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周《刺死辱母者》是要将谁挑落马下
来源:产业人网 2017/03/30 11:11:24 作者:陈发逸
字号:AA+

导读: 《刺死辱母者》一文没有挑明,还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高利贷在当地已经泛滥,且基本合法化。《刺死辱母者》一文的终极目标是法院,是割断司法体系和党的领导,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含沙射影。

南周《刺死辱母者》一文,瞄准的是谁?这是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

南周作为自由派的大本营,每篇重要报道,都不是无的放矢的。

南周历史上许多历史性的热点文章,都是在打着伸张正义的幌子,肆意挑动、操弄读者的情绪,在群情激荡、众怒汹汹然的情况下,把某些群体和法条推出午门给办了。

南周是制造媒体舆论,设置网络议题的顶级高手,历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历来精于选择性报道事实,历来善于使用双重标准。《刺死辱母者》一文更是一篇议题设置方面的典范。

那么,南周《刺死辱母者》一文是要拿谁开刀?

分析此问题,首先看清南周的报道特点,那就是将事实进行裁剪,选取部分自己想表达,想让读者看到的事实呈现给读者,而将全面的、多方的信息过滤掉,使读者得出作者希望的结论。

看看《刺死辱母者》一文给了读者什么信息,又隐藏了什么信息。

《刺死辱母者》一文告诉读者的是:

黑社会逼债、限制人身自由、多次人格侮辱、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

“警察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

儿子奋起拔刀反击,刺伤数人;

杜志浩等人受伤后自己开车去就医,杜志浩因琐事还在医院门口跟人发生争执;

被刺伤者一人死亡、二人重伤,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高利贷放贷者吴占学已被抓半年,于欢案中所有讨债者全部被抓,高利贷放贷者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

1490833708(1).png

读者发现,要债的是一帮死不足惜的黑社会人员,而且已经被抓捕了。于欢冤枉。如果看到自己母亲受辱而不奋起反抗,还是个男人么?警察为什么袖手旁观不作为?法院为什么冷血判案?

甚至有人感叹,国家如此对待于欢,这是在肆意践踏人性,这个国家还值得爱吗?

《刺死辱母者》一文没有告诉读者的是:

没有用生殖器蹭苏银霞的脸或是把生殖器塞入苏银霞口。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是露出生殖器。

警察没有离开,而出到外面进行调查。警察22:17走出办公楼,冲突发生在警察不在的4分钟里,警察在22:21分闻讯已经赶回办公楼。

苏银霞私刻公章。

于欢妈妈苏银霞和爸爸涉嫌非法集资,曾多次大额从银行贷款并拖欠银行上千万贷款,银行不是见死不救无所作为;

1490833765(1).png

1490833790(1).png

《刺死辱母者》一文没有挑明,还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高利贷在当地已经泛滥,且基本合法化。

梳理完这些挑明的和隐藏的因素。我们能够看出《刺死辱母者》一文的意图了吗。

一个因经营困难借了高利贷的正规经营公司,屡次遭到黑社会讨债后,逼债人采取极端手段侮辱苏银霞,其子于欢不堪母亲被侮辱而奋起反抗,导致一名逼债者死亡。虽然逼债方是黑社会组织,已经在当地人所尽知,且早已被捕半年了,但法院不谈黑社会作恶在前的起因,反而无视于欢的母子连心心理,无视杜志浩自己延误就医时机致死因素,无视于欢自首情节,没有认定正当防卫,而是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难道将一个罪案累累的黑社会分子,将一个用极端手段侮辱自己母亲的流氓,一群限制自己人身自由非法拘禁的高利贷逼债人,搏斗刺伤,竟然不算正当防卫,竟然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这是多么不公的司法体系!

