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全球化蒙受了不白之冤
来源:环球时报 2017/03/25 11:09:02 作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字号:AA+

导读: 针对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应该用更好的社会保障体系来应对,更好地进行管理,促进世界经济可持续的、公平的增长。

世界经济增长与脱贫很大程度上受益于二战后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包括布雷顿森林体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全球化发挥了非常巨大的作用。虽然反对全球化的举措一直存在,如反倾销税等,但今天,全球化受到更多质疑,原因何在?

美国政府一直告诉人们,出口能创造就业。但当我作为克林顿总统顾问时,我希望他们不要再倡导这样的说法。因为按照这个逻辑,如果出口能创造就业,那么进口就会毁坏就业。这就意味着,贸易协定将导致在一些领域,工作损失要比工作增加更明显。尤其在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似乎证据非常明显。而事实真相是,贸易其实不是关于就业的,更多是关于生活水平的;就业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的责任,与国家的经济发展有关。不过,我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

2000年以来,中国的人均GDP增加了8倍,而美国经济并没有如人们预期的那么好。2001年美国经济开始衰退,2008年又遭遇一轮衰退,这期间美国失业率更高、工资更低。90%的美国底层民众的收入是停滞的。全职男性工人收入的中位数比之前更低。美国金融市场的混乱进一步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压力、不安全感、收入不平等已经体现在人们的寿命上。2015年,美国人的平均寿命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下降。当然,来自于外部的全球化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更多是因为美国在很多商业领域中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在政府承诺的就业创造和实际的就业数据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距。但是,在美国工人看来,这更多是全球化的错。所以,他们会说,你让我响应全球化,我无法接受。

很多人认为,全球化本应该可以改善每个人的福祉,这种论调是基于水涨船高的概念,但是很遗憾,这种想法从来就没有经济的证据(或者理论的支持)。这里面有两个错误:错误一:我们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错误二:我们低估了全球化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开放贸易带来的风险、比较优势的动态变化、竞争不完美带来的垄断等。如果你做得不好,贸易开放可能会在一些市场形成某种力量的垄断。比如,非洲政府不允许沃尔玛进入非洲地区,就有这种担心。

因此,欧美一些政客就利用了全球化的不利之处,宣扬“新保护主义”,但实际上,“新保护主义”并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反而会造成更多失业。因为全球的供应链已经建立,而且非常高效,如果你打破这种全球供应链,肯定会产生极大代价。“新保护主义”实际上违反了法制的基本原则,会在全球层面上引起不确定性。

针对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应该用更好的社会保障体系来应对,更好地进行管理,促进世界经济可持续的、公平的增长。注意,保障体系并非保护主义,因为市场对很多风险没有办法提供完全的保护。我们现在正处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全球的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秩序在21世纪将会有所不同,尤其与二战之后创建的体系相比。新秩序将导致多极世界,“新保护主义”进一步增加了这一变化的紧迫性。如果我们能做好,21世纪的全球化将进一步支持各国的增长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

贸易是一种正向的、多边的游戏,而非双边的零和游戏。对中国而言,建议首先还是要遵守国际规则,继续考虑下一步怎样加强与美国在一些领域的合作。中国还应填补美国退出的某些领域的真空,需要以更多变的形式参与有美国参与的领域。中国要利用起这样的机会进一步促进自身经济转型。(本文作者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世界银行前副总裁。本文根据斯蒂格利茨在“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上的演讲及采访整理)

原标题:诺奖得主:全球化蒙受了不白之冤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