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中国,韩国就不只是感冒了……
来源:瞭望智库 2017/03/24 11:37:39 作者:相均泳
字号:AA+

导读: 韩国如果执意跳下中国经济列车,能否继续“乐天”?历史将很快给出答案——也许真的不只是“感冒”那么简单了。

1

随着“萨德”和“乐天”事件的不断发酵,韩国研究机构发出警告:中韩若发生摩擦,将严重损害韩国经济。

3月14日,韩国《中央日报》刊登题为《韩国“伪”中国专家致“萨德”问题不断发酵》的文章,尖锐地提出无视中国利益是韩国政府的重大决策失误。其原因在于“韩国外交部政策研究系统缺乏中国问题专家已是众所周知的事,美国学派和日本学派一统天下,懂中国的人却凤毛麟角。”文 |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产业研究部副主任相均泳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2月28日,韩国乐天正式与国防部“萨德”换地协议,在把“萨德”部署推入快车道的同时,也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目前,此事还在不断发酵,影响波及范围已经不仅限于乐天集团。

几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詹小洪研究员曾说“中国打喷嚏,韩国经济就感冒”。现在看来,中国对韩国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越了感冒这种级别。

韩国相关研究机构已经发出警告:中国游客的减少将直接把韩国的GDP拉低0.3%;如果中韩发生摩擦,那么韩国的GDP将被拉低1%-1.7%。这些数字还没有把对韩国大企业的冲击计算在内。

在自身严重缺乏增长动力的前提下,韩国如果执意跳下中国经济列车,还能继续“乐天”吗?

1乐天:从如沐春风到遭遇寒冬

乐天集团创始人辛格浩,出生在日本殖民时期的朝鲜半岛。年轻时,他离开故土到日本学习和创业,历经多次失败之后,搭上了日本战后高速增长和汉江奇迹的东风,终于把一家小企业从“零食堆”里做大做强,逐渐成长为由日本乐天和韩国乐天构成的“双头”财阀。

近年来,随着韩国乐天的崛起并全面超越母公司日本乐天,其发展模式遇到了瓶颈——加速了集团家族内部的公司控制权之争。由此,在这个长期埋头发大财的韩国第五大财阀内部,四处弥漫着硝烟的气息。管理层开始选边站队,斗争一触即发。

进入2015年,集团继承战全面爆发。父子反目、兄弟夺权的现实版豪门夺权大戏接连上演,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侵占公款、营私舞弊、受贿等诸多丑闻频频曝光,甚至不乏更为火爆的性丑闻。

在这种形势下,韩国史上最大的IPO计划遭遇搁浅,筹备已久的韩国乐天酒店上市,也变得遥遥无期。(注:IPO,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指某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首次面向社会公众公开招股的发行方式。)

然而,这并不是终结。

不久,韩国乐天深深陷入朴槿惠“闺蜜门”事件。随后,它与韩国政府正式签署的“萨德”换地协议更是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不仅激起了韩国人民的大规模抗议,也引起了中国人民的抵制运动。

中国国内消费者开始自发抵制乐天,一些企业也暂停与乐天合作。一时间,中国赴韩游客锐减,韩国乐天免税店等消费场所门可罗雀,其在华营业机构亦是冷冷清清。虽然2017年的春天已经来临,而乐天的处境仍凛若寒冬。

2乐天对中国市场有多依赖?

截至目前,韩国乐天在中国24个省和直辖市共设立22个子公司,拥有120多家门店,员工2.6万多人,在华累计投资已经近10万亿韩元。

虽然乐天在华业务仍处于开拓阶段,但是成长极为迅速。2016年在华营业额3.2万亿韩元,占乐天集团总营业额的3.8%,与2009年相比增加了7倍。

即便是韩国国内市场,乐天同样倚重中国消费者。

单拿乐天酒店来说,其主要销售额来自于旅游观光产业,其免税事业部销售额占到总销售额的84%,而免税品销售额的70%来自中国游客;酒店事业部入住顾客的35%是中国人;乐天世界入场游客的21.1%也是中国人

因此,中国游客自发的抵制,对乐天造成冲击的剧烈程度可想而知。韩国《每日新闻》发表评论称:韩国乐天的营业额将被腰斩,乐天集团正面临着致命的危机。

3乐天遭遇折射韩国经济困局

造成韩国经济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缺乏动力。

拉动韩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和消费已经哑火,只剩下出口在苦苦支撑。

韩国已经长期处在“低投资”阶段,而且仍然看不到改观的希望。2016年,韩国的设备投资同比减少3.3%,而且无望回升,因为设备投资的先行指标——制造业平均开工率仅为72.4%,低于去年的73%至75%。