这就是文章要的结果:司法不公!司法应独立。

而事件的发生,确实如文章的期盼一样。

文章发出后,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网友普遍感到,这个法院太不够意思了,太高高在上了,这么判决很可能有内幕。看完报道后,都在大骂法院糊涂,司法不公。

果然,事情向着预期的方向发展。

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6日权威发布称“已派员赴山东阅卷并听取山东省检察机关汇报,正在对案件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

随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宣布已经受理该案二审,将会依法处理。

1490833849(1).png

而此案二审很大可能将于欢无期徒刑的顶格处罚进行改判。

司法体系历来是公知们眼中钉肉中刺。人民法院的“人民”二字,更是除之而后快。在如何推动司法独立,将司法从党的领导下割裂开来,如何消除法院的人民性上,自由派公知是无所不用的。

《刺死辱母者》报道的选择和抛出,都是很有讲究的。

2017年1月14 日,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在北京谈及全国各级法院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必须掌握的几项内容: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

1490833872(1).png

周强的表态,顿时激起千层浪,舆论喧嚣,纷纷称“没有司法独立,哪有司法公正”。

这是踩到了公知们的死穴了。

而之前的画风却别有一番味道。

在2016年底轰动全国的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让公知们产生了错觉:司法独立有盼头了。多年的拱卒、忽悠、卖拐、曲解终于见成果了。

下图是多年前,媒体被忽悠后的样子。

1490833888(1).png

就在公知和大法党们奔走相告弹冠相庆的时候,没想到才过了十几天,这个憧憬就被最高法院砸了一个稀巴烂。

而在之前的狼牙山五壮士案,则让大法党们很不满意。2016年6月27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狼牙山五壮士”中的两位英雄葛振林、宋学义的后人葛长生、宋福保起诉《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侵害名誉权、荣誉权案作出一审宣判,判决被告洪振快立即停止侵害葛振林、宋学义名誉、荣誉的行为;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被告洪振快在媒体上刊登公告,向原告葛长生、宋福保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而法院的判决,彰显了官方立场:“狼牙山五壮士”及其精神,已经获得全民族的广泛认同,是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内核之一,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被告洪振快发表的两篇文章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文章多处作出似是而非的推测、质疑乃至评价,通过强调与主要事实无关或者关联不大的细节,引导读者对“狼牙山五壮士”这一英雄人物群体及其事迹的细节产生质疑,从而否定主要事实的真实性,进而降低他们的英勇形象和精神价值。因此,被告实施了侵害名誉、荣誉的加害行为。并且,案涉文章经由互联网传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伤害了原告的个人感情,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情感,同时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走对路。如果路走错了,南辕北辙了,那再提什么要求和举措也都没有意义了。”

那么什么才是中国法治的正确道路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核心要义有三项: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贯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

《刺死辱母者》一文的终极目标是法院,是割断司法体系和党的领导,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含沙射影。

在此表明,笔者梳理这些是为了剖析南周此文的目的。案件到底如何,还是等等高检的复查和二审判决。

但事出反常必有妖。在高利贷泛滥,黑社会要债泛滥,非法集资泛滥的情况下,南周专挑这么一个非典型性的,定性无错、判罚过重的案件,而且略去了众多影响公众判断的因素,为什么呢?

有人说撰写《刺死辱母者》一文作者也是被蒙蔽了。这是小看了文章作者王瑞峰了。他以前在《新京报》曾经写过一篇诋毁烟台毒苹果的报道,害得当地好多果农损失巨大。这么一个资深的善用春秋笔法的老江湖,能够看不懂这个案子的奥妙吗?

网友们还是擦亮眼睛吧。咱们能够看到的东西,都是被他们精心筛选过的加工产品。吃什么补什么。他们就是想咱们得出经过他们染色调味后的结果。

以下是网上流传的一些代表性言论:

当今法院谁最强,

聊城中院大名扬。

灭绝人性庇人渣,

冤屈孝子丧天良。

自古可杀不可辱,

何况当面辱高堂。

试问判案大法官,

尔等是否没有娘。

这个案件将一个作者不想深谈的社会问题暴露给大众——早已半合法化的民间高利贷。

而这是《刺死辱母者》一文不想讨论的。对高利贷充满肯定和溢美之词的公知大V们,茅于轼、陈志武、许小年、叶檀等,历来是南周的精神领袖。而南周也多次吹捧美化高利贷(2011年6月,《南方人物周刊》刊文《茅于轼:高利贷不能禁》,10月再次刊文《十问茅于轼:政府插手高利贷无用》。2011年7月,《南方周末》刊文《打破垄断才能降低民间金融风险》)。

