国政治形势的发展让更多人相信,世界历史走到了转折点——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带来的惊诧莫名已然消散,如果勒庞在法国大选后上台,默克尔黯然退场,可能不会再引来“黑天鹅”的惊呼,因为人们接受了这个已非昨日的世界。

英美的“黑天鹅”起飞至今,短短半年多,主流与非主流思潮正在易位,地缘政治的博弈与文明冲突的咒语相互交叠。当下也许是世界秩序走向重构的前夜,也许是跌入混乱的开端。

荷兰自由党领导人受到死亡威胁,因为他在公开场合发表了反移民言论;土耳其废除了禁止军警部门的女性戴头巾的禁令;俄罗斯呼吁各国参与叙利亚重建;伊拉克政府军还在摩苏尔鏖战;美国副总统和防长重申对北约盟友的安全承诺;德国准备扩军到20万……这些信息看上去杂乱无章,但何尝不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以及“不可知”时代的到来?

亨廷顿在他那本备受争议的著作中提到,后冷战时代世界政治的核心是“我是谁”,也就是有关身份与认同的斗争,而身份的建立需要他者,甚至敌人。“对那些正在寻求认同和重新创造种族性的人们来说,敌人是必不可少的,最危险的敌人会出现在主要文明的断层线上。”他大胆预言,未来世界必然会见证西方文明与非西方文明的冲突,根源在于被西方文明扩展遮蔽的多元文明重新兴起,西方的过度扩张带来了非西方文明的觉醒。

只不过,亨廷顿没有预料到,2017年的主题是西方的自我反叛,大西洋两岸正在抛开既有的习惯和政策,西方文明从许多地方撤出,构成了当今世界的最大景观和挑战。

对当下的欧美而言,移民问题空前尖锐。如果说10年前文明的断层线还是清晰的,那么,文明的断层线目前就在巴黎、伦敦、布鲁塞尔的不同社区之间。以文明为核心的身份认同正在撕裂国家意识,欧洲在过去一两年中不断遭受恐怖袭击,上百万中东难民纷至沓来,最终在西方社会内部引起了“异化”,欧洲“土著”眼中的家乡已成“异域”。这就是荷兰自由党、法国国民阵线、德国选择党,以及各种“反政治正确”的力量蠢蠢欲动的深层原因。

身份的边界正成为21世纪最难以弥合的鸿沟。法国总统候选人虽然政见有别,但在加强外来移民管控这方面有奇妙的共识。数日前,法国右翼旗手勒庞到访黎巴嫩时拒绝佩戴头巾;去年,德国女防长访问沙特时也如此。头巾,似乎成了欧洲与伊斯兰世界的分界线。

环顾西方世界,德国总理默克尔、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俨然成为异类,他们还在坚持对难民敞开大门的政策。2017年以后,默克尔之辈恐将成为历史的“绝响”。大西洋两岸的民粹主义一步步成为主流思潮,文明冲突的观点被视为这些党派及其领导人共同的标签,经过选举期间的政治动员,“西方人”正在重新夺回“西方”,排外主义似乎不可避免。

勒庞、特朗普及其他民粹主义领导人对普京有好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从广义上说,俄罗斯算是西方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军队尚在叙利亚作战。奥巴马任内,北约为代表的西方世界对恐怖主义少有大手笔,莫斯科遂成为中东反恐的中流砥柱。或许正因如此,特朗普自始至终都不愿意“喷”普京,因为他需要与俄方合作。

当然,俄军在叙利亚作战的初衷并非反恐,更不是为西方世界“站岗”,而是要玩转一场地缘政治游戏。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莫斯科备受孤立,为了打破制裁的束缚,它需要经过大马士革而逼迫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做出妥协。为了达成这样的目标,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居然结成同盟,地缘政治的博弈和文明冲突的逻辑毫无违和感地捆绑在一起——说句玩笑话,我们面前的世界可能是假的。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这座历史名城,几乎成为当下世界秩序的缩影,两种不同的逻辑在此汇聚,只有平民百姓看不到和平的曙光在何处。

人心已变,世界随之而变,但谁也不知道世界向何处去。当下的世界缺乏关于全球秩序远景的前瞻,以及一种能够为所有人接受的叙事。多元权力中心的时代仿佛已经来临,只不过,经过近500年的殖民、抗争、解放、崛起等剧情,所谓的“中心”已不再是地理意义上的了。毋宁说,这是一个多元权力、多元身份混杂,人们又不知道该如何共处的“迷茫时代”。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教师。

原标题:西方世界滑向“迷茫时代”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