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在法国如何成“第四等人”, 还不如中东人和黑人
来源:环球时报 2017/03/30 11:03:58 作者:胡一刀 无影刀
字号:AA+

导读: 身材弱小的56岁中国老伯,拿剪刀杀鱼,却在巴黎自己的家里,在女儿的面前,被法国警察破门而入开枪射杀。

身材弱小的56岁中国老伯,拿剪刀杀鱼,却在巴黎自己的家里,在女儿的面前,被法国警察破门而入开枪射杀。

这件非常的事让一贯谨小慎微的法国华人也忍无可忍了!

从当地时间26日事发,到北京时间今天传来消息:涉事的3名警察被暂时停职接受调查。当地华人及祖国大陆的抗议起到了效果。

这件事之前,在法华人可谓是一忍再忍!

忍无可忍

对这起激众怒的事件,法国警方与受害者家属的叙述又成“罗生门”。但法国警方的说法漏洞百出

▲死者家属在19区警察局门口哭诉。(欧洲时报记者孔帆 现场拍摄)

比如:

既然警方声称之前有“精神问题”案件记录,为何现场没有相关医生在场?

既然是一起普通的出警行为,为何不是普通警察出警,并且有至少十名警力出现在现场,而且携带针对恐怖分子嫌犯才用的强大杀伤性武器?

警方未示明意图夜晚撞击民宅房门,不顾及家中小孩,其行为是否得当?

破门而入后,为何不按照执法规定进行警告而直接击毙?

对种种质疑,法国警方至今不能给出有说服力的解释。

法国媒体表现出的冷漠更是让人心寒。主流媒体最初几乎没有报道,即使有那么几篇都是单方面采信法国警方的说法,为其洗地,就差直接说这个老汉是“恐怖分子”了。

一忍再忍的法国华人社会也忍不可忍。27日、28日两天晚上,当地一些华人走上街头,走到19区的警察局外,悼念同胞,对警员的做法表示不满。27日晚上,悼念和示威的华人和警察发生了冲突,警察甚至动用警棍、催泪瓦斯驱赶现场的华人。

28日晚,包括华人及其他族裔在内的数千人,再次齐聚巴黎19区警察局门前,要求警方给予公正处理。现场不断有人提醒,示威的目的是寻求公道,而不是挑衅警察。

在汹涌的民意下,法国外交部发言人纳达尔28日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说,保护所有在法中国公民安全是法国政府的优先考量。不过,事已至此,可能唯有还死者和所有华人一个公道,这话才能让我们信服。

辛酸经历

就在7个多月前,另一名青田籍旅居法国的华人张朝林在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简称欧市)遭到歹徒抢劫、殴打致重伤,不幸去世。这一命案激起旅法华人社团的广泛愤慨。数以千计的法国华人举行抗议示威,他们呼吁“反对暴力,要求安全”。

其实,华人在法国的安全问题不是新问题,刀哥今天询问了一位曾在巴黎20余年担任常驻记者的朋友,他说了许多我们在媒体上看不到的,法国华人“辛酸史”。

在巴黎华人中流传一句玩笑话,一句其背后代表不少在法华人伤感眼泪的玩笑话:在巴黎有两类华人,一类是已经被抢劫过的,另一类是即将被抢的。

由于长期无人过问,许多针对华人的抢劫不是以前那种小偷小摸,而是光天化日之下利用严重的暴力手段夺财甚至害命。

一个让刀哥震惊的例子是:

在2010年巴黎市区东部美丽城,当地一家华人举办婚礼。按照传统习俗,中国人去吃喜酒都要带红包,一些歹徒竟然敢在举办婚礼的饭店门口明目张胆地抢劫,而且是逐个抢劫参加婚礼的那些亲朋好友的财物。后来一名当过兵的华人青年实在看不过去,拿出枪来进行抵抗,结果反而因此被法国警方逮捕。

当年6月,3万多华人走上街头进行“反暴力、要安全”大规模游行抗议。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包括一些法国人以及法国名流都走上街头支持华人抗争维权。法国政府也作出回应,表示要对华人聚集的区域,加强对华人的保护。警方也增派了一些警力,增加了编制,情况好像一时有了好转。

但是,很快不到一年时间,2011年又发生了对华人的抢劫导致命案,从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在那位驻法记者的印象里,后来基本上每隔一年都会发生华人的抗议游行。