所以高利贷必须是避而不谈的。

然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大量读者和网友,立即发现高利贷才是案件的关键。冠县泛滥的民间高利贷是根本原因。不铲除高利贷这个滋生黑社会的经济基础,就不可能杜绝这类案件的再次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绝大多数媒体,包括国字头的主流媒体,都在就事论事的说法律、法治、司法,而对高利贷不置一词。

虽然此次民间掀起了对高利贷的声讨浪潮,但很明显,南周是对高利贷持肯定和保护态度的,是避而不谈的。

为警察不作为进行理论的人,这次也看走眼了。

那些看到“多名现场人员证实,民警进入接待室后说“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被告人欲离开但被阻止,摸出了一把刀……,”就以为这次南周又是拿警察开刀的人,看走眼了。

虽然警察在此案中再次躺枪。但南都这次的目标不是警察。

现在警察群体已经被公知和媒体们基本打趴下了。虽然还有一些自媒体在为警察发声,但警察再也不能理直气壮了。主流媒体和大众媒体,已经不给警察什么好脸色了。

近年来的周秀云案、徐纯合案、雷洋案,已经把警察打的杯弓蛇影、风声鹤唳了。如何抓捕犯罪嫌疑人,如何和犯罪嫌疑人对话,如何保障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已经成为动辄得咎的警察们需要特别认真研究和学习的了。2016年7月,公安部直接指导《公安机关规范执法视频演示片》制作,并专门面向全国百万民警举办规范执法视频演示培训会。2017年1月,又组织了一次全国的视频观看培训。

培训的内容都是非常贴近实际的。 例如:面对执法对象或其亲友突然下跪抱腿的,民警可站在下跪者身侧搀扶其起身,弯腰或半蹲进行劝说和法制教育,促其尽快起身。遇到执法对象或其亲友拖拽、缠抱民警的,灵活规范地迅速摆脱纠缠,可采取拉肘别臂等相对安全的控制动作,避免拳击、抓头发、扭脖子等危险动作。也可在其他民警协助下,合力将其分离。必要时可依法使用催泪喷射器等警械。经劝导无效拒不停止的,依法强制带离。

经过公知和媒体的反复调教,警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严格依法依规执法,要特别严格!执法前一定要三思执法对象的权利。宁可放走一千,不能抓错一个,更不能出现嫌疑犯伤亡事件。

总之,执法是个很讲究的学问,如果被定为滥用警力,罚款开除都是小事,被判刑也是很可能的。

拜各路公知大V的多年吊打,警察终于明白了规范执法的重要意义。至于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人性执法、柔性抓捕、温情审问,就难说了。

这对犯罪分子来说,不啻是最好的关照了。

此案的执法过程,警察是没有什么把柄可抓的。警察在依程序办案,接警、出警、警告不许采取过激行动,并马上了解案情。

但出事后,锅依然还要背。为啥不采取当机立断的制止措施呢?为啥不马上解除苏银霞于欢被非法限制的人身自由呢?为啥不抓捕黑社会讨债人呢?警匪勾结有没有可能?

可惜啊,警察也没生天眼,知道随后突发冲突并死了人。

你说都非法拘禁好几个小时了都没事,怎么警察一来就死人了呢?谁知道一个能自己开车就医的人,一会就失血过多死亡了呢?

警察已经是见人矮三分了。在攻击警察已经没有太大意思了。所以,警察不是此案的攻击点。而且《刺死辱母者》一文刷屏后,并没有大量跟进批评警察的公知和媒体。

消除警察、法院前面的“人民”二字,消除党对执法司法系统的领导,就是大法党口中的所谓“司法独立”。

最后重温一下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司法的一些重要论断: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方向要正确,政治保证要坚强。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

——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靠社会主义法治。 法是党的主张和人民意愿的统一体现,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法律,党领导人民实施宪法法律,党自身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是党的领导力量的体现。党和法、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是高度统一的。我们就是在不折不扣贯彻着以宪法为核心的依宪治国、依宪执政,我们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必须坚持法治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保护人民。 要保证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要把体现人民利益、反映人民愿望、维护人民权益、增进人民福祉落实到依法治国全过程,使法律及其实施充分体现人民意志。

——要加强法院队伍建设,把理想信念教育摆在队伍建设第一位,不断打牢高举旗帜、听党指挥、忠诚使命的思想基础,坚持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永葆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治本色 。

原标题:【原创】南周《刺死辱母者》是要将谁挑落马下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