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乐天超市快手直播偷吃 回顾这些年快手争议事件
来源:观察者网 2017/03/15 10:38:12 作者:赵可心
字号:AA+

导读: 但当越来越多快手主播身陷囹圄,它应该要重新思考未来的路了。

最近,两个短视频很火:

女子在乐天玛特直播偷吃偷喝,并做出竖中指动作,被警察怒批“非蠢即坏”。

男子向交警要上岗证,故意寻衅滋事,nozuonodie。

“快手”作为以上直播的平台,再次刷爆存在感。

女子在乐天玛特直播偷吃偷喝 视频截图

制造爆款,UC小编都不如快手主播

其实在此之前,快手这个短视频平台就以内容的话题性显示了它的存在感。

前段时间受邀参加《吐槽大会》的MC天佑(原名:李天佑),就是快手目前的第一主播。几乎所有人都听过他的喊麦: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

号称中国第一社团的“天安社”,则是“快手第一天团”:不同于大胸美女主播,这个“天安社”由一群纹身、东北腔、爱光膀子的大汉组成。他们戴粗金链子大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泡酒吧、KTV,常常上演“结义”戏码。

2016年8月9日,结义视频点击突破400万,这个“黑社会”网红团体一炮而红。

光膀子纹身,是天安社成员在网络上的标志性形象 来自天安永仁的微博

2016年7月,“抵制肯德基”事件又让快手主播“立白”红了。

当时南海仲裁呈刷屏之势,“立白”在肯德基门店直播骂顾客,并逼问:肯德基是哪国的,还要不要脸?

还记得去年那段惊悚的电钻啃玉米的视频吗?

快手主播“刘娇娇”就事件的主角。她本想直播用电钻吃玉米,不料头发被扯掉一大块。面对造假质疑,她声明不是炒作,只是意外发生,不会跟任何人要钱。

消停了半年,听说她最近又回来了。

2016不愧“直播之年”,快手上走红的主播一个接一个。这位“吃货凤姐”,自称兴趣爱好为“吃点一般人不能吃的东西”。再看表演内容,全是活吞金鱼、生吞灯泡、生吃活鳝鱼、生吃虫子……

如果把以上归结为“喊麦派”、“炒作派”、“自虐派”、“技能派”,那“快手杰哥”和“快手黑叔”就属于“伪慈善”一派。

2016年11月初,快手上一段视频显示:十余名衣着破旧的村民站成两排,几名网络主播向他们发放现金。录完视频后,又从村民手中将刚刚发出去的钱收回。

快手,中国短视频类APP领先品牌

就像知乎自带的精英体质、豆瓣的文艺范、A、B站的二次元,很多人对快手的印象是“接地气”,甚至“低俗”。

但不得不说,这样的特质让它稳坐短视频应用的头把交椅

2016中国短视频类App年度排行榜

另据QuestMobile,去年3月,快手月活用户量已远超同领域其他竞品,是美拍的两倍。

公开资料显示,快手创立于2011年,前身是一款动图制作工具“GIF快手”。2013年起,快手从一款视频编辑工具转型为短视频分享平台。目前,快手上的用户已经超过4亿,成为比肩微信、QQ、微博的社交平台。

2月7日,据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快手计划于今年在美国上市。知情人士称,该应用的日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月活跃用户达到1亿,最近的估值约为30亿美元。

快手创始人宿华曾表示,快手的用户规模增长空间很大,他称Instagram开放了分享后,日活用户数达到网民数总数的30% ,所以快手的用户规模还远远没有达到天花板。

快手一直坚持通过算法实现“记录和分享”。它没有雇佣任何推荐编辑,而是完全交给算法,甚至比今日头条还彻底。

理论上讲,如果你关注的比较不接地气,那么电钻啃玉米、活吞黄鳝等不会出现在你的首页。

一个愿播,一个愿看,火了很正常

“如何评价直播平台上的喊麦,到底有啥可看的?”

——“在音乐界,有人听歌剧就有人听MC;有人喜欢去巴黎喂鸽子,就会有人在村口逗黄狗。”

对于知乎上的问答,MC天佑不以为然:“有些人老说喊麦低俗,请问什么叫低俗?相声、二人转也是俗,现在都是雅了,只要坚持,没什么雅俗之分。再说这个世界上俗人比雅人多多了。”(来自微信公号“智族GQ”)

有人说,越低俗的越有人看,这是一种“审丑”。一边嗤之以鼻,一边却暗搓搓地关注着“丑人多作怪”,还时不时地评价一句“贵在真实”,这可能是旁观者的心态。

但创造内容的主播们应该不这么想,有人提供平台,有人捧场, 我愿意在镜头前表现,何乐不为?

有人说快手low,也有人说它最伟大最有情怀,让最平凡、最渺小的人有了展示的平台,还有人说这是残酷的“底层物语”。

2016年端午,“X博士”一篇《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将快手从近乎隐形推向舆论场。文章称快手是“混沌沉沦的中国农村”。

快手公司副总裁赵丹阳却否认快手走的是农村路线,并向澎湃记者表示,“快手反映的是中国真实的互联网现状——6亿网民呈金字塔状,底层大量的都是农村网民。”

宿华也称,快手 3 亿用户中,有 80% 多来自二三线城市。这并不代表农村。快手以极低的门槛聚合了这一类用户,让他们有了归属感,甚至发家致富的渠道。

22岁的李久强没上过高中,做过保安,他曾用快手上传自己吃下一管芥末酱、大口喝下一瓶醋以及吃下一碗活蚕蛹的视频。

他对虎嗅网说,他每天从观众的打赏中赚人民币100-200元,用一个吃活金鱼的视频赢得了5000个粉丝,赚了700元。

3月12日晚,天佑快手上直播人数再破纪录,10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直播一小时收入300万元

但像MC天佑那样能拿到2500万广告的快手用户毕竟不多。在金钱诱惑下,总有人愿意铤而走险,进行无底线炒作。

尤其在快手上线直播功能后,利益的诱惑比微商广告更为直接,有的快手红人直播一晚上能赚几十万。

2016年12月,宿华在WeMedia自媒体年会上对话“智族GQ”时说,快手“从不试图改变世界,它要做的是记录这个世界。”

但当越来越多快手主播身陷囹圄,它应该要重新思考未来的路了。

原标题:女子乐天超市快手直播偷吃 回顾这些年快手争议事件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