而消费更是难以堪当重任:韩国国内消费市场有限,且基本饱和。受个人收入下降和家庭负债增加的影响,2017年韩国私人消费开支增幅将从2016年的2.4%下降至2%。

数据显示,平均每户家庭的负债规模由2012年的5450万韩元增至2016年的6655万韩元,增幅高达22.1%。在这种情况下,要依靠国内消费拉动韩国经济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唯一的希望依然是出口。出口占韩国整体经济产值的50%,是拉动经济的主要动力。据韩国海关统计,2016年,韩国货物出口额为4954.7亿美元,同比下降5.9%。出口的持续低迷,对已经身处寒冬的韩国经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4中国为韩国经济稳定提供支撑

然而,在重重困难之下,韩国经济在过去一年依然保持了相对的稳定。

这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的稳定。

作为韩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对韩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QQ截图20170324112831

由上可知,中国占到了韩国货物贸易出口的25.1%,进口的21.4%,贸易顺差额的41.9%。

如果考虑到出口中国香港的货物主要目的地也是中国,那么,实际上,韩国最终出口中国的货物几乎会占到出口总额的1/3,贸易顺差占比将高达76.8%!

中国对韩国经济的重要性,不仅仅体现在投资和贸易领域。在赴韩旅游这样的小事情上也可窥见一斑。

2013年,432万中国游客赴韩国旅游,中国首次超过日本,成为韩国第一大入境客源国。

2015年,中国游客在韩人均消费约2300美元,高于其他国家游客消费额一倍以上;全年给韩国带来的综合经济效益为220亿美元,约占韩国GDP的1.6%。

2016年,中国访韩游客暴增至806万,占所有访韩外国游客的46.8%。

截止2016年10月,中韩航班每周往返班次达到1254次,占韩国与外部航班往来总数的29%;之后,一度曾超过1300次,占到近1/3。

这样数量巨大,有钱又舍得花钱的消费型游客,无疑是各国竞相追逐的目标,对缺乏消费动力的韩国经济发展而言,意义重大。

5中国打喷嚏,韩国经济就感冒

几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詹小洪研究员曾说“中国打喷嚏,韩国经济就感冒”。

现在看来,中国对韩国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越了感冒这种级别,这是毋庸置疑的。

即便在旅游这件小事上,要是让中国游客很生气,带来的后果也很严重。

现在,因中国客源不足,本月,大韩航空已经宣布近期减少79个班次(相当于整个对华航班数量的6.5%),韩亚航空将减少90个班次。

韩国国内研究机构指出,中国游客的减少将直接把韩国的GDP拉低0.3%;如果中韩发生摩擦,那么韩国的GDP将被拉低1-1.7%。

这些数字还没有把对韩国大企业的打击计算在内。

目前,韩国大企业对华销售额约占其总销售额的18%,由此带来的影响将极其重大。

穆迪子公司韩国信用评价在2017年3月13日的报告中提出:中国人民抵制韩国产品并减少到韩国旅行,将大幅降低韩国企业销售额,随着而来的将是这些企业信用等级的降级。

韩国国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均已经对与“萨德”有关的韩国企业发布了降级预告。

6无视中国利益是韩国重大决策失误

中国对韩国如此重要,为什么韩国的决策层还会一再无视中国的核心利益、一意孤行呢?

3月14日,韩国《中央日报》刊登题为《韩国“伪”中国专家致“萨德”问题不断发酵》的报道,一语道破了天机:韩国外交部政策研究系统缺乏中国问题专家已是众所周知的事,“美国学派” “日本学派”一统天下,懂中国的人却凤毛麟角。

换言之,“萨德”危机演化到今天这般严重的地步,根本原因就在于韩国政府高层政策顾问团队里缺少真正的中国问题专家。

要培养一批真正的“中国通”,不仅需要大量的投入和足够的耐心,更需要为他们提供足够的上升通道。

然而,韩国社会是一个靠“学缘”的社会,曾留学中国的的韩国学生归国之后尚未形成真正的影响力,在大学里也没有几个真正了解中国的教授,即便有这方面的专家,大多也处于被边缘化的状态。

由“美国通”和“日本通”来制定韩国的对华决策,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出现“谬之千里”的情况也就不难解释了。

7失去中国,韩国还能乐天吗?

“乐天”一词,出自《易 系辞上》的“乐天知命,故不忧”一句。孔颖达(孔子嫡孙)解释道:“顺天道之常数,知性命之始终,任自然之理,故不忧也。意思说,顺应自然法则和规律,知道生命含义与真谛,自然没有什么可以忧虑的。

乐天集团以此给自己命名,也包含着同样的寓意。

中国经济的列车长期高速前进,有人上车,自然也会有人下车。经验告诉我们,搭上了这趟快车的国家分到了巨额红利,而选择下车的某国经济步入了“失去的二十年”。

现在,韩国如果执意跳下中国经济列车,能否继续“乐天”?历史将很快给出答案——也许真的不只是“感冒”那么简单了。

原标题:失去中国,韩国就不只是感冒了……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