法国犯罪分子对华人的抢劫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原因除了华人做生意爱用现金、语言不通且怕麻烦不愿意报案外,更为主要的是近年来法国经济状况整体上非常糟糕,失业率高达10%。年轻人的失业率甚至在25%-30%的之间,很多地方的年轻人犯罪比例越来越高。

这位记者朋友告诉刀哥,最严重的时候,在巴黎某些区域,只要是华人长相,相对其他裔族就更可能被袭击。多年前,曾有中国驻法国使馆官员乘坐在外交牌照的公务车上照样遭到歹徒砸窗持械抢劫。

造成这种现实局面,一方面是社会治安的不稳定因素在法国一些地方比较突出,另一方面是法国警察对这种盗窃抢劫的案子也不太愿意管。

这位驻法国记者讲述了自己亲身遭遇的一件事: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打开家门发现家里值钱的东西被偷光了。我很快到警察局报案、说明情况。警察倒是很认真,让我列出一个详细的单子,说明到底丢失了什么东西,还要提供发票或其他凭证。整整花了一天时间,才把这些报案的手续弄完。然后就回家等消息。

当时我问警察,是不是要上门到现场看看,找到破案的线索。接待我的警察说,这个案子损失的财产金额太低了,除非上百万。

从那次之后,我明白了,除非金额比较大,否则这些盗窃抢劫案在法国当地警方那里基本上都不了了之。登记完了,就是自己找保险公司赔偿。

恶性循环

此次枪杀事件发生的地方,是位于巴黎市的第19区。19区的一个特点是除了华人,还有相当多其他少数族群,如阿拉伯人和黑人,治安总体来说不好。经常有人在那里被偷、被抢,而偷抢的目标往往是华人或像华人的亚裔。

同样的,华人张朝林被抢劫杀害的发生地——欧拜赫维利埃市所在的塞纳·圣但尼省,虽然也属于大巴黎区域,但被法国政府列为“敏感城区”,阿拉伯人和黑人相当多,是全法国犯罪率最高的省。法国人曾调侃说,坐巴黎地铁13号线(可直达塞纳-圣但尼省)最过瘾,可以把人直接带到叙利亚……

这位驻法记者朋友告诉刀哥,在法国,因为政治正确的原因,有些族群比如阿拉伯、北非或者黑人青年的犯罪问题都是不能提的。曾经有一个法国记者称“在监狱里关着的80%以上是阿拉伯和黑人青年”,结果他遭到了指责和非常大的舆论压力,甚至被迫道歉。

出于法国政治正确的原因,人们经常将他们称为“郊区青年”。然而问题是,抢劫偷窃、攻击华人的,主要就是这些年轻人,而不少中国人和这些特定族群的人居住的地方又恰恰比较接近,或者说混杂在一起。

为什么“政治正确”能发挥这么大的作用?只要看看法国人口构成就清楚了。

目前法国本土人口超过6500万,根据全法阿拉伯法国人协会、黑人法国人协会等非政府组织的保守统计,全法大约有600万到700万阿拉伯人、400万到500万黑人。而生活在法国的华人华侨保守估计早已超过40万,有一种说法称包括各种方式进入法国的华人已经达到80万。

通过数字比较可以看出,阿拉伯人和黑人的人口华人多出很多,这意味着这些少数族群手上的选票也更多,法国各个政党会更重视他们的声音,考虑他们的感受和存在。另外,由于当地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度与其他少数族裔相比也比较低,所以导致“政治圈”替华人说话的人也更少。

而法国舆论对华人受到的不法侵害基本漠不关心,报道非常少。华人尤其老一辈华人多语言不通,性格上也往往胆小怕事,长期逆来顺受,法国政客在华人权益上感受到的舆论压力与问题的严重程度不成正比,因此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对法国警方的官僚作风、出警效率、欺软怕硬,还有偏见歧视,在法华人可谓体会深刻,深受其害。巴黎13区和19区,刀哥都去过。在那里的华人都是漂洋过海,在异国他乡辛苦打拼的普通百姓,生活并不容易。他们有的入了籍,有的没入籍,但都是我们的同胞。祖国的强大理应给予他们更多的温暖和庇护。

原标题:华人在法国如何成“第四等人”, 还不如中东人和黑